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3-12-02   |   黃洪教授

消滅貧窮與滅貧的目標 (二) -- 香港貧窮的成因

 香港   貧窮   貧窮線   扶貧   滅貧   經濟結構   全球化   勞動力   在職貧窮   社會保障   社會排斥   社會資本   價值觀   

黃洪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上文提到「財富差異」和「貧窮問題」常被混為一談,因而出現「滅貧是不可能」的看法。消滅貧窮並非不可能,但先要針對貧窮的成因,才能對症下藥。以下的文章,筆者會嘗試從宏觀、中觀及微觀三個不同視角解釋香港貧窮的成因。

 

香港貧窮成因

宏觀視角

從宏觀的視角來分析,香港貧窮問題由以下三項互相關連的經濟結構成因所導致:

 

第一項因素是全球化下資本的流動性愈來愈高。大量的香港以及中國資本在中國內地和香港之間流動,香港與中國同時成為全球化經濟生產體系的一部份。香港生產資本大量移出,而金融資本大量移入,促使香港經濟急速轉型。金融資本尤其是熱錢的流入則令香港的資產價格大幅上升。香港出現高地價、高樓價及高租金的情況,令窮人必須將更多開支放在房屋上,房屋成為窮人生活的重擔。

 

第二項因素是經濟結構轉型導致勞動力市場出現重大轉變。九十年代大量勞工由製造業轉到服務業,去工業化與職業白領化,令傳統製造業藍領勞工失業上升,工資增長緩慢。廿一世紀初服務業部份工序外移,加上自動化以及電腦科技的發展,亦造成中層技術及文職人員出現「去技術化」及「降級化」的趨勢。勞動力市場逐漸出現兩極化,形成層級化的勞動力市場。

 

第三項因素是勞工在勞動力市場向下流動多於向上流動。不單中層技術及文職人員出現降級化的趨勢,新增基層職位亦多屬散工、臨時工、合約工、兼職工、外判工等邊緣工種。勞工一旦面對失業或就業不足,一方面,很難重新就業;另一方面,若重新就業,就要被迫接受這些非正規工種成為邊緣勞工。大量基層勞工遊走於「失業」、「開工不足」與「在職貧窮」的狀況,成為不受保護的邊緣勞工。當經濟出現下滑時,勞工多面對失業,尤以男性勞工的情況最為明顯;而經濟復甦時,勞工,尤其是女性勞工,被迫接受低工資的職位,成為在職貧窮人士。

 

除了上述三大經濟結構成因外,亦有三大政治原因導致香港貧窮問題的惡化。首先,香港的政府缺乏民意授權。無論是特首以至部份功能組別的立法會議員至今仍非由普選產生;可以說,無論是殖民地政府以至特區政府均缺乏管治的合法性與威信。為了有效管治,工商界成為政府最重要的支持力量,香港政府從殖民地時代開始經已傾向維護工商界的利益,在重要政策推行時通常要得到工商界的支持。可是,香港工商界一直非常保守,無論是修改勞工法例、設定最低工資及退休保障制度,均採取反對的態度,認為這些制度會增加營商成本。工商界的反對與拖延,亦成為政府未能下定決心推行消減貧窮政策的借口,令香港貧窮問題惡化。

 

第二項政治因素是香港政府的管治哲學。殖民地政府最重要的管治哲學是「積極不干預」原則,一直強調政府不要過份積極介入經濟。因此,被批評為當勞動力市場出現失業或工資下降的情況時,政府亦不會對某些行業進行資助以免扭曲市場運作。

 

第三項政治因素是特區政府要遵守基本法中有關低稅制以及財政收支須平衡的理財原則。在經濟下滑時,政府的稅收減少影響經常性收入隨之減少;再者,由於香港經濟偏重金融及房地產,若賣地及印花稅的收入下降時,政府預算更大機會出現財政赤字。面對赤字,政府則需要壓縮社會福利以至其他社會服務(如房屋、醫療)的開支。政府社會福利尤其是社會保障開支的壓縮,亦是令香港貧窮問題惡化的成因。

 

中觀視角

從中觀的視角來分析,可看到香港貧窮問題的動態成因,明白貧窮為何持續。社會資本的弱化以及對邊緣社群的社會排斥是造成香港貧窮問題持續的重要成因。

 

貧窮既造成社會資本的弱化,而社會資本弱化又反過來令貧窮狀況持續,兩者形成惡性循環。八十年代香港去工業化,導致勞工的工友網絡弱化,成員間的資訊和資源一同縮減,大大減低工友網絡在介紹工作、經濟支援及情緒支援的作用。社區的街坊網絡也因舊區重建及要搬入新市鎮而消減。失業及貧窮人士的社會網絡出現同質化,熟悉的親友亦多是失業及貧窮人士。因此,失業及貧窮人士較少機會從親友網絡中得到經濟支援,或可以由親友得到尋找工作的訊息與途徑。所以社會資本的弱化與同質化又反過來令貧窮人士的貧窮狀況持續。女性有較多朋友可以提供情緒及社交支援,男性長期失業者社會資本弱化與貧窮互為影響的情況更為明顯。

 

貧窮與社會排斥亦是互為因果。貧窮引致生活的匱乏,亦帶來精神的壓力與緊張,容易導致貧窮人士自我孤立;而另一方面,社會排斥又進一步令那些貧窮的弱勢社群與主流社會愈來愈疏離、缺乏人際交往,導致人際網絡的解體,使到這些弱勢社群脫貧更加無望,貧窮狀況不斷持續。基於定型及歧視,香港不少社會人士對新來港、綜援受助人、少數族裔等社群採取排斥的態度,使到這些被排斥的社群難以脫貧。

 

微觀視角

從微觀的視角來分析,個人能力與價值觀是導致個人貧窮的成因。個人的人力資本不足,較難找到工作,及較容易變成失業,而且薪酬亦會較低,將使到個人及家庭更容易成為窮人。由於教育水平影響人力資本,所以教育水平的高低是決定個人日後社會及經濟地位的關鍵,所以香港政府視發展教育為人力資本的投資,是香港扶貧政策的基礎。除了發展基礎教育及大學教育外,政府亦針對失業的青年人,開展不同的青年訓練計劃,包括「展翅計劃」、「青年見習計劃」及「展翅青見計劃」。不過,單單改善勞動力的供應,而不嘗試增加對勞動力的需求,結果不單徒勞無功,效果可能更適得其反,只會制造更多求職的失敗者或在職貧窮青年。

 

就個人的價值觀和文化而言,香港人過份的自立文化與香港社會的標籤效應也令貧窮惡化。香港政府強調政府的服務是作為最後的防線,是當個人及家庭無法發揮功能時才作出補救性的介入。這一方面強化了傳統的自立文化,另一方面亦造成「標籤效應」,將接受社會福利者建構成為「最不能自助者」的弱勢社群,是應該動用社會資源來救濟的一群。可以說,這是「建構的自立」。這令部份貧窮人士不願意領取綜援,亦不願接受政府其他的協助,令他們處於孤立的處境,生活非常困苦。

 

以上是對香港貧窮成因的分析,要有效消減貧窮,滅貧政策必須先設定具體、可量度、可操作的減貧目標,而下一篇文章將會就具體的策略及計劃提供一些可行的建議和參考。

 


延伸閱讀
 

黃洪:消滅貧窮與滅貧的目標 (一) -- 消滅貧窮並非不可能

黃洪:消滅貧窮與滅貧的目標 (三)  -- 訂立減貧目標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