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4-09-05   |   賴筑芹老師

從傳染病看政治全球化

歷史上曾經發生過不少次全球性的傳染病事件,大家可能對禽流感、SARS、較為近年的豬流感以及中東呼吸綜合症的印象比較深刻。現時伊波拉病毒正在西非爆發,大家可能會認為與香港沒有特別大的關係,可是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在地球另一端發生的事也可能影響到你與我。

 

全球化,根據學者David Harvey的講法,簡單而言就是「時間與空間的壓縮」,也就是說,在全球化的趨勢之下,以往因地理距離的限制在現代已經越來越少,因此消息從一個地點到另一地點的時間亦越來越短。這個現象明顯是現代交通與資訊科技發達而導致的結果。試想想在五十年前,身處在香港的人要知道美國發生的事,可能只能夠靠每天的日報才可以得知,而現在我們只需要安坐家中,手指一動便可以從互聯網上得到不同地區的即時新聞。 

 

當然傳染病亦是如此,隨著全球交通便利程度的提高,疾病由一個國家傳到全球其他國家變得極度容易。2002年SARS在全球大規模爆發,其中一個原因便是帶菌者在發病前前往另一個國家而致。由此可見,在全球化的趨勢之下,國與國之間在無形中其實是緊密地連結在一起的。

 

在面對不同跨國以至全球議題的挑戰,不同的國際組織亦應運而生。這些全球性組織可以分成兩大類,分別為國際性政府組織以及國際性非政府組織。前者參與的單位為主權國家,由多個國家的政府聯合組成。這些國際性政府組織能夠動員的資源較為豐富,亦由於成員均為國家政府,因此可以進行一些政策性的工作,例如共同制訂一些合作機制。在公共衞生的層面而言,不能不提的就是世界衞生組織。例如在近期伊波拉病毒爆發一事中,世衞不單派遣醫護人員到疫症地區進行救援,亦會派遣不同國籍的專家到爆發疫症的國家進行技術指導、進行疫情評估等工作,亦進行跨國的疫苗研究工作。 

 

至於國際性非政府組織,則是不隸屬於政府的團體,因此可以動員的資源相對較少。與公共衞生有關的國際性非政府組織包括有無國界醫生、紅十字會等。可是由於非政府組織與政府組織有根本上的差異,這些非政府組織無法進行一些跨國的政策性工作,而她們主要是提供實質的前線醫療援助,以及社區宣傳等支援工作。

 

除了這兩類持分者之外,在全球化之下獨立的主權國亦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一些已發展國家,例如加拿大、日本等均就著伊波拉病毒的疫苗研發以及檢測方法努力。那發展中國家既沒有財政資源,也沒有先進的科技,是否就無法在抗疫事件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呢?其實不然,發展中國家當然在資源及科技上無法與已發展國家相比,甚至連防疫或宣傳工作均需要得到國際支援才可以有效地展開。可是一旦在發展中國家出現病例時,主動尋求國際性政府組織的協助,不隱瞞疫情,這些措施也是對抗疫工作大有幫助的。

 

其實伊波拉疫症正是政治全球化的例子之一,全球化之下全球不同的議題日益增加,單一的主權國已經很難可以獨力解決所有在國內發生的問題,例如不同種類的疫症。不單是國力較小的主權國無法獨自解決問題,一些國力強大的主權國亦無法再獨善其身,無論是在國際組織之中,還是個別而言,也需要對不同的國際議題積極回應。由此可見,「全球化的出現使國家主權被削弱」這一個說法並不完全正確。 

 

以上是以其中一個公共衞生的事例來分析政治全球化,及當中不同持分者(國際性政府組織、國際性非政府組織、發展中國家、已發展國家)所扮演的角色。在整個文憑試的課程中,還有別的單元可以提供大量的議題來與政治全球化結合作分析,最簡單的例子便是「能源科技與環境」中有關全球增溫以及污染這兩大議題。有機會的話再在下一次與大家探討其他政治全球化的例子。


賴筑芹老師
賴筑芹老師
寧波第二中學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現為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生。機緣巧合下闖進中學通識教育科,與學生一同反思社會公義問題。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