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6-09-06   |   張銳輝老師

2016立法會選舉 – 高投票率、棄選

2016立法會選舉剛剛結束,創下了回歸以來史上最高的投票率及投票人數,分別達58%及220萬人,比2012年的53.5%及2004年的55.6%更高。期間,更有多個票站在晚上10時30分原定投票時間截止時,尚有大量市民輪候投票,太古城票站排隊人數更多至過千人,直至凌晨二時半才完成所有投票。究竟甚麼因素導致市民積極參與本屆立法會選舉?

 

有人認為本屆立法會各個地區直選議席,競爭氣氛熱烈,其中新界東選區,出現有史以來最多參選名單,共有22個。競選期間熱鬧的氣氛、候選人之間激烈的辯論,能吸引市民對選舉的關注,從而增加投票的意欲。

 

當然,社會政治環境是更重要的影響因素。2014年的政改爭議及佔領運動、及後冒起的本土思潮、2016年大年初一晚的旺角騷亂、近日政府高調評論「港獨」,相信都會令市民更希望透過選票,支持政見與自己相近的候選人,從而表達個人對這些重大議題的意見。

 

本屆選舉,其中一件最具爭議的事件,相信是幾位非建制派的候選人,先後在投票日前一至兩天宣佈停止競選工程 -- 「棄選」,並且呼籲支持者轉而投票予其他政見相近而勝算較高的候選人。由於香港的選舉制度,並沒有參選後退出的機制,因此只能稱為棄選而不是退選。

 

選擇棄選的非建制派候選人,背景因素是各選區非建制派的候選人較多,例如九龍東選區12位候選人中,就有7位非建制的候選人;超級區議會中9位候選人中,又有6位非建制候選人。在非建制比建制支持者人數只是稍多的情況下,非建制候選人可能出現互相分薄票源,而導致雙雙輸給得票較集中的少數建制候選人。因此,在接近投票日時仍在民意調查中勝算不高的候選人,考慮到要為政見相近候選人增加得勝機會,便決定犧牲自己,宣布棄選及呼籲選民策略地投票。

 

有人會認為棄選是一個可以接受的選舉策略。因為整個過程是公開向選民交代的行為,同時也能讓支持者的一票,有更大機會化為議席;不過也有人批評棄選是不負責任的行為。首先,候選人從參選一刻開始,已肩負起對支持者的責任,惟有選票數目才是決定候選人責任結束還是繼續的因素,選舉制度沒有退選機制正體現這個原則。隨便棄選是剝削選民選擇權、不負責任的行為。

 

不過從實際結果可見,在須選出5個議席的超級區議會組別之中,非建制候選人從原本的6位,在3位先後棄選後,只剩3位與另外3位建制派候選人對壘,結果是非建制候選人在取得約六成的選票下,也取得超過一半的3個議席,結果是議席的分配與民意較接近,也未有引來棄選候選人支持者的明顯批評。

 

這種棄選的做法,似乎彌補了非建制候選人初選協調失敗導致互相競爭的問題,但從參選至棄選的過程,似乎又對支持者提出了未能落實的政綱承諾、虛耗了選舉資源,也令選民的資訊混亂,這都是選前棄選的社會代價。不過,各候選人在參選過程中向公眾展示了政見和能力,也提升了知名度,讓選民有機會初步衡量和透過民意調查表態,從而在正式投票前對候選人作出判斷,即使某些候選人不主動退選,選民也可能自行作出策略性投票,選擇與自己政見不一定完全相近但有勝算的候選人,以免「浪費」了自己一票。

 

選舉投票制度是讓人民參與社會管治及體現民主精神的一個重要環節。香港的立法會仍有許多未達民主化的地方,例如30席的傳統功能組別存在不少公司或團體票而非個人票,票值差異很大:有些組別百多人選一個議席,有些組別卻是八萬多人選一席!因此,為令議席最後總數能較接近真正的民意分佈,我們須更了解選舉制度,從投票過程中充份發揮影響力,同時又要不違反公平公正的原則。本屆立法會選舉首次出現的棄選行為,又為香港市民上了一堂政治活動課。


張銳輝老師
張銳輝老師
保良局李城璧中學


只想簡簡單單地專心教通識,奈何政客和政府,沒一刻肯讓我們有一個安穩的教學環境。

現職保良局李城璧中學副校長,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育研究部主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