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0   |   陳應聰老師

也許僵化的不是考試,而是我們自己

 考試   建議答案   考評局   公平   正反立論   思考能力   

雖然「新」高中通識科已經推行了近九年,然而對此科的質疑從來沒有停止過。最近筆者又在不同網媒看到對通識科考試,甚至通識教師的抨擊。

 

新一輪的攻擊主要是指公開試的建議答案不合理,「邏輯錯誤、違反常識」、考試答題方式僵化,徒具形式,是鼓勵學生偽裝理性的反教育。老實說,筆者對公開試的評分準則也很有意見,但攻擊考評局的建議答案實在沒有什麼意思。(尤其舉未曾在真正考試用過的樣本試題和練習卷為例,就更欠說服力)。因為「建議答案」不是「標準答案」,而評卷接受的答案從來不限於此。事實上,每年從考生示例中都能找到比考評局的建議更精采的論點。

 

如果要批評,其實近年的試卷提問用字和評分準則都有更值得商榷之處,但篇幅所限,下次再說。

 

另一點通識科考試常被批評的,是考試形式化,答題技巧僵化。例如意見題要「兩正一反」、比較題要「雙向說明」等。有人認為這些答題模式限制了學生的思考,甚至令學生養成為遷就自己立場而篩選對自己有利的資料的壞習慣,令學生更偏頗。

 

但由於通識科的考試設計要面對以下兩個不同目標之間的互相拉扯,恐怕這是本質上難以解決的問題。

 

一方面,考試當然要評核考生能否展示出通識科應有的學習成果,如清楚表達自己的論據、辨識他人的價值取向、從不同角度思考問題並下判斷、展示對社會議題的了解。但另一方面,這同時是一個評定大學入學資格的公開試,因此準則一致、公平同樣極為重要。

 

如果純粹要達致「通識科的目標」,最好當然是以小組討論、辯論、專題報告的形式,從互動的過程中了解學生能否清楚表達理據,能否辨識他人觀點,展示對社會事務的識見。但當要達致「公開考試的目標」時,這些方法的評分就難以完全公平。要公平,就惟有限時筆試。要一致,就要根據有否緊扣題目字眼、盡用資料這些客觀標準來評分,而這恰恰就是「僵化」的批評。

 

問題是,有考試制度就一定會僵化,即使是早前坊間趨之若鶩的法國高中哲學試,同樣有答題技巧,同樣要正反立論。老實說,考評局沒有說過一定要「兩正一反」,其實以任何方式作答均可。但「兩正一反」是最有效率展示你能多角度思考、考慮相反觀點的方法。比如MMA比賽 (Mixed Martial Arts,即綜合格鬥),其實選手在台上可以用任何武術技法,但最後大家都只用泰拳、拳擊、柔術三種。任何「競技」,無論比賽或考試,只要有比賽規則,大家自然會想出一套最有效得分的方法。僵化就這樣出現了。

 

但這是鼓勵「偽裝思考」嗎?其實我們日常思考都會只記得對自己有利的論據,這是我們的天性。考試要求正反立論,反而能迫使我們考慮相反觀點,迫使我們從不同角度看問題,面對相反觀點質疑時,能夠辯護自己立場。筆者看見更多的是,學生對社會議題無意見、無立場。考試反而能迫使學生思考,令他們嘗試建立自己的見解,並且準確指出自己持有某個立場的原因、選取及利用合適例子說明。這些基本思考能力都要通過練習才能掌握。通識科希望訓練思考方法,而缺乏以上基本思考能力的學生根本無法在此科獲得好成績。所以公開試或許有僵化之處,但也是有效評核學生是否擁有這些基本能力的工具。如此看來,「公開考試的目標」又不全然是犧牲了「通識科的目標」。

 

那麼,如果通識科不是公開考試,不用照顧「公開考試的目標」,豈不是更能合乎「通識科的目標」?但殘酷的事實是:如果不是公開試,一如所有科一樣,大家連讀也不會讀,只會把時間放在公開試科目上。為什麼?因為對大部分同學而言,公開試成績、入大學很重要。為什麼入大學很重要?因為大學學位對找工作很重要、因為香港經濟結構單一、學歷又貶值。這些都是《今日香港》單元告訴我們的。所以到最後,也許不是教育制度,而是經濟環境令我們的考試僵化——更準確來說,不是考試僵化,而是我們面對考試的心態僵化,一心只以高分為目標。

 

我們永遠在諸多限制的現實中盡力去令世界變得更好。面對考試制度、課時、師資、學生程度種種限制,都惟有盡力而為。關於對通識科的質疑,我們應該要比較的是:有通識科跟沒有通識科之間,哪一種情況之下,學生更有思辨能力,更了解世情,更有邏輯?據筆者所見,縱使有這樣那樣的不足,新學制之下的學生始終較有社會意識,更有自己的想法。

 

也許這樣說,通識科考試不能擺脫僵化的命運,但至少它能令你知道為何你自己也擺脫不了僵化的考試,令你知道自己每日面對的問題跟社會大環境的關係。這一點其實是十分社會學的。

 


陳應聰老師
陳應聰老師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

嶺南社會科學系畢業,中大社會學碩士。現職高中通識科教師,曾任教會考綜合人文科。

由於熱愛社會學,相信社會制度存在於每個人的一言一行當中,因此選擇任教通識科,希望喚醒同學對自己身處社會的一份責任感。一直認為Liberal Studies真正的意思是「解放的教育」,期望同學能以「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為求學的目標。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