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2-05-24   |   邱兆麟老師

賦權與社會及政治事務參與-從學民思潮黃同學說起

 賦權   政治參與   青少年   投票率   學民思潮   去權   社交媒體   

在「今日香港」的「法治與社會政治參與」部份,其中一組探討問題是「香港居民對社會及政治事務的參與程度和形式受甚麼因素影響?」

 

一般而言,不同的人的社會及政治參與程度和方式會受一系列的背景因素影響,例如社會環境、政治制度、教育、個人背景、性別等等。

 

同學可以運用的其中一個概念是賦權(empowerment,又稱充權)。賦權是指個人、組織或社區藉著學習、參與、合作等過程或機制等方式,從中獲得掌控自己本身相關事務的力量,以提昇個人生活、組織功能與社區生活素質(1)。簡單來說,那是提高公民參與社會事務時的「效能感」。賦權最初是一個社會心理學的概念,後來被廣泛用於社會工作、公共行政、政治、社會運動等範疇。

 

當同學思考市民在不同的社會和政治事件中選擇以什麼形式參與的時候,賦權可以是一個很容易應用的概念。以下是兩個例子:

 

案例一:青少年的社會及政治參與度提高

 

最近一位中四的學生黃之鋒因為成立反對國民教育的組織「學民思潮」(2)成為新聞人物,筆者在課堂中也應同學的請求以他的例子作為討論題材,分析影響社會政治參與的因素。

 

黃之鋒和學民思潮的例子正正說明了心理和情景上的賦權,如何提高青少年的社會政治參與度。近年的事例包括反高鐵撥款抗議、學民思潮反對國民教育政策、網民在討論區集資刊登報章廣告表態,甚至網民發起抗議某名牌時裝店阻止市民在店外拍照等。青少年的參與程度提高,除了是因為公民意識提高、社會對於社會政治參與的態度趨於開放之外,亦很可能是因為青少年參與社會事務的效能感提升,愈來愈相信他們的行動有可能帶來正面效果。

 

近年互聯網和社交媒體(social media,例如Facebook)在青少年社群已經十分之普及。在互聯網未普及的年代,青少年要公開發表意見的門檻十分高,而且能發揮的影響力很有限。社交媒體興起之後,任何人發表的文章、圖片、短片很可能一夜之間全城廣傳,而且有相近理念的人要互通消息和發起行動也變得更容易,這令到包括青少年在內的網民感覺自己的行動是有可能發揮影響力的,這也是賦權的一個明顯例子。

 

例子二:香港人「政治冷感」?

 

今年的通識考試的其中一題是關於政治組織的,裡面的資料提到一個民意調查指四成受訪者認為沒有一個政黨最能代表和保障他們的利益,另外有一成二受訪者回答不知道。這可以解讀為某種政治上的無力感,這種無力感正正是賦權不足的例子。

 

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只有五成多,明顯低於其他已發展地區(通常至少都有七至八成)。公民意識不足當然是其中一個因素,但除了公民意識之外,市民覺得自己投票對於政府政策和施政方向是沒有影響的,令他們覺得投票沒有用也是原因之一。為什麼呢?

 

在真正的民主社會,投票的結果往往決定了哪個政黨能夠執政,即是決定了那一屆政府的施政方向。可是在香港,因為立法會只有一半是地區直選議席,另一半是代表了不同利益集團的功能組別議席,加上議員提出私人草案需要分組點票等不合乎民主原則的限制,令立法會很難影響政府政策。至於行政長官,更加不是由普選產生的,所以很多市民便覺得投票是沒有用。這是政治參與機制上的去權(depowerment,賦權的相反)。

 


注:

(1) 維基百科:賦權

(2)「學民思潮」成員全部是現屆中學生


參考資料:

有關賦權和社會參與的理論,同學可參考中大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黃洪的教學網頁

首頁->教學資料庫 -> Community Work -> 課程資料(講座二: 社區工作價值)

 


邱兆麟老師
中華傳道會劉永生中學


香港大學教育學碩士。喜歡讀書,也喜歡與人討論學術,相信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所以選擇教育作為志業。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