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3   |   鄧飛老師

一個人吃飯喝酒時的胡思亂想

 生活雜感   培根   西班牙   吃飯   

一個人去吃午飯,只顧著想事情,神推鬼磨進了一間應該用來約會人的貌似貴價餐廳,坐下來才發覺周遭環境不對勁,我一個人進來,顯得有點突兀。奈何坐下了就不好意思轉身走人,唯有既來之、則安之。

 

完全沒有留意自己點了什麼東西,只知道餐湯來了,喝上一口,一股涼意直灌體內──這湯怎麼冰冷的?邊揚手叫侍應過來問罪,邊一手拿餐牌看。在眼角瞅到餐牌上「西班牙番茄冷湯」字眼的一剎那,侍應過來了,我趕緊告訴她沒事了。

 

原來如此,人家白紙黑字寫著是「冷湯」,沒看清楚,怨誰去?又進一步深化既來之則安之,端起湯匙喝吧。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客觀如此,當知道這冷湯是打著西班牙之名時,又覺得其實滿好喝的。混上幾滴橄欖油的番茄湯,那個酸爽啊!輕微冷凍過之後,喝起來很有消暑的感覺。印象中,如果這款冷湯真的是按西班牙的做法來做的話,應該是出自加泰羅尼亞這個東北海邊角落,也就是拼命鬧獨立的地方之一。又是獨統問題,吃個午飯腦子裏都冒起這些東西,有點敗興。

 

英國哲學家培根說:讀史讓人明智。我慧根淺鈍,沒覺得自己因讀史而變明智了,反而覺得讀史讓人很沉重,喝湯都喝出個統獨念頭,不能很純粹地品嘗它的鮮味。能不想培根 (Bacon),改想bacon(煙肉)嗎?更敗興的還在後頭呢,人家午餐的設計是可以隨意挑選不同的餐湯和主菜組合。選了冷湯已經夠邪門了,我從來不喜歡吃冷菜的,粵菜幾乎沒有冷盤,主菜再來個陰差陽錯,選了焗薯 (Baked Potato)。我雖然很喜歡吃焗薯,但西班牙冷湯配英國焗薯也太無釐頭了。先冷後熱,冷的很冷,熱的又很熱,腸胃有點受不了。何止要食不言,應該食無思,無妄思才行。

 

飯後離去,在橫街之中,忽地見到一間Pub,門前酒單上誇言,一款名為Gouden Carolus的比利時黑啤是喬治五世最愛。頑心又現,哪個喬治五世呀?英國的?英王會扔下自己國家的黑啤品牌 (例如著名的健力士Guinness,但遠不止這個),去討好比利時的Gouden Carolus?尤其在喬治五世時代,正值一次大戰。比利時是英國承諾要軍事保護的中立國,甚至可以說英國對德國的戰和政策可以歸納為一句話:德國入侵比利時的話,英國就對德宣戰!箇中的國際博弈邏輯不說了,只說一點,這種英比關係之下,英王又怎麼可能捧比國啤酒?何況黑啤從來是英國勞工階級所愛,特別是碼頭工人,也就是香港所說的「咕喱」,這就更不可能入王室法眼。

 

雖然該酒吧的廣告詞純屬胡扯,但黑啤味道貨真價實,甘醇與苦澀的比例恰到好處!比英國那只有苦澀的Guinness好多了。中國人說苦盡甘來,啤酒卻是以苦為貴,It takes both rain and sunshine to make a rainbow──香港天文台以此英諺作為App的封面語,跟啤酒異曲同工,與同行和同學們共勉!
 


鄧飛老師
將軍澳香島中學


任教通識,主修政治,從事行政及教學工作。閒來喜歡閱讀,看電視劇、電影。喜歡上網但懶寫facebook,所以長期空置……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