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8-10-12   |   張兆聰老師

是「同情心」還是「同理心」?

 同理心   同情心   貧窮   貴州考察   入鄉隨俗   價值觀   自尊   

開展這個討論之前,先跟大家分享兩件分別發生於自己高中及大學時期的往事。

 

第一件事情發生於中六預科,復活節假期間報名參加了一個貴州地理、歷史及扶貧考察義工團,行程很普通,就是到一些貧困鄉村為兒童進行義教、植樹挖井之類。記得臨出發前,校內的老師對我千叮萬囑,去到那些窮鄉僻壤時,緊記要「入鄉隨俗」——如非必要,盡量不要拿電話出來,更加不要拿手提遊戲機出來把玩,要玩便和孩子們一起玩他們平日的遊戲,參與他們日常會做的事情。當時我以為老師的意思,是要我小心保管財物,提防盜竊,還暗忖老師為人太小心眼,不過也聽他的話照做了。

 

第二件事情發生在大學二年級時期,當時有幸修讀社工系大師馮可立教授的科目「香港危機與出路」,記得馮老師在其中一節,講述香港的貧窮問題時,曾經語重心長地提過,「假如有一日,你在街頭見到一名真正的拾荒者或露宿者,而你又想伸出援手的話,千萬不要給予他們金錢。……」

 

以上是我教授每一屆高中學生通識科,在「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及「今日香港—貧窮問題」兩個單元及議題時,必定會分享的故事。
 

先說回中六那年貴州考察的故事。旅程中的其中一站,是到某條位處偏遠,少有志願團體到訪的貧困農村進行探訪。路上經過一條滿佈泥濘的路段,車子因而需要緩慢地前進,我也唯有透過車窗,看着農家與孩童們在道上兩旁田野耕作的畫面打發時間。就在此時,幾位友校的團友從背包裡拿出一大袋「優字頭」品牌的糖果餅食,探出車窗,一邊呼叫着正在幹活的孩童們,一邊一把把地將糖餅往外撒落道旁,然後旋即引來一群孩童夾着歡呼聲擁過來。看着孩童們爭相撿拾的畫面,再回看那位團友臉上悠然自得、充滿優越感的神情,不知怎地,有着莫名其妙的違和感,心裡難過。

 

在村莊逗留了兩日一夜,第一天的工作主要是在學校教授孩子一些最基本的英文生詞及交際用語(即如 “Hello, how are you”, “I’m fine, thank you”),課餘時間就是和他們一同吃飯和玩遊戲。他們日常所吃的都是稀粥、山菜之類;玩樂方面,串起一把橡筋跳大繩、踢着一個破爛不堪的舊皮球,以至簡單地在田野裡追逐,已經夠他們樂上半天。個性慢熱的我,起初只是勉強陪玩,到最後真是被他們的質樸坦率感染,也從他們的世界裡,體會到快樂其實很簡單。

 

不過,那邊廂,恰巧又讓我看到另一個畫面,就是剛才在車上撒糖的幾位團友,正在學校操場的另一角,一起拿出PSP (註:PSVITA及智能電話面世之前,上一代紅極一時的手提遊戲機)給予幾個孩童輪流玩,同時又吸引一群孩童嘖嘖稱奇地圍觀。到了翌日,一行團友登車離開村莊,前來相送話別的孩子依依不捨;而我留意到有幾個曾經玩電子遊戲機的孩子,神情份外複雜。

 

事隔數年,我大學畢業後在教育界裡謀事,終於逐漸整理到當日有不良感覺的原因。那幾位團友往車窗外拋出糖果,吸引孩子撿拾的情境,他們得意洋洋的神情,竟然活像遊客給籠中的猴子餵飼食物;至於那幾個孩子臨別時的眼神,除了不捨,似乎帶着自卑與不甘。我這刻終於明白,當日學校老師叮囑我要入鄉隨俗的原因——世間上,有太多人本着「同情心(Sympathy)」而非「同理心(Empathy)」待人處事,以為自己做了好事,結果反而種下傷害,幹了蠢事而不自知。

 

輔導心理學大師卡爾‧羅傑斯(Carl Rogers)在四、五十年代創立的「人本心理治療」學派中,強調「同理心」對於促進人的正面成長及發展的重要性。同理心,建基於人能以真誠、同感與尊重的品格態度,以平等而不批判的角度,檢視他者的處境。簡單而言,同理心貴乎平等,即如「與喜悅的人同歡、與悲傷的人共哭」。

 

相比之下,「同情心」於字面上與前者近似,可是本質的落差實在太大。同情心的本質,是一種不對等的關係,特別是附帶着強者對弱者的憐憫,有時甚至包含施捨。或許這類心態化為實際行動的話,會為他者提供援助,但往往容易忽略對他者的同感與尊重,甚至會變相施加了二次打擊。

 

以向車外貧窮孩童撤糖為例,同學沾沾自喜的背後有何原由?到底是因為幫助別人,還是滿足了自己作為「善長人翁」的優越感?孩子也許會因着獲得糖果而感到高興,可是他們的需要又是否就是「獲得糖果」?還是能夠有一些更加顧及他們自尊的施贈方式?

 

後來,我明白當日同學與孩童以遊戲機玩樂,以至離別時孩童眼神的不甘,過程中感受的不協調。這是因為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這類來自赤貧鄉村的孩童,很有可能終其一生只會待在家鄉過活;雖然清苦,但亦造就了他們質樸單純、樂天知命的可貴特質,所以即使物質匱乏,窮也有窮的開心。然而,當一些外來的事物到來,簡單如一部電子遊戲機,對他們的生命卻有如開啟了一個潘朵拉盒子,在新奇有趣的背後,卻誘發了他們過去從未有的,對自身現實窮困處境與外來者的比較,以及對外面花花世界的幻想憧憬。而更要命及無比殘忍的是,他們擁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無論如何努力,也不可能擁有這一切。所以,簡單的一部手提遊戲機,為孩子們埋下了一顆顆城鄉比較、對家園的嫌棄、對身世感到自卑的黑暗種子,相信這是當時的同學們始料不及的。

 

總結而言,教育作為一門以人本關懷為本質的工作,是很應該體現「同理心」這種可貴價值。無論是通識議題的教學,還是作為一個長輩,我總希望孩子們能盡量建立一份善待他人的同理心;社會上,不論是成年人與孩子之間,還是成年人之間,均需要擁有這種美德,並且努力締造一個能夠體現真善美價值的生活環境。

 

最後,我仍未交待大學時馮教授所提及,協助街上拾荒者與流浪漢的事。礙於篇幅所限,容我留個空白,讓各位朋友想像、代入一下,假如有一日,你在街頭見到一名真正的拾荒者或露宿者,而你又想伸出援手的話,應該如何是好?


張兆聰老師
張兆聰老師
(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


香港中文大學文學士(主修歷史)、教育碩士(主修輔導)、中學通識及歷史科老師。相信知識改變命運,而態度則決定命運;每日學習如何令孩子們都能夠成為有良心及尊重生命的人。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