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6-03-11   |   簡永東老師

提升器官捐贈比率的方法

近年,社會先後有多宗因患者等不及器官移植而離世的新聞,如上年因等不到合適的肺移植而離世的少女勞美蘭事件,引起社會再次關注本港器官捐贈制度。

 

由於器官捐贈所牽涉的概念橫跨各個通識單元(公共衞生、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及全球化等),而提升器官捐贈比率的方法又富爭議性,所以這個議題是文憑試的大熱題目之一。同學可從以下各個層面探究:

 

  • 描述本港器官捐贈率的趨勢
  • 比較本港與各地的器官捐贈率
  • 指出和解釋影響本港器官捐贈率的因素
  • 比較提升器官捐贈比率的不同方法

 

器官捐贈可分為兩種:活體器官捐贈和死者器官捐贈。截至2016年1月,在《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的登記人數為19萬2千人。有研究指,香港的器官捐贈率整體有上升趨勢,由2005年的每100萬人口大約4人增加至2013年的6.1人,高於亞洲其他經濟發達地區,如0.5人的馬來西亞和0.66人的日本,但仍低於鄰近韓國的9人和台灣的8.1人,亦遠低於一些歐美國家,如西班牙的35人、美國的27人和英國的20人。這反映本港器官捐贈風氣未盛,捐贈比率在全球上仍處於較低的水平。

 

器官捐贈率受很多因素影響,包括社會傳統風俗文化、市民及其家屬的意願、人口結構及死亡率,以及器官捐贈機制等。其中,傳統風俗文化被視為一個影響本港器官捐贈率的重要因素。大多數香港人仍然堅守中國傳統文化,重視中國傳統「死後保留全屍」的觀念,認為摘取死者器官行為不尊重死者,甚至有違孝道;不少市民亦不敢跟家人討論其捐贈意願,令家人不知死者生前的捐贈意願。更甚的是,有醫管局官員曾反映,即使有人願意於死後捐贈器官,但最終仍有約四、五成家庭反對家屬死後捐贈器官,導致本港器官捐贈率持續偏低。

 

另外,器官捐贈機制亦是一個重要因素。亞洲的新加坡,以及歐洲的西班牙、法國、比利時等國家採用「預設默許」(opt-out)機制,意即假設所有市民都同意死後捐出器官,若有不同意則需要申請退出。但香港現時採取「自願捐贈」(opt-in)機制,鼓勵市民自願死後捐贈器官。事實上,環顧世界各地,採用「預設默許」機制有助提升器官捐贈比率。有研究曾利用13年時間,分析全球48個採用不同機制的國家,發現採用「預設默許」機制國家的器官捐贈比率(14.2),的確比採用「自願捐贈」機制的國家(10.0)高。所以,「自願捐贈」機制是其中一個導致本港器官捐贈率偏低的因素。

 

鑑於本港器官捐贈比率持續低迷,社會正熱烈討論各種提升器官捐贈比率的方法,如立法引入「預設默許」機制、研究「交叉捐贈」移植可行性、提供經濟誘因或加強教育游說工作。可是,坊間所提出的方法牽涉不少法律及道德的爭議。

 

若同學在考試時只單純提出上述建議,而忽略議題背後的爭議,可說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其作答表現必定不能獲得較高層級的成績。所以,若同學要展示高階思維能力,就必須考慮建議的成效及可行性,並清楚地疏理議題背後箇中的爭議。

 

早前,政府提出引入「預設默許」機制的可行性,期望增加本港的捐贈比率,但建議旋即引起社會爭議。雖然採用「預設默許」機制有助提升器官捐贈比率,但本港始終是華人社會,大眾仍較抗拒「預設默許」機制。有人甚至質疑此方法將捐贈變成社會責任,未必獲得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的港人所認同。所以,當同學建議利用「預設默許」機制來增加本港器官捐贈率時,就必須顧及社會的接受程度,並解釋政府應如何諮詢市民的意見,以確保公眾能接受有關的建議。

 

醫管局亦正研究活腎移植「交叉捐贈」的可行性,即配對兩個輪候換腎的患者,由其合適捐贈的家屬捐給對方家庭,解決以往直系家屬不合適捐給患者的困難。這個建議無疑增加活體器官移植的比率,似乎能達至雙贏局面,但實情是當中涉及不少道德及法律的問題。首當其衝的是「交叉捐贈」存在某程度的交易關係,可能涉及器官買賣、利益衝突等道德問題。在操作層面上,當某方患者換腎理想,另一方卻失敗告終,雙方家屬或會出現糾紛。法律上,由於本港活體捐贈者只能是近親或結婚超過3年的伴侶,其他捐贈者須經人體器官移植委員會個別考慮及批准,所以一旦實施「交叉捐贈」,其法律限制亦要有所放寬。而捐贈者與受贈者能否知悉對方家庭身分亦是另一個需要釐清的問題。所以,若同學提出「交叉捐贈」的方法,便需要具體地分析及疏理上述等問題,以增加推行此建議的可行性。

 

曾有本地立法會議員建議政府提供經濟誘因,讓器官捐贈者可獲優先編配公營骨灰龕位,以吸引更多市民捐贈器官。而外國亦有議員曾提出捐贈者可獲贈殮葬費。不過,經濟誘因的本質或會與器官捐贈的精神背道而馳,有違道德。哈佛學者邁可.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曾在著作《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中提到,有些行為及事件是不應以金錢量化,如慈善籌款、器官捐贈、碳排放權利、人的價值等。一些本來是崇高的行為(如無償捐贈器官),一旦以金錢量化,就會使本來無私奉獻的高尚情操失去了,甚至會使原來的精神劣質化。故此,當我們嘗試將經濟誘因的方法介入某些涉及道德的領域時,需要多加注意這方法所衍生的反效果。

 

綜觀以上各種提升器官捐贈比率的方法,政府增撥資源,加强宣傳教育大眾,似乎是在推行上面對阻力相對較低的方法。政府可以持續優化各間醫院的溝通網絡及通報機制,將器官捐贈放在醫療體系中的重要位置,以及加强培訓前線醫護和社區訓練。然而,宣傳教育是細水長流的工作,需要經過長時間才可見成效。而且,這個方法欠缺約束力,未必能有效地改變大眾的想法,以獲得顯著的成效。這都是同學提出宣傳教育等建議時需要留意的地方。

 

啊!差點忘記了問同學,你登記了沒有?如果你也想為社會出一分力,不妨到衞生署「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網頁登記︰
www.organdonation.gov.hk

 


延伸閱讀:

 


簡永東老師
簡永東老師
浸信會呂明才中學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碩士,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

熱愛執教通識,期望學生能透過這學科培養獨立思考,深入剖析社會現象,從而理性地作出抉擇,共建美善的社會。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