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5-10-02   |   王嘉玲老師

效益主義的新高中學制

在筆者自身的教學經驗中,不少同學都曾提出對考試制度的質疑,「為何考試制度的設計不能讓同學自由發揮,即使強調開放、接納多元意見的通識科,往往在公開試中也有『標準答案』,而偏離『標準答案』的論點,往往未必被接受,這豈非扼殺同學的創意和思考的自由度?」我很欣賞同學會對自己的學習作反思,但在課堂上實在難以騰出課時與同學討論,且讓我在此與同學探討一下此問題。

 

首先,我們要先了解考試制度的目的。在現時香港的教育制度下,高中文憑試主要目的為篩選可以入讀大學的學生,眾所周知,本港獲資助的大學學位競爭異常激烈,以一個已發展地區,本港只有約18%的升學率,相比其他已發展地區,如英國、美國、澳洲等均有五至八成的升學率,即使是新加坡也將升學率提升至三成,本港升學比例實在是低得不合常理。由於競爭激烈,文憑試自然成為換取大學入場劵的工具。而作為一個良好的篩選工具,考試評核必須具一致性及力求公平,因此「標準答案」是讓教師改卷時有據可依,避免有主觀評分的情況。當然,考核制度必然也有其限制,例如要力求一致,有時的確會令少部分觀點較為獨特的同學的答案被評為不符題目要求,未能真正鼓勵同學勇於提出創見。不過,文憑試作為一個重要的評核工具,我想大部分老師、同學均會同意犧牲一點創意,來確保制度的公平性。當然最理想的是沒有「標準答案」,每位評卷老師均能獨立地評析論點是否合理,並獨立地評分,但若果真的如此,同學又會否擔憂評核的一致性?

 

當然,筆者不太同意學習只是升學的工具,但現實情況是學生根本無法達成「讀書不是求分數」的理想,學習很多時仍是考試導向,因此要培養學習興趣委實艱難。其實,自教改推行以來,教育界一直強調要改變以往為人詬病的「填鴨式」教育、以及「死記硬背」的教學模式。教育局指新高中課程的目標是讓同學涉獵跨科的知識,培養同學獨立思考及把知識融匯貫通的能力,以及增加同學選修科目上的彈性,以配合學生自身的興趣,讓同學能發揮所長。

 

問題是高中文憑試提出的教育理想,是否能在日常教與學中體現?我想大部分學生、老師都不太同意,因為現時高中文憑試的推行方式,無法邁向當初的教育理想,例如學校外評人員經常強調的「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方式」、「體驗式學習」,即希望同學能透過分組討論去自我探究,由同學自己進行自評、互評,藉此提升同學的自學能力及培養學習興趣,而教師則只為課程的設計師,在課堂中教師可退守一旁作為學者的「促進者」和「協調者」,我想教育界的同工對以上的口號應不會陌生,甚至學生也想必曾親身經歷這些教學方式,但其學習的成效似乎仍未如理想。我不是否定體驗式學習的價值,相反,筆者其實甚為嚮往這種教與學的方式,這種學習方式其實類近於大學時的導修課,同學對不同的哲學問題都談得津津有味,討論往往都甚為熱烈,在同學的討論僵持之時,再由老師指撥提點,既可有效激發同學的思考,亦能引發學習的興趣,實在是理想的教與學方式。

 

事實上,有不少針對幼兒教育的研究也發現體驗式學習的學習成效遠超單向、被動的學習模式。例如教師透過各種讀、寫、聽、說能力的課堂操練,確實有效提升兒童在標準測試中取得好成績,但對兒童閱讀及學習的興趣及意向,卻會做成反效果。所以,在進行教學活動時,老師要儘量避免單向的傳授,令學生與周圍的人和事物產生互動時,對學習有更深入的體驗及瞭解,因而提升學習果效及培養不斷探索學問的意慾。反之,單一傳授方法,不單限制了與學習者的體驗及扼殺其興趣,亦會製造很多失敗者。

 

可惜事與願違,現時的文憑試課程並未能達到體驗式學習的理想,主要原因是效益主義的教育政策。誠如上文提及,「讀書不是求分數」在競爭激烈的香港只能是不切實際的口號,如果教育制度仍然只以標準化的測評去衡量學生的學習成效,課堂內的考試操練根本不可能停止。有人會說「校本評核」不就是改善考試導向的學習模式的方法嗎?可是,不少師生皆認為現時的「校本評核」只是為了應付考評局要求,因此師生都希望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此話何解?以通識科專題研習為例,當初的理念是希望學生自主地訂立題目,主動地搜集資料,並獨立地進行分析研究,自行完成一份約4500字的文章,讓學生可透過教師不斷與同學討論及給予回饋,以促進學習評估(assessment for learning)的方式令學生自主、獨立地作分析研究,並培養其學習興趣。現實的情況是當每名教師同時帶領約100人完成他們的研究,如果要與每名學生討論他們的研究進度,假設每人只面見約15分鐘,所花的時間已是天文數字,仍未計及其他功課、測驗的批改,以及教學筆記及活動設計所需的時間,你能想像這種教學情況能實踐出體驗式學習的教育理想嗎?

 

說到底,現時的教育政策仍停留於以標準化的測評來評核教師的教學效能,如何能運用愈少的資源,保持甚至提升可量度的學習成果。如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中,就把香港學生的表現等,作為教學效能的標準。因此,即使教育界一直指出高中的班師比不足,每班只獲配置2名教師,而高補時每班可獲約2.2名教師,而在學習差異大增的新高中學制下,班師比不增反減,實在令人不明所以。另外,新高中課程的另一嚴重問題是教育局設計課程時錯估教學時數,每科的實際教學時間比教育局預計的課時少1/6,以致教學時數不足,教師為了完成課程只好疲於奔命,哪有空間進行體驗式學習?

 

結語︰筆者認為在現有的資源及課程設計之下,新高中課程永不可能達至當初的教育理想,而只能停留於虛假的形式主義,如在外評時設計一、兩場精彩的體驗式學習課堂,以應付外評的要求。可是,筆者認為這種情況若持續下去,並不真正有利於學生的學習,亦不利於本港培養樂於學習的人才,而當初推行新學制的理想只能是空中樓閣。


王嘉玲
王嘉玲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大學主修人文學科及哲學;

喜歡把複雜的問題簡化,讓同學易於消化,亦希望為同學裝備好獨立思考的能力。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