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9-04-23   |   創新力量

要知道世界是可以改變的

盧英敏老師 (裘錦秋中學(元朗))

 


2007年,大大力,開始飛。

 

開始是這樣的:

 

我一直獨自一人在學校搞戲劇教育:嘗試在課外活動的戲劇學習中,讓學生明白他們不必一定要按着書本、按着大人的說話來成長,我們可以自己嘗試去走自己的路。

 

一屆又一屆,一代又一代,我教出了好多好學生,這一度讓我躊躇滿志,覺得自己是個好老師,因為我會把很多很多課後的時間投放給我的教育理想。

 

2015年,話劇組、舞台監督組、校園電視台的慶功,辛苦到癲,開心到癲,學到很多很多。

 

這樣的日子過了三四年,我發現這些在課外活動表現卓越的學生,在課堂學習上卻興味缺缺,學習動機低下、學習表現不濟。這讓我陷入深深的思考,為什麼他們在戲劇學習上動機這樣高、表現如此出色,卻不能遷移到他們的課堂學習?

 

我開始把戲劇習式應用在中文課堂上,嘗試告訴學生,學習中文可以很有趣。學生們對於我這些戲劇教學的課堂都感到很有意義,他們真正地投入學習,投入我藉着課文帶出的人生思考。那時我又覺得自己是一個好老師,因為我做到少年時代,我傾慕的老師常常扮演的角色:在課堂上騰出空間帶領學生思考人生。

 

這樣的日子又過了一年,我發現那些在我的戲劇中文課上具有高學習動機的學生,上其他中文老師的課,卻又是那副死氣沉沉的樣子。自高自大的我以為自己很懂教學法,向科內同事推銷使用戲劇教學法的好處,然後很多有心同事嘗試在課堂使用,一一遭遇難點後,逐個逐個意興闌珊。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自己是多麼幼稚,以為一種方法可以改變所有教育現場。我陷入更深層次的思考,到底如何才能促使教學方式的轉變發生?

 

2017年5月。那天很癲:MAPS文言教學公開課、iPad教文言公開課、藝術欣賞會……

 

我緩慢地摸索中文教學上的不同可能性。我嘗試使用電子平台與學生進行文言學習;嘗試在課堂上進行分組競賽;嘗試吸收台灣的先進教學法如學思達、MAPS;嘗試錄製片段實行翻轉教室⋯⋯我發現學生的多元遠遠超出我的想像:不同學生對不同的教學法有不同的反應,已掌握十八般武藝的我縱使刀槍劍㦸運轉如意,但單兵作戰豈能致遠?

 

我靜觀不同同事的優點:大家的語文教學功力深厚,對文學創作賞析抱有熱誠,善於引導學生用朗讀感受作者創作的情意,對啟發學生寫作擇善固執⋯⋯我赫然發現,值得我學習的同事太多了。我決心就大家的專長,研發一些大家喜歡使用的教學方式。

 

其實開始不是想做這個的,有點類似可樂的發明本來是為了造咳藥水……

 

2016年夏天,看見好同事陶綺琪老師為教初中三年的班別,自費印刷班本文學結集,令自詡推動學生文學創作略有心得的我汗顏。我思考如何讓學生可以在課堂上進行文學創作,這樣一定能夠提升他們的學習興趣,也能夠讓他們有渠道表達自我。研發過程中,跑出了「班報」這個半成品,但我還是覺得可以做得更圓滿。

 

向陶取經後,又找文學科主任李紹基老師(四哥)傾談,從冇米粥開始煲:不如搞文學散步,讓學生有不一樣的文學體驗,再進行創作,一定事半功倍。然而大部份的文學散步活動,都在校外進行,這意味着參與人數一定不多,與我當初構想人人都創作的良好願望相違背。我在想,不做遠的做近的文學散步可不可以?做元朗區的文學散步可不可以?做天水圍的文學散步又可不可以⋯⋯最後想到這一句:不做校外的、做校內的文學散步又可不可以?然後,大家對我說當然可以。

 

用Word做的小冊子,因為簡單,大家也容易跟容易改。

 

反正去看文學散步的風景,與作者當時所看的也未必一樣,我不如就地取材,在校園內找一些與作者創作時相關的元素,讓學生走出課室用五感與文本、與作者作心靈上的交流。我們用了半年時間準備,在2017年的春天,我說服了另一位任教中三的老師傅,林永順老師,跟我和四哥一起在課堂上把整級中三帶出課室,與校園內的花鳥蟲魚共享文學的時光。再給予學生創作空間,和他們一起欣賞每一個人的作品。

