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6-08-25   |   暑期特稿

《天人合一– 惜食》的觀後感

播放

《天人合一 2016 - 惜食》主持吳凱欣走訪了南韓及法國兩地,了解兩國政府為減少廚餘棄置而實施的政策。那些政策在當地實施的成效也不錯,但這些政策是否適用於香港?


在南韓的例子,政府推出住戶廚餘徵費、要求工商業僱用廚餘公司處理廚餘,並在多個地區設置廚餘回收機,方便住戶之餘,亦鼓勵他們減少廚餘量。在香港,如果要實施如此大規模的廚餘回收網絡,首先必須解決廚餘出路問題,不然即使廚餘回收後,亦只能被棄置處理。


現時,香港政府已在不同地點放置廚餘機,並分別向工商界及住戶回收廚餘,轉化為堆肥,暫時成效不錯,生產的堆肥亦可在區內消化。然而,在漁農業已式微的香港,如果我們大規模將廚餘轉化為魚糧或堆肥,產量將遠超本地需求,結果只會製造另一批廢物。


因此,政府正在規劃中的有機資源回收中心,首選以厭氧分解技術處理廚餘。該技術可以將廚餘轉化為能源,而香港對能源需求殷切,相信足夠消化廚餘所產生的所有能源。


至於徵費方面,政府正研究固體廢物徵費,環保署亦在今年年初完成諮詢。我認為固體廢物徵費值得推行,因為計劃可鼓勵住戶減少浪費,更可鼓勵更多飲食業界企業與慈善機構合作,捐出可食用的剩餘食物及食材,惠及更多有需要人士。然而,不論固體廢物徵費,還是廚餘徵費,實行亦有相當難度,尤其實施在住戶層面時,有一連串問題需要考慮。


首先,香港住宅密度高,現時一層多戶共用一個垃圾收集點,我們如何能達致按量向每戶收費?另外,現時香港有多個公共垃圾站及垃圾桶,而徵費後,為避免住戶轉向免費棄置渠道,必須大幅減少垃圾站及垃圾桶數量。市民能承受如此不便嗎?亂抛垃圾情況會否惡化?未來,如果我們要求住戶將廚餘及其他垃圾分類作不同徵費,我們如何確保住戶會誠實分類,又如何進行監察?這一連串問題,再加上如何推動立法、物流管理、徵費水平、違規處理等,都是實施固體廢物徵費時,必須先解決的事項。


影片中的第二個例子是法國。法國國會在去年立法通過禁止大型超級市場銷毀仍未出售但仍可以食用的食物,成為世界先例,為環保界人士津津樂道。另外,政府規定中大型餐廳必須免費提供外賣盒,主動請客人將剩食打包帶走。我認為這兩項措施對香港好處不大,沒有必要實施。首先,香港的超級市場大部份由兩大集團營運,而兩大集團已分別與三間食物回收機構合作,捐出可食用之食物。在此情況下,我認為已沒必要再經過繁複的立法程序作規管。


反而,在企業形象日漸重要的今天,我認為政府可以考慮如何更有效地讚揚願意源頭減廢或與慈善機構合作的企業,幫助他們建立正面形象,鼓勵更多飲食界企業效法。


政府的「惜食香港運動」推出「咪嘥嘢食店」計劃,符合評核準則的食肆可獲「咪嘥嘢食店」認可資格和獲發「咪嘥嘢食店」的標誌及標貼,以供張貼於店舖內和宣傳,現時共有556間食肆參與,在全港接近一萬間普通食肆中只佔6%左右,尚有大量拓展空間。而非食肆的企業,如分銷商、食品工場、超級市場等,則只能簽署沒有約束力的「惜食約章」。


至於外賣盒,香港市民一向已有打包習慣,而絕大部份餐廳都提供外賣餐盒,所以根本無須立法。反而,由於用作外賣或打包的餐盒一般為即棄產品,惜食堂希望大家更進一步,自備可重用的餐盒,避免浪費食物之餘,亦能避免產生其他固體廢物。


總括來說,假若南韓的兩項措施在香港實施,相信成效會相當顯著。而法國的兩項措施,則未必適合香港。然而,如果我們要效法南韓,必須先解決一連串問題。我很高興見到環境局公佈,至2022年把棄置於堆填區的廚餘量減少約四成的目標,足見政府落實措施的決心。


在《天人合一2016 - 惜食》這一集中提到,南韓與法國均以廢物徵費,並分別利用經濟誘因的方式去推動廚餘回收、立法強制超市要將食物捐贈給慈善機構,及規定中大型餐廳免費提供外賣盒。從影片所見,兩地居民經過政策的介入後,漸漸適應了新的規則,嘗試改變生活習慣。


