«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7-06-27   |   王嘉玲老師

郭卓堅濫用法律援助進行司法覆核?


人稱「長洲覆核王」的郭卓堅近10年提出過不少於20次司法覆核申請,包括石鼓洲建焚化爐、香港電視不獲發牌、政改諮詢報告、要求星光大道擴建重新公開招標,以及鉛水事件等。今年六月上旬,郭卓堅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令宣布政府在寮屋執法上行政失當;但他透露法律援助署以濫用法律援助服務為理由,打算在未來3年不受理他就司法覆核提出的法援申請。此事引起兩個爭議︰(一) 何謂濫用司法覆核及法援服務?現時到底是否有濫用這兩項服務的情況? (二) 若限制市民獲得法援的權利是否合乎社會公義?

 

司法覆核權及法律援助被濫用?

有社會人士及政府官員指出司法覆核程序近年有被濫用的情況。2015年底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亦曾批評有人濫用司法覆核,他以梁麗幗就人大831決定提出的司法覆核為例,形容該案根本沒有充份理據去展開聆訊,因法院對人大的決定並沒有司法管轄權。列顯倫表示:「當公共機構出現違法,或行使超出法律賦予的權力時,法庭才須要介入。」他認為近年愈來愈多市民就政府政策而非法律問題提出司法覆核,是濫用程序。

不過,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於2016年初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指出,市民擁有向法院提出訴訟的權利,強調訴訟各方不管是基於政治還是其他動機,對法庭來說是無關重要,關鍵問題只在於法律上是否有充足的理據。他認為雖然訴訟過程偶爾會帶來不便,但司法覆核維護了公眾利益和促進社會大眾的福祉,重要性理應得到肯定。

 

根據司法覆核的數字,近年獲批司法覆核許可的案件並不多。在2015年至2016年間,共有937宗司法覆核許可申請,當中只有不足一成半的案件,即134宗(約14%)獲批許可,反映司法覆核有嚴謹的審批程序,可確保司法覆核的申請具有合理的法律理據才會受理,可見「濫用司法覆核」的說法只是一個誤導公眾的偽命題。

 

而根據立法會文件,謝偉俊議員曾於本年5月向民政事務局提出質詢,問及法援署以何準則審批法援申請,以及法援申請的審批條件是否過於寬鬆。民政事務局回覆指,根據《法律援助條例》第10(3)條所訂,法援只會批予能證明案件有合理理據進行司法覆核法律程序的申請人。法援署在進行案情審查時,會就案情背景、證據及適用的法律原則進行調查和研究,以決定應否批出法援。然而,申請人已獲批法援的宗數及其過去獲批法援案件的勝訴率,均不屬《條例》第10(3)條考慮的因素。

 

另外,民政事務局亦指《條例》及附屬法例已列明機制及罰則以防止法援被濫用。根據《條例》第23條,任何尋求或接受法援的人,在提供資料時明知而作出任何虛假陳述,即屬犯罪,經定罪後可罰款10,000元及監禁六個月。這顯示民政事務局亦不認為法援署對法援的審批過於寬鬆,而且現有防止濫用法援的機制亦相當完善並行之有效。

 

是行政需要還是政治打壓?

但事隔不過一個月,法援署就以郭卓堅濫用法律援助服務為理由,打算在未來3年不受理他就司法覆核提出的法援申請。法援署的理據為︰根據《法律援助規例》(第91A章)第11條,凡有人重複申請法援被拒,而法援署署長覺得其行為構成濫用《條例》提供的協助,署長可命令在三年內不予考慮該人提出的任何申請。此處最具爭議性的是《規例》列明若有人申請法援被拒達4次或以上,而同時署長亦「覺得」其行為構成濫用,則可在三年內不考慮該人提出的申請。而根據郭卓堅提供的法援署文件副本,他於2014年7月至2017年4月期間,先後共21次申請法援失敗,因此有人認為《規例》是考慮到申請人已多次被拒,以及公共資源的合理運用而作出的限制,而並非政治打壓。

 

法援的重要性︰公義及司法權利的彰顯

不過,港大法律系首席講師張達明則質疑法援署的決定是否符合基本法。《基本法》第35條賦予公民在法庭訴訟的權利,包括可以透過司法覆核去質疑行政部門的決定。而法援的作用就是讓香港居民,不會因爲自己的財政狀況而被迫要放棄一些有理有據的訴訟,並保障個人權利。《法律援助規例》第11條最近的一次修改於1988年,當時《基本法》尚未實施,因此這條條例的權力運用尚未在法庭通過合憲性審查。而且《法律援助規例》是附屬立法,不能超越《法律援助條例》中賦予的權限,而後者並沒有條文容許署長有權不去考慮某人提出的申請。由此可見,若法援署署長決定在三年內不考慮某位市民提出的法援申請,該決定是剝奪了該市民獲得訴訟權利的機會,因此極有可能與《基本法》第35條有抵觸,令人質疑法援署是次決定不但可能違憲,亦可能涉及政治考慮。

 

事實上,郭卓堅曾經提出的多宗司法覆核均涉及重大的公眾利益,例如司法覆核鉛水事件有否涉及政府的行政失當,若能徹查事件並要求官員問責,將對政府日後施政起積極的監察作用。而郭卓堅先生為了社會公義進行司法覆核是有代價及風險的,例如早前他入稟質疑特首梁振英就職宣誓過程是否合法一案,結果敗訴,便令郭欠下300萬訟費,而他更說已有破產的心理準備。由此可見,市民若要濫用司法覆核絕不容易,而且代價不菲,因此不難令人聯想此次事件為政治打壓,令市民在制度內挑戰政府的力量消失,令政府日後施政更「暢順」,使漠視市民意見以及利益的政策更易通過。大家不妨藉是次事件思考一下︰到底是政府有權用盡、甚至濫用權力,以致市民要利用司法覆核保障個人權利,還是市民無緣無故「濫用」司法覆核呢?
 


王嘉玲
王嘉玲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大學主修人文學科及哲學;

喜歡把複雜的問題簡化,讓同學易於消化,亦希望為同學裝備好獨立思考的能力。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