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7-11-10   |   賴得鐘老師

學習意義在於選擇

 學習意義   選擇   球員   學習動機   適應社會   高中生   成年人   溝通   

90年代剛剛接觸足球賽事時,一位愛華頓殿堂級球員給我很多啟發。他的名字是鄧肯•費格遜 (Duncan Ferguson)。

 

現已退役的費格遜踢法硬朗,很有球味。他的腳法不算秀麗,但因他的拼搏和6尺4寸的身高,因此為球隊取得不少入球。他「獨沽一味」的踢法仍能在隊中找到一個席位,並且深受球迷愛戴。


 
看費格遜踢球,自然心生一個問題:「若然像他那樣只有一招便可成為殿堂球員,那其他球員還要學習不同的招式來做甚麼?」

 

這答案各位比我更熟悉足球的讀者當然更清楚,像朗拿度這類球員,有速度、有頭鎚、懂盤扭、射球準樣樣皆能,可以給自己和教練很多可能性,因此面對不同對手也能適應變通,從而在球賽取得佳績。

 

這對當時初為人師的我帶來很大的啟發。想說的不是那種「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千古教誨,而是想把這個道理放在理解學生的學習上。面對一些學習動機較弱的學生時,我們可以從另一角度理解而多一份體會。

 

面對考試成績欠佳的學生,也不用太勞氣,覺得學生不長進;另一方面,成績不好的學生也不要太快鑽牛角尖,太快為自己下了結論,像「我是無用的」或「我一心要學設計,學校的課程不適合我」之類(現在可能是學電競吧?)。對於這類學生,我一般也會跟他們說:「公開試多取一分,你的選擇權便多一分。」刻薄點說,即使做侍應,零分很可能是做茶餐廳,十多分即使進不了大專課程,也可能有較好的餐廳會聘請你吧?

 

一些資質較高的同學,也會說「我已立定志向要做舞台演員,因此大學成績怎樣甚至入不入大學也沒所謂了。」同樣,筆者會勸告他們,先拿了學位才慢慢選擇也不遲。到時可能興趣改變、可能從事心儀職業的機會未到,那自己還有選擇。

 

事實上,筆者教書多年,碰到即使以往考包尾的舊生,問問近況還都是不錯的。只是可能他們的路選擇較少、稍為迂迴而已,死不得人的,老師也不用太擔心。

 

但筆者更想說的是,若然學校教育是一個盡可能拓闊學生對前路選擇的過程,那讓他們清楚地明白究竟選擇的是一個怎樣的未來就十分重要。這正是四五年前我在報章寫了一篇《高中生不是「細路」》的原因。

 

換句話說,很多老師即使對着高中生仍稱對方為「細路」,久而久之這種意識入了腦,也會當高中生是小朋友,處處呵護和遷就。然而社會真是這樣的嗎?其實這個社會不會有人遷就你和呵護你吧?有的話只是你幸運而已。學生愈遲有這種覺悟,他們便愈遲起步去適應。

 

我覺得讓學生早點有這種覺悟是自己的重要責任之一,就是視他們為成年人般看待,跟他們盡量用平等的身分,即只以一個較有人生經驗的長輩而非一個權力比他們大的「老師」般講道理、他們做錯事而需要嚴詞斥責也不會手軟,以及自己做錯事時也毫不退縮地向學生承認。我知道這是烏托邦,但如果我們都希望學生未來也活在這種社會中,今天不讓他們經歷,還待何時?

 

這樣的話,只要學生能明白如何理性地看自身,相信他們會明白和成長的。會,真的會。用成年人的道理跟他們解釋,其實學生都明白。可能這也就是上世紀的輔導名著 I'm OK - You're OK 中「成人-成人」的溝通模式吧。

 

後記:剛好現時日本播放的一齣日劇《只是先出生的我》(先に生まれただけの僕)說的正是由商界轉職校長的主角堅持把社會的現實告知學生,不會遷就、不會美化。老師們說學生不會明白,但其實他們都深深明白。筆者身同感受,所以誠意推薦大家追看這劇。
 


程偉豪老師
賴得鐘老師
港島民生書院


現職高中通識科及歷史科老師,以及學生會、辯論隊顧問老師。相信老師若能以真實面呈現在學生面前,是最有效的教育方法。因此在課堂外,喜歡透過課餘交談和社交媒體與學生分享自己對足球、旅遊、美食等等的喜愛,以及對社會事態的觀察,與他們探討人生和社會的現況。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