 

效果出奇地好,老師與學生都經歷了前所未有的體驗:大家都發現中文學習可以有這樣美麗的面貌;大家都發現原來使用文學的眼睛去看校園是這麼美的;大家都發現教與學其實充滿彈性與空間,不必一定拘泥於課本和考試。

 

這次嘗試,啟動了改變的發生。

 

兩位科主任李劍崑老師、陳茵老師對我們的嘗試給予莫大的肯定與支持,決定在2017–2018年推廣到整個初中中文,三級分別發展不同的校園文學散步路線,交織出美麗的校園文學散步地圖。更大刀闊斧地在本來的課程進行剪裁,甚至連測考卷數也有所刪減,大量增加了學生文學閱讀與創作的時數,強調展現作品、互相切磋的學習氛圍。整個中文科一條心為學生重新設計課程,注入文學創作的活水。

 

我們甚至想像,有沒有可能把讀書會、圍讀名家作品也放入課程。在大家開放的態度下,竟然有讓我們找出了方法,分別在課堂上舉辦《中學生文藝月刊》的圍讀活動,乃至當代散文、新詩,甚至武俠小說的圍讀與分享。最重要的是,這些教學設計看似不直接對焦應試能力,卻成功提升了學生的學習動機,讓他們真正自發地投入課堂,愛上中文學習、愛上文學創作,從而提升他們的應試表現。

 

我設計的作家圍讀課堂,只用幾十元造條banner,播首《萬水千山縱橫》,一起暢談金庸!

 

回到之前說的,我希望可以讓每一個學生的文章,也刊印在他們的班本文學結集。2017年春天的校園文學散步中,我失敗了:來去太匆匆,出來的創作有不少真的貽笑大方,勉強結集反而留下一個奇怪的回憶。那年我總結經驗,覺得需要持續地讓學生創作,才可以人人都有自己滿意的作品。

 

到了2018年的夏天,我外出進修,留下了一個點子予中文科同事:在考試之前,找兩堂中文堂,着學生在一整年的文學創作、寫作訓練中,篩選出自己最滿意的一篇作品,重新抄謄一次,畫上插圖,編好目錄,收集後拿到校外的影印店,印刷出班本文學結集。

考試拿了51分還是63分,在十年後早忘了,但文章印在這裡,學生卻會一直記住。

 

師生同行,一同成就了一部又一部美好的回憶。在本年度初中中文總結會上,我按耐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誠摯地感謝所有中文科同事、兩位科主任對陶、四哥和我提出點子的信任,並同心協力地完成了以上種種中文教學的創變。我知道當初的想法是對的,不必生硬地套用外間的教學法,只需小步子走,讓師生都感覺舒服,改變會在不知不覺間完成。

 

花了一些時間整理這些,是為了告訴自己一件很重要的事。在完成10星期創新教師力量的進修後,我和不同的人談論了許多有關改變的問題,有些人認為改變的路途上有許多困難難以克服;有些人認為在客觀大環境未有改變的前提下,為改變所作的努力將是徒勞無功的;有些人認為自己已經為改變付出良多,無奈身邊認同自己的人太少,曲高和寡⋯⋯

 

我知道這些都是事實,也明白自己的力量很微小。但,我願意走這一步,從自己出發,試驗可行的方法;從同行者的角度出發,思考他們可能遇到的難題,並找出方法讓他們便捷地處理;從受眾的角度出發,設計出讓學生感覺自己學習對他們的人生充滿意義,提升內在動機。

 

要知道世界是可以改變的:如果我們的信念是對的;如果我們找對了解決問題的方法;如果我們是我們,而不只是一個人。

 

大大力地飛,就飛得起。我堅信,也邀請大家一起飛,飛得更高,飛得更遠。

 

 


關於盧英敏老師

參加「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成為創新教師夥伴,裘錦秋中學(元朗)中文及藝術教師,決心委身教育,執意教育創新。他相信無論是教師及學生,只要大大力地飛,一定飛得起!


創新力量
復活節特稿「創新教育」系列

2019年復活節假期間,「集師廣益」刊載由探討專業創新的老師社群平台 -「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的文章分享。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