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4-05-15   |   鄧飛老師

Not in my backyard鄰避效應

 衝突   垃圾焚化爐   環境保育   鄰避效應   民主   民意   諮詢   公信力   

落筆之際,杭州余杭爆發大規模社會衝突,成千上萬的市民為了阻止政府修建垃圾焚化爐,湧上街頭示威甚至出現準暴力。僅僅是上個月,廣東茂名也爆發了市民為反對PX化工項目在當地設廠的大規模官民衝突。在去年,廣東鶴山爆發民眾反對政府修建核廢料工廠的社會衝突。如果把時間再往前推,把範圍再擴大一點,這類關於政府要工業建設與市民要環境保育之間的衝突,可以說近年在中國內地頻頻爆發。

 

環境社會學稱這種現象為“Not in my backyard鄰避效應”。顧名思義,就是興建任何可能帶來環境負面影響的設施,都會遭到鄰近居民的反對。雖然這個概念並沒有明確納入通識教育科的課程範圍之內,但當探究環境問題和可持續發展議題時,就自然而然會引用這個概念。

 

 筆者關注的並不是這個概念本身,也不是這個概念是否為廣大師生所熟悉。我關注的重點在於,“鄰避效應”與“民主”之間的關係。當分析探究中國當代議題之時,不少人會自覺不自覺地把“缺乏民主”作為解釋中國一切問題的終極原因。別的不說,單說上述這類環境和發展的爭議,就很容易落入這種終極論調。

 

無疑,中國目前的確缺乏發達國家所認同的民主選舉制度,但這並不等於把包括鄰避效應在內的一切問題,都一股腦兒歸咎於此。從帳面上看,各地政府在興建有爭議工業設施之前,似乎沒有做足諮詢徵求當地民意的工作,這自然是缺乏民主的重要體現。

 

問題是,就算依照法定的民意諮詢程序做足了諮詢,就算諮詢過程所反映出來的民意也是支持的偏多,不等於這種鄰避效應就一定不會發生,香港就是明顯的例子。不少政策議題都是通過了城規會、區議會,甚至立法會的諮詢,期間並沒有遭遇什麼過半數的反對聲音。但只要一開工,馬上就有掩蓋傳媒報導的反對聲音湧現。我的重點不是說不能反對,重點是即使有足夠的民意諮詢程序安排,也不等於能夠解決或者避免上述鄰避效應。

 

當然,香港雖有民意諮詢程序,但是到今天也沒有完全落實普選啊,不能算完整的民主體制。那好,不妨看看提出“鄰避效應”這個概念的人是屬於哪個國家哪種體制。一般認為,“鄰避效應”一詞早在1950年代已經出現在一些污染性較高的工業行業之間的討論。1980年代,英國保守黨環境大臣Nicholas Ridley率先使用這個概念來對傳媒進行環境政策的宣傳工作。換言之,英國也一直面臨這個鄰避效應問題,英國總不能說不是民主體制的國家吧,這不一樣不能“免俗”嗎?

 

筆者之所以提及上述,目的是想提醒:如果想真的通過通識教育科來提升自己的獨立思考意識和水平,那麼就要時刻警惕一些貌似合理、但其實過度簡化的論斷。中國缺乏發達國家所認可的民主體制,或者會使“鄰避效應”的衝突規模放大,但這未必是造成“鄰避效應”的根本原因。換句話說,即使全面實施了民主體制,一樣不能有效解決“鄰避效應”所產生的發展與環保之間的爭議。既然通識科喜歡用“探究”一詞來形容該科的學習,那麼就應該有深入探討、窮根究底的精神。

 

 產生“鄰避效應”的議題,往往是發展興建項目的利益是全局性的,但其所產生的環境影響卻是局部性的,如何理順這種利及全局、害遺局部的關係?即使民主投票也不易解決。因為如果全局投票,那麼多數會通過興建。但如果局部投票,則無處得以通過興建。民主固然是尊重民意,但民意背後也難免有“各家自掃門前雪,那管他人瓦上霜”的小算盤心理。

 

除了民意之外,還有科學。有些項目的環境遺害是科學上已經證明不可接受的,這當然要反對到底。但有些項目的環境影響可能未必如傳媒鼓噪那麼強烈,這就涉及科學普及教育和政府自身的公信力問題了。科學普及教育如果做得好,大眾對環境問題具有一定的科學常識,那麼自然有助於理解工業項目所帶來的環境影響。另外,政府部門本身的公信力也很重要。有時市民之所以不願相信政府及其環保部門對待建項目的環保宣傳,並不是因為科學常識不足,而是因為政府部門本身的公信力不足,沒有人敢相信。前者還相對容易辦,後者就涉及更深層次的問題了。


鄧飛老師
將軍澳香島中學


任教通識,主修政治,從事行政及教學工作。閒來喜歡閱讀,看電視劇、電影。喜歡上網但懶寫facebook,所以長期空置……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