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3-11-05   |   陳樹鳴老師

言論自由的界線?(上)

 言論自由   公權力   評論   真理   網絡   社交平台   

評論有沒有自由?在言論自由的社會,我們多認為想說就說,不用多想。尤其是在沒有記名制度的網絡世界,匿名制度保障了不少人對政府利用公權力進行審判的恐懼,放膽指出政府問題。當中國政府推行網上實名制的時候,在香港的評論人都視之為洪水猛獸。

 

這種論調的起點,是相信在社會裏「真理越辯越明」。越多的討論會讓越好的意見脫穎而出,讓社會從中找到最好想法。

 

然而,這個自由至上的論調,受到科學家們的質疑。美國著名科學雜誌《大眾科學》(Popular Science)宣佈,他們於九月起會關閉雜誌網站的評論功能。有科學家發現網站上越來越多人以煽動性及不客氣的言詞留言,他們問,這些留言會不會影響人們對文章內容的理解?

 

於是,他們進行了一個實驗。實驗讓上千名的受測者閱讀一篇關於科學技術的網誌,隨之分成兩組,一組的留言多屬侮辱性,另一組則為較斯文的評論。實驗顯示,留言較具侵犯性的,受測者對文章的理解會各走極端,只要評論者多留下一點人身攻擊,受測者都會質疑自己是否看輕了事情的負面影響。

 

換句話說,科學家們認為這些冒犯性的評論不但沒有鼓勵溝通,反而令同意與不同意這些科學報導的讀者鴻溝拉闊,讓人進一步質疑科技甚至科學的可信性。他們認為,既然評論者會讓讀者對科學產生動搖,而讀者這種改變會影響公共政策(例如公共衞生的政策),而政策會影響到科技資助及發展的時候,那麼,關掉評論功能似乎是合適的選擇了。

 

讀者或會反駁,這豈不是減少了與論敵溝通的機會?說好的「真理越辯越明」呢?編輯在文章的結尾說:網絡平台有很多,不直接在我們的平台上給我們回應,還有其他社交媒體,論戰不一定要在我們的版面上進行。這樣,公眾的討論還不是一樣進行?他們豈不是掩耳盜鈴?

 

但掩耳盜鈴的會不會也是反駁的讀者們?一般人的社交平台無論如何也是以朋友為主,尤其是當用戶可以friend和unfriend其他人的時候,我們畢竟還是活在一個與自己的文化或價值觀相同的圈子裏。幾次論戰後,意見不同的人選擇的多不是真理,而是絕交。結果是,類似的意見在保持交往社交圈子裏迴盪,像在回音室裏,最後只是價值觀雷同者之間的「真理」越來越明白,相反的意見則更容易被排斥,對立於是更明顯。

 

這樣看起來,網絡只帶來自由空間,卻沒有理性和開放;而由於自由往往被濫用,討論往往流於感性和情感宣洩,更限制了不同意見之間的交流,結果是封閉。對刻下的香港而言,興許是建制與保守人士常常提及的問題:爭駁如何妨礙香港發展,而他們大可以借此說,香港的撕裂正源自於他們口中的謾罵;而內地的網絡實名制看起來也似乎不是問題;於是我們當問的是,到底自由、理性與開放三者,有沒有矛盾?下次再談的,會是民主社會與非民主社會之中,言論自由的意義和價值有甚麼不同。

 


相關連結:

言論自由的界線?(下)  (2013 – 12– 03)

 


陳樹鳴老師
天主教母佑會蕭明中學


由新區新校做到舊區舊校,由舊學制教到新新學科。雜讀為尚,亂寫為樂。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
Blog: johncoal.wordpress.com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