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9-04-11   |   陳樹鳴老師

舊概念與新改革

又教到全球化。我很喜歡這個通識單元,因為這是可以帶領學生真正地思考未來的一個很好的切入點。「今日香港」單元也好,「個人成長」單元也好,他們多是用來讓自己傷春悲秋一番;至於中國、公共衞生等因為本身認知有限,掌握現狀已佔了不少時間;唯有全球化,可以集各個單元之大成,借題發揮,要學生了解自己的就業前景,來讓他們面對一下這個世代的世界大勢,好使他們擴闊視野。


 
其中一個參考書必備的議題,叫「麥當勞化」。在通識課程中,這個概念的意義在於說明跨國企業以甚麼方式建立全球商業王國。而從文化全球化的角度看,由於產品單一化,水平標準越趨一致,它解釋了經濟選擇減少如何使全球生活文化趨向單一。


 
課程也提及,全球單一化的同時,也有在地化的趨勢。不過,參考書卻很少會說清楚,在地化與麥當勞化之間的微妙關係。在地化使「橘化為枳」的情況屢見不鮮的同時,隨着不少跨國企業在不同國家的經營權被中國商家買斷,或以不同的銷售策略在中國運行時,麥當勞化(像改革開放一樣)在課程中的意義,其實已慢慢變質。雖然它仍是了解社會演變的重要部份,但已經不是解釋全球現況的最主要理論或概念;換句話說,它已漸漸地走進了社會史,就如現在「改革開放」不斷地被「深化」,「改革開放」只是個方向和概念,當年具體的操作,在今日的「新常態」下,是背景而不是主要要討論的事情。
 


談全球化有趣,但絕不容易。「單一化」在市場經濟上可能講得通,但在文化上,國與國之間,甚至只是一海一河之隔也有分別。美國總統特朗普當選讓人們突然醒覺,由全球管治到經濟一體化,都不是理所當然的事,而這個變化的背景,又和大國崛起相關;一些人堅信世界仍會是以個別國家領導向前,但更多人期望多元化多邊化。全球化到了這一步,很多經濟和政治上的趨勢或潮流都明顯改變,而因着英國脫歐的複雜變化,我們也不能忽視這些改變本身亦不是單純地發生,而是不停地掙扎和蛻變。「麥當勞化」作為經濟單一化的一個註腳,又豈能再是參考書大書特書之處?
 

這些潮流趨勢對教通識或教育帶來甚麼影響?首先,我們還應該怎樣教全球化?近來課程改革要討論的第一個層面的問題,就是如何整理六大單元。除了以課程本身的脈絡和原則來思考,更需要問的是:我們如何回應這個世代的變化。我們怎樣設計一個有效的課程,來面對這種變革呢?
 

更深一層的問題是,這個世代需要一種怎樣的教育?我們明明生活在一個「麥當勞化」的社會,甚或是教育環境裏(被高度管理、高度標準化,以效率及成本優先),卻不大能用自身的處境,了解經濟文化如何影響社會文化。在我們這個工業時代的教育制度中(以單一標準大量生產),老師的角色是監督和使「產品」標準化,麥當勞化的手段比比皆是。如果世界的趨勢已經不再是這樣,那麼,我們怎樣超越這樣的框架,帶領下一代進入一個具競爭力的年代?近來的課程改革討論中,IES再度成為焦點。在標準化的考試過程中,IES本來是最接近個人化的考核模式。但不巧的是,很多對IES的評論,卻是建基於工業化的教育的標準、限制和需求。那麼,我們如何裝備下一代?
 

「麥當勞化」還是有它的現實意義;它提醒我們,有些全球化的意念如果在經濟或管理上有效,它如受歡迎的商品般,還是可以全球流動。例如人工智能,無論不同的經濟模式或政體,都會被它所產生的經濟、社會以至政治效果所吸引。香港的教育制度,亦難以避免受其影響,例如有企業在香港推出人工智能的教材。但如果我們堅持以工業時代的標準化模式看世界,以同質化的模式要求學生,我們怎回應這個個性化的世代?最後,如果我們相信人工智能將可以針對對象的需要而作出回饋,那麼,老師的角色將變成怎樣,我們對教育場景可能發生的變化沒有想象的話,將如何帶領學生走下一步?如果老師的定位將會不同,課程的規劃又應該怎樣回應?


陳樹鳴老師
天主教母佑會蕭明中學


由新區新校做到舊區舊校,由舊學制教到新新學科。雜讀為尚,亂寫為樂。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
Blog: johncoal.wordpress.com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