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8-05-16   |   陳樹鳴老師

商業化是文化全球化的責任嗎?:以母親節為例

剛過去的星期日是母親節。通識課堂講到全球化,同學都懂得以母親節為例,說明它與文化全球化之間的兩個關係:一是母親節作為全球文化的一個代表,另一是它如何被跨國企業的文化摧殘,使這個節日的意義被扭曲。問題是,我們若能對一些節日的歷史稍稍向前探索,我們會發現,文化全球化無疑可以是全球化的推手,但扭曲文化的,往往另有元凶。

 

近年,美國傳媒每逢母親節都會引用一本2014年的著作 “Memorializing Motherhood”(《紀念母親》)來提醒大家母親節那一頁蒼涼的歷史。我們現在之所以會將五月第二個星期日慶祝母親節,是因為一名美國女士安娜賈維斯 (Anna Jarvis)為了紀念母親的偉大所推廣的一個節日。為甚麼是星期日?因為起初她希望說服美國衛理教會在星期日的崇拜舉行這個紀念母親的儀式。為甚麼是五月第二個星期日?這是最接近她母親逝世的星期日。為甚麼是康乃馨?因為這是Anna的母親最喜愛的花。

 

為甚麼要紀念母親?那是一個公共衞生的問題。以Anna為例,她的母親生下了13個孩子,但有9個活不到成年。Anna的母親在聽完一次講道之後,就很希望有一個日子,用來紀念母親的辛勞。而Anna母親自己也組織了一個本地的合作社來教其他母親育兒之道。事實上,當年的美國人認為家庭的角色根本不能被劃分,父親、母親和其他親戚都擔當育兒的角色。

 

Anna帶著母親的遺願四出奔走,終於在她母親死後的1908年,在她住的西維珍尼亞洲推廣了第一個母親節崇拜。就在這一次崇拜,白色康乃馨登場,成為了母親節的代表。最後在1914年,五月第二個星期日成為美國國家指定的紀念日。

 

這卻是Anna對世界不滿的開始。她認為母親節是純粹家庭價值和母親角色的推廣,是每個人對自己母親的敬意。(她認為這是Mother's Day而不是Mothers' Day。)可是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美國總統威爾遜卻將它與戰爭的死難者母親掛勾(她認為母親不需要這種同情,他們需要的是兒女的敬意),後來女權運動借母親節來推廣女性地位及籌款也讓她不悅(她似乎認為母親的地位比其他所有女性地位重要)。

 

不過,Anna最氣憤的卻是母親節被商業化。起初推廣母親節這個概念時,她借助了花商的力量,將康乃馨和母親節的地位推高。有一間著名的禮品卡生產商早在1920年就開始賣母親節卡。於是,她的餘生就花光自己的積蓄來反對各種以母親節為名的活動,她不是單純的言論上的反抗,更以行動衝擊商會的會議。據書記載,她最後身無分文,孤獨地在療養院中病逝。

 

這個故事有三個值得注意的地方。第一,母親節像不少全球文化的內容一樣,其實包含了一定的人類共通的價值(不稱之為普世價值,避免混淆);第二,它之所以能普及,始終是基於它商業以外的元素;第三,大家不能否認的,商業化是它能被推廣的一個不可忽視的元素。而如果可以,更值得探究的可能是如Anna所問:到底母親是甚麼?我們慶祝的是甚麼?有甚麼可以讓你的母親值得你去欣賞?個人的觀點和獨立的思考回應,才是對全球化或商業化的最好回應。
 


陳樹鳴老師
天主教母佑會蕭明中學


由新區新校做到舊區舊校,由舊學制教到新新學科。雜讀為尚,亂寫為樂。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
Blog: johncoal.wordpress.com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