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018-02-08   |   邱兆麟老師

虐兒悲劇,誰可把關?

 虐兒   社署   把關機制   保護兒童   教育局   

近年香港發生多宗虐兒慘劇,案情無不令人痛心,例如早前一宗案件,母親懷疑患有精神病,兒子由小二開始失學,可是學校通報教育局之後,教育局聲稱未能聯絡學生家長後便沒有再跟進,母子二人過了多年隱蔽生活,最後二人被發現死在家中;最近的一宗案件,一位5歲女童懷疑被父親虐打致死,女童就讀小學的哥哥身上也有傷痕,學校社工聲稱已轉介社署,可是社署反駁說未有轉介,而死者就讀的幼稚園校方則聲稱女童退學前沒有異樣。

 

這兩宗悲劇,或多或少說明了當父母不能照顧子女,甚至出現虐兒情況的時候,教育系統和社福系統作為最後把關就十分重要。學校遇到長期缺課的學生,會通知教育局跟進,因為法例規定適齡兒童必須接受教育,任何禁止子女上學的家長會面對法律責任,如情況嚴重,社署有權發出保護令,接手照顧學童。較轟動的一宗事例,是1986年的「郭亞女事件」,一名母親在葵涌公屋涉嫌幽禁女兒導致虐兒,社署引用《保護婦孺條例》(《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的前身)聯同警務處、消防處、政務處和房屋署破門入屋救出女童。

 

教育局和社署的把關機制,已經是保護孩子最後的機制。上述兩個案例裡面,當學童消失在學校、教育局和社署的視線範圍之後(理論上幼稚園不是強制教育一部份,不過死者兄長就讀的小學社工已經發現問題),便沒有人能把學童從致命的家庭拯救出來了,所以在悲劇發生之後,社會人士會問:第一宗個案裡面,如果負責跟進失學學童的教育局部門能夠追查到底,悲劇能否避免?第二個個案裡面,究竟社署和學校之間的羅生門誰是誰非?

 

其實教育界和社福界對於懷疑虐兒個案一直很警覺,很多問題個案是已經及時介入了,避免了不少可能發生的悲劇。一般來說,出現問題的家庭,是不會主動知會學校及社福系統的。教師和社工往往需要專業判斷來發現高危個案。發現之後的跟進也困難重重,因為介入一個家庭的內部事務,家長很容易反彈,而且當有關方面決定要採取強制措施的時候,也可能引發不愉快事件。

 

上述的把關,其實只是最後的防線。要減少虐兒悲劇,除了及早介入,還需要一個更強大的社會支援系統來預防。這系統包括親屬、朋友、鄰舍和社區。而我們作為社區和鄰舍的一部份,如果能夠做到守望相助,也可以避免一部份悲劇的發生。
 


邱兆麟老師
中華傳道會劉永生中學


香港大學教育學碩士。喜歡讀書,也喜歡與人討論學術,相信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所以選擇教育作為志業。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