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9-05-20   |   

兒童想「打工」,可以嗎?

 童年   獨立   監管   兒童權利   童工   

陳效能(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

 

最近有機會跟一些中學生交談,發現當中不少學生缺乏一些在香港生活的基本知識。我想跟大家分享我跟一位14歲男生的對話內容。

 

這位一臉稚氣的男生因為對父母的監管非常反感,他十分渴望能盡快可以經濟獨立,脫離家庭。

 

男生:   香港是否年滿16歲才可以打工?

我:      香港有關於僱用兒童工作的規例,你可以上網參閱有關資料!你
             打算找什麼類型的工作?

男生:   可能是茶餐廳樓面或便利店之類吧!

我:      你知道這類工作的工資如何?

男生:   一、兩萬元吧?

我:      要全職才有機會賺取到這個工資,你是否預備退學?

男生:   當然不是,起碼要中學畢業啦。

我:      如果只是課餘時間打工,要多少工資才可以搬離現在的家?你打
             算自己一個人住,還是跟朋友一起住?

男生 (一臉惘然):不太清楚啊!

 

 

原來在資訊垂手可得的時代,他還是什麼都不知道。包括一般租金、水、電、煤氣、寬頻、管理費、薪俸稅及免稅額的大概支出等。然後,我們又談到為何某些工作的薪酬比其他工作高那麼多,為何政府要徵收那麼多不同的稅項,立法會近期為何大亂等……我們不經意地東拉西扯談了三個小時。得出結論是,他要離家獨立是幾乎不可能的事,世界很亂、很複雜,他又太多東西不了解,所以除了留在家外,他別無選擇。

 

與朋友談起跟這位男孩的對話,有的覺得匪夷所思,有的表示當下的年青人太幸福,然後都不約而同地說,今天年青人怎麼只是掛著打機上網等玩樂事情,何等不濟,「想當年」他們自己如何十多歲已經要照顧弟妹之餘,又要半工讀等(下省300字)。

 

在一般人眼中,這位男生是一個「細路」。但在50年前,處於跟他今天相若社會階層的14歲的男孩就不是細路,而是一個具有生產力的年青男性,投入經濟活動是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而今天的14歲男生則仍然處於「童年」的階段,法例對兒童就業規定十分嚴格,未滿15歲人士必須得到父母同意方可就業、未完成中三不可全職工作,工作性質和時間也有特定限制(註1)。有關法例的目的,是要保障兒童及青年有接受基本教育的權利,以及防止他們受到無良僱主的不合理對待。研究童年的社會學家認為,童年(childhood)不應只被看作個人發展的一個過程,而需要被理解為社會建構的一個現象。童年的意義及有關的規範會因應社會發展而改變,反映社會對被認定為「兒童」的人士所投射的想像、期望、約束和監控等(註2)。例如這位十四歲的男孩,他之所以對生活實況欠缺認識,是因為這不是「他的工作」;作為學生,他的責任是「讀好書」而已。從這社會學的角度,檢視現時本港有關僱用青年及兒童的條例,不只讓我們看到這些條例在保障他們的權益,同時也看到「現行的教育制度和家庭制度必然對兒童有利」這個假設。但對於那些未能適應現行教育制度、每天在學業壓力、家庭關係欠佳的境況下生活的兒童和青年來說,我們的社會又給予他們什麼的選擇?

 


註:

1.僱用青年及兒童的法例規定

2.Corsaro, W. (2015). The sociology of childhood (Fourth ed., Sociology for a new century). Los Angeles: SAGE.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