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4-10-07   |   王嘉玲老師

兒童及青少年精神健康

 精神健康   精神病   青少年   兒童   抑鬱   抗逆力   壓力   心理健康   正向心理學   教育   
近年青少年患上精神病的數字不斷提升,根據醫管局在2006/2007年的數字,有9,513名6-19歲青少年人接受精神科專科門診,在2001/02至2000/2007年度,兒童組別的個案升幅達56%,青少年組亦上升近32%。按醫管局估計,2006年底只有約20個精神科醫生及5個臨床心理學家負責提供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門診及住院服務,醫療人手嚴重不足,部份青少年要輪候18個月才得到診治,而社區亦欠缺專門為青少年精神病康復者提供之康復設施。

香港中文大學健康教育及促進健康中心於2000年的調查更指出,有超過35%的學童出現抑鬱的徵狀,而有14.7%的學童表示曾考慮自殺,可見問題之嚴重性。有不少人會指現時的兒童及青少年在溫室長大、受父母寵愛,難以經受挫折,抗逆能力比上一代人低。不得不承認,在愈現代化的社會,人的焦慮感就愈高,但原因未必單純是現今青少年的抗逆力低,相反,現代社會的競爭愈來愈激烈,事事講求效率,導致人際關係疏離,即使是成年人每日也要面對巨大的壓力。

現時本港經濟發展放慢,向上流動機會漸減,而學位則漸漸被視為找份好工的必須品。在面對激烈的競爭時,家長、教師為了令學生取得佳績,往往會不自覺地催谷學童的學習,同時學童的功課、測驗數量不斷膨脹,更要參與不同的課外活動,以令面試時有更厚、更好看的履歷。家長、教師的動機縱然良好,但卻忽略了他們的心理需要,更可能令孩子休息時間不足,甚至失去學習動機,揠苗助長。

筆者曾認識一個家庭,家中小學二年班的女兒就讀於區內名牌小學,但她卻因學習的壓力太大,用鉛筆插進她小手的手背上,留下了一個鉛筆芯的灰黑色傷口,她媽媽發現後感到十分心疼和內疚,其實她媽媽是非常疼愛她的,只是成年人有時未能了解兒童的承受能力,亦忽略了女孩的感受。而這事對為人師的我而言亦相當震撼,因為一個8歲的小朋友竟然會以自殘的方式發洩,想必她心中必定有許多鬱悶,家長、教師實應反思現時教育兒童、青少年的方式是否有問題,而非只以「下一代抗逆能力低」作解釋。

誠然,全球化令勞動力市場一體化,本港作為一個高度開放的城市,人才可從四方八面到來發展,包括內地眾多的尖子,未來的青少年必須提高自身的能力來維持競爭力,可見社會的競爭氣氛不但無法逆轉,反而會變本加厲。筆者認為可以平衡這情況的方法,是提升社會對心理健康的認識,畢竟現時一般市民、家長、教師對如何維持青少年心理健康都未有充足的了解。本港的教育工作者一般會以「治療」的方式處理青少年的心理問題,即視有心理問題的青少年為「危機」、為棘手的「難題」,難道預防青少年出現心理問題不是更好的處理方式嗎?西方心理學傳統也一直著重於治療各種心理問題,但近十年馬汀.塞利格曼教授 (Martin Seligman) 提出了正向心理學的概念,著重如何建立健康快樂的生活,他認為發揮個人長處是獲得長久滿足感和快樂的方法,因此心理學不應只關心如何處理心理及精神問題,以往心理學往往強調如何糾正不正常的心理及精神狀態,而忽略如何為人建立生命的意義及維持心理健康。正向心理學強調樂觀是可以學習,可以後天培養,而以樂觀態度面對困難的心態就是提升個人生活滿意度的關鍵。

作為前線教育工作者,我必須承認這是本港教育嚴重忽視的部分,而中國傳統的「嚴師出高徒」的觀念,更令我們視種種打擊學生信心的做法為合理,包括以考試分數評價學生的能力。在統一的考評方式下,學習上只強調學生的不足,而非欣賞其獨特性,這正可能是摧毀他們自信心的最主要原因,什麼時候我們可以改變這種以成敗、以成績論英雄的情況,令學生真正可以享受學習的樂趣,令教育真正關注於學生的成長和快樂?


王嘉玲
王嘉玲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大學主修人文學科及哲學;

喜歡把複雜的問題簡化,讓同學易於消化,亦希望為同學裝備好獨立思考的能力。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