但實情是,如果環境教育的工作只依靠政府強力的政策所推動,針對各項食物浪費而作出末端處理,相信只是盡力而為的補救措施。著名教育學家杜威說,「教育即是生活的實踐」,以教育改變生活習慣,應從小做起,在校園生活中,實踐環保即是生活的原則。筆者在此以校本推廣的經驗與大家分享,如何推動食物相關的環境教育工作。


減少廚餘及相關處理

眾所周知,本港每日生產的廚餘數量龐大,但大部分廚餘都不會循環再用,便直接運往堆填區。廚餘堆填不但增加堆填區的負荷,更令堆填區發出異味,影響附近居民的生活環境。而在學校方面,現時不少學校採用留校午膳的方式,少則一個年級,多則全校留校午膳,所產生的廚餘量可比一所中型食肆。


筆者工作的學校便利用現場派飯項目,減少廚餘產生。學校透過申請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的「學校現場派飯項目」,資助學校進行改裝工程及添置煮食設施,進行現場派飯,避免使用即棄飯盒和餐具,並按學生需要分配食物份量,減少浪費和廚餘產生。項目自2010年實行以來,學校每天避免使用約500個即棄飯盒,並減少了約60%的廚餘。


在完成現場派飯項目後,學校飯堂每天仍有約18公斤的廚餘需要處理。學校便在去年更進一步引進廚餘處理機,跟進相關的問題。機器所採用的是專利生化菌,在分解過程中不會產生惡臭異味,並可以將廚餘於24小時內迅速分解。廚餘經分解後,將會成為可用的有機肥料,學生可以將肥料用在種植項目之上,為學校節省了不少肥料開支。種植的蕃茄、有機菜成熟時,同學更會帶回家與家長分享,一同分享環保工作的成果。廚餘進行在地處理,一方面可以減少運輸時的碳排放,同時亦可以讓同學了解到食物減廢、回收、重用的重要性。


學生使用廚餘機


發揮社區聯繫,推動剩食回收

剩食不但能惠及植物,還能幫助有需要的人。筆者的學校位置臨近天水圍天盛及天耀街市,每天街市收市後,有不少的食物被棄置浪費。於是,我們便與社區中的「有衣食分享計劃」合作,透過回收區內過多或剩餘的食物,然後分發給社區中有需要的人士,營造一個「人人有衣食」社區。


學生在過程中,除了協助回收食物以外,更加入許多自己的心思,把剩食變為社區分享的項目。他們協助聯繫食肆,並說服商戶捐出糖水和點心回饋長者。又與機構合作進行工作坊,教導長者將回收的果皮,製作環保清潔劑。以上種種活動,已從捐贈食物昇華至社區交流。不單只能做到珍惜食物,並同時能加強學校與社區的聯繫,推動學生發揚惜食積福的愛德精神。


糖水分享


我建議教師和同學籌備與食物相關的環保服務學習時,需要讓同學成為學習的主導者,讓他們自主籌劃相關的活動同內容。教師的角色只是從旁給予適時及適切的指引,給他們信心,讓同學可以透過親身接觸受眾而一步步改善計劃內容,發展自主學習的能力。例如,本校同學除了協助剩食回收外,更自發對受眾的基層街坊及長者進行口述歷史訪問,讓長者有機會分享他們過去的生活點滴。由同學自主參與及規劃活動,更加可以加強他們的責任和使命感,同時亦有助於提升服務的質素。


我建議教師和同學籌備與食物相關的環保服務學習時,需要讓同學成為學習的主導者,讓他們自主籌劃相關的活動同內容。教師的角色只是從旁給予適時及適切的指引,給他們信心,讓同學可以透過親身接觸受眾而一步步改善計劃內容,發展自主學習的能力。例如,本校同學除了協助剩食回收外,更自發對受眾的基層街坊及長者進行口述歷史訪問,讓長者有機會分享他們過去的生活點滴。由同學自主參與及規劃活動,更加可以加強他們的責任和使命感,同時亦有助於提升服務的質素。


從以上的校本經驗可以見到,學校是啟迪學生愛護環境、珍惜食物的一個重要平台,而當中關鍵就是能否提供足夠的資源和設備,讓學生發揮所學,尋找解決環境問題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洪昭隆:走出課室學通識(IV) - 社區剩食回收行動
YouTube:「M21年度校園影片大賽」天主教培聖中學 - 《食得示福》


暑期特稿
暑期特稿

2014年起,每年暑假《集師廣益》都會推出特稿,由老師們分享暑假時的旅程、看過的好書或好戲等,用不同形式一同展現通識教育就是生活一部分。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