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3-03-11   |   文潔華教授

藝術館的多重功能

文潔華教授(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學課程教授)

安地˙華荷作品展在香港藝術館舉行,藝術館隆重其事,以「安地華荷十五分鐘的永恆」為慶祝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十五周年的藝術節目之一。館方早已在藝術教育方面著手,推行連串深入淺出的講座,特別注意華荷作品能引伸的、關於消費社會及藝術價值問題的探討。

問朋友對華荷的作品在港展出是否感到興奮,她搖頭說在歐美地方早已看過華荷的展覽多次了,包括大小專題及巡迴展;有些展場的確做得比較好,但對香港的場地她卻坦言沒有信心。她說不出原因來,但就提到氣氛、文字、佈置及述說的方式。我倒不會未看便一口咬定,且真曾看到藝術館工作人員的全力以赴,只是不能不否認,藝術館之間確實有著從經驗到視野上的差別。

每次到倫敦,幾乎都可以從國家畫廊、泰特現代藝術館、維多利亞及阿爾拔藝術館等的展覽中得到滿足。近年看V&A的「現代藝術」專題,國家畫廊的「提香三幅」等便是例子。從文字敘述及展品中所獲取的濃縮知識與經驗,精簡扼要,有時且極視聽之娛。編輯功力確實應記一功。同樣是畢加索的展覽資料,在上海翻譯成粗糙生硬的中文便不是味兒,當然還有燈光的調控以及安靜、克制的觀眾,能帶人一起進入博物館或展覽廳營造的世界裡。當然,我們沒有忘記博物館早期是怎樣形成的,以及它在後來的殖民歷史裡懷著怎樣的目的。博物館的氣魄,可以是文明的積澱,也可以是掠奪作為己有的成果。

博物館是美感、記憶、政治與身份認同的總和。展品附帶的文字,塑造了知識、自豪、傲慢、偏見以及個人和群體的自我認知。策展者及其意念,創造及鞏固了約定俗成的意念和儀式。博物館及藝術館的收藏品及展品,近年被博物館學者視為權力的展示與遊戲,有關的詮釋,改寫著觀民的價值理念,包括文化、美感,甚至政治的議題,這些都蘊涵在一個博物館的驕傲裡。較為學術的說法是這樣的:藝術博物館以其展示的視覺圖像、符示及信號,結合系統性的意義陳述,描寫當代社會中個體和族群的想望與信念,同時編寫、同時又在複述與說服;它甚至可以把在競爭中的文化身份擺平,挑戰舊有的,重組新的身份並使之得到認同。這種藉展品及歷史藏品進行的展示及佈構,被視之為一種「含蓄的文化政策」。

現時博物館及藝術館已被形容為劇場,其主題公園式及以高票房為務的展題,使人遠離現實,並藉互動的習作及設計,使生產現實的館展作用著更多元性的功能。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