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9-04-16   |   周子恩老師

逆水行舟?反思香港教育制度能否回應21世紀需要

我先問各位讀者一個問題:對於「21世紀核心素養」這組詞彙,你有什麼認識?

 

隨着全球化的競爭加劇,為保地區優勢,各地政府、商界、學界乃至不同界別人士都奮力進行「人才戰爭」。除了在全球各地爭相拉攏專才外,銳意進行切合未來社會的教育改革,亦是當中主要戰場。過去二、三十年,全球的教育界就上述概念已進行一系列研究及討論,而背後的目標當然就是希望制訂適合未來世界需要的教育標準,以迎合「工業革命4.0」、「新型智慧型工業世界」的挑戰和需要。

 

一言以蔽之,昔日工業革命年代以分科專業為傲的菁英,已無法應對未來世界的發展;皆因在服務型經濟的大環境中,工業生產不但要求生產過程的精準度和自動化,更需要懂得利用大數據分析海量的客戶資料,令「需求客製化」,即能直接提供充分滿足客戶不同需求及變化的產品及解決方案,甚至利用電腦預測分析數據,包括天氣、運輸、耗材存貨、市場調查分析等,精確地計算現有資源適時調度生產流程,進一步減低成本與浪費。

 

與此同時,具備資訊素養,兼備數碼通訊科技能力,懂得與人互動溝通、多元協作及人際關係管理,變得愈來愈重要。傳統特定技術或專業技能,如會計、法律固然重要,但21世紀真正的社會菁英,理應掌握上述「應用技能」或是軟技能(soft skills),能夠靈活適應不同崗位的需要,並懂得不同領域的基礎知識。換言之,多年來學校教育建構的分科專門模式,必需進行重大變革,加上上述的種種技能。

 

為回應上述需要,教育學家米高‧富蘭 (Michael Fullan) 及瑪莉亞‧蘭沃 (Maria Langworthy) 提出「深度學習」理論,提倡傳統以學科知識為主的學習模式,應該逐漸轉移至以學習過程為目的,並發展學生創造和應用新知識的能力。他們後來更於 2013 年,在「4C」理論的基礎上,即創意(Creativity)、溝通(Communications)、協作(Collaboration)及明辨思維(Critical Thinking)的能力,加入品格培育 (Character)及公民教育(Citizenship),擴展為「6Cs」架構。

 

上述概念,引起全球各地政府的高度重視。根據程介明教授在「21世紀——能力?素質?素養?」一文中分析,各地為提高競爭力,不單以上述內容為架構,更按各國國情和實際需要加入不同的成分。下表所列舉的正是文中提及的部分內容:

 

國家/地區

相關綱領

美國

21世紀技能

(21 Century Skills)

  1. 核心能力(即讀、寫、算,合稱3R)
  2. 創新與學習能力
  3. 媒體、資訊、科技能力
  4. 生活與職業能力。

新加坡

21世紀素質

(21 Century Competencies)

  1. 成為自信的人
  2. 自主的學習者
  3. 主動的貢獻者
  4. 有心的公民

台灣

全人教育目標

  1. 啟發生命潛能
  2. 陶養生活知 (識) (技) 能
  3. 促進生涯發展
  4. 涵育公民責任

日本

生活之熱忱

(Zest for Life)

  1. 「基本能力」(語言、數學、科技)
  2. 「群體思維與解題能力」(定題解題、邏輯批判思維、高階思維與適應能力)
  3. 「為世界工作的實際能力」(主動性、人際關係、社會參與、建設可持續未來的責任心)。

 

由培養能力的舊有框架,進而指向學生個人的「素養」與「個性」培育,明顯地,這場浩浩蕩蕩席捲全球的教育改革,並不止於小修小補,而是一次範式轉移。

 

 

逆水行的香港教育改革

 

猶記得早在1999年教改在香港啟動時,當局便曾提出九種共通能力 (即溝通能力、協作能力、運算能力、運用資訊科技能力、研習能力、創造力、批判思考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自我管理能力) 的培養。表面上,香港政府和其他各地政府一樣重視教改之發展。2018年,教育局楊潤雄局長亦公開指出,為回應愈來愈複雜之世界變化,香港推行了「學會學習」課程改革,望能「培養學生的全人發展、正面價值觀和態度,以及學會學習的能力,以達到終身學習的最終目標」云云。

 

然而,較早前洪昭隆老師在「通識科改革真的要重回考試主導模式?」中提及,有報道指教育局轄下之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建議通識科進行課程改革,以及其他核心科目「減量」之建議,正好反映當局似乎有意開歷史倒車。基於種種原因,近年各科之校本評核部分已經逐步被削甚至被刪,如果連通識科的「獨立專題探究」(IES)都被消失,請問當局又何以評估學生之共通能力?

 

同理,以往高考中文科口試,利用小組討論考核學生之溝通應對能力,再以個人短講考核組織結構等能力,兩者本來相輔相成,可惜文憑試忽然轉考朗讀,大搞正音正字,其後又在大量業內反對聲中刪除朗讀部分,卻未有乘機撥亂反正加入個人短講之類。現在坊間又盛傳當局可以刪減中文科之聽講部分。如果最終落實執行,敢問當局從何評估學生之口語溝通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愈來愈多本地學生,尤其家境較好的一群轉到直資學校就讀,並以轉考國際文憑預科課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IBDP)為風尚。觀乎由必修的核心科目(DP core)及六個不同範疇的選修科組成之IBDP課程,其結構正好覆蓋程介明教授文章提及之核心素養。當中尤以核心科目(DP core)最具特色:

 

知識理論

Theory of Knowledge(TOK)

 

主要學習基礎的知識及分析證據。

 

評估方法:完成口頭報告,撰寫及提交一篇1,600字的論文

延伸論文

The Extended Essay (EE)

 

學生自選一項議題進行探討,過程中學生須與別人交流意見,並在一位監督老師協助下撰寫一篇約 4,000 字的自訂題目論文。

創意、行動與服務

Creativity, Action, Service (CAS)

 

學生須參與最少一個團體活動,及進行不同類型的實踐學習。

 

「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道理,在學者跟辦學者都應該清楚明白。要為我們的下一代塑造一個合乎21世紀核心素養需要的學習環境,絕對是知易行難的事。除了提供硬件設施,更重要的其實是文化環境的構建,但願為官者真能明白這一點。


周子恩老師

港大中文系畢業,中大文化研究碩士,浸大青年輔導學碩士,早年專研本地電影及現代文化理論,曾從事編譯工作。業餘從事文字創作,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作品見於<信報>、<經濟日報>及香港獨立媒體。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