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4-01-09   |   周子恩老師

誰「製造」我們的孩子

 兒童    教育    權力關係    德育    道德    兒童觀    兒童權利    尊重    香港    父母    成長發展   
近日,有關目前學前教育及幼稚園課程是否太深的問題忽然成為城中熱話,一連串相關新聞特輯及報導更令議題進一步升溫 (註1 -3)。然而,直到目前為止,坊間評論的角度仍然傾向針對「怪獸家長」,反而忽視一個更根本的問題:兒童與成人的權力關係,實在可惜。

被建構的兒童 (constructed child)

在古代社會,人類並沒有明確的兒童觀。他們尚未能有意識地發現及理解兒童與成人的根本區別,因此兒童一直被視為「小大人」,並處於從屬地位──普遍而言,成人並不信任兒童可以透過自身的生活經驗發展潛能,他們認為教育對兒童是必要的。

在儒家文化當道的傳統東亞社會,兒童更被視作父母的財產。於是,父母可以隨一己所好決定子女的命運,甚至動輒打罵子女。道德倫理、綱常規範等傳統儒學概念進一步強化兒童在家庭、社會中的地位。沒有自己獨立人格和缺乏主體性的兒童,只能被動地認識、理解、學習成人世界的各項事物。他們無法保障自身的各項權利,或淪為光耀門庭的工具。

類似的情況在16世紀以前的歐洲亦普遍存在。事實上,中古世紀以來的所謂西方教育,不啻是為貴族而設的統治工具。為了區隔不同階層,並乘機培養優秀的領導人才,當時的教材內容主要針對禮儀訓練,或透過教授聖經,強化貴族階層的「德性典範」。

當時針對一般人的所謂教育,不過是一連串長輩說教、道德訓誡,再加上一些實際生活常識的單向灌輸而已。

具有建構能力的兒童 (constructive child)

隨著強調尊重人及其主體性的西方人文主義的興起,教育的功能逐步改變成以兒童的人格發展為首要任務,現代的教育家提倡兒童身、心、靈全面均衡發展,並嘗試照顧個人身心特點及個別差異。教育家亦嘗試引入科學化之概念,令課程內容變得更符合兒童的成長發展需要。

就以人類社會一向重視的德育為例,其中最著名的有讓皮亞傑 (Jean Jacques Piaget ) 的道德發展二期論 (Development of moral judgment )。根據其理論,5歲開始是兒童的「他律期」:他們服從權威遵守規範,其道德感以行為引起的後果為準則,不考慮個人意向或是非判斷,而11歲是自律期的開始:兒童開始有設身處地思考的能力,也考慮動機,並明白道德規範的重要性。

事實上,類似學說改變了以往將成人世界的規範直接向兒童灌輸的習慣。而兒童觀 (beliefs on children) 的出現亦徹底扭轉了成人對兒童的想像和態度──即使兒童是受教育的對象,教育的內容及方法,乃至過程中互動關係,亦成為教育工作者必須小心處理的課題。

最重要的是,兒童在整個學習的過程中正式成為主角,而他們與生俱來的個人學習能力亦備受肯定。

香港兒童血淚史

透過與上述人類教育史作比對,我們自然可以明白香港兒童地位在整個社會發展過程中的轉變。

如同生產力水平低下的古代社會,香港低下階層的兒童很早就需要被迫參與艱苦的勞動生產。根據劉千石《從難民到工會領袖》(1999) 一文,在60年代,兒童在工廠每星期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二小時:

「那裡的環境十分惡劣,棉屑四處飄浮,空氣中滿佈塵埃;每當我走進工場裏,頭髮就會因沾上棉屑而變得全白……工廠裏有些女工肯定是非法的童工。她們很想找到工作,因此用母親或姐姐的身份証來應徵。她們的工資比我的低得多,是名副其實的剝削。」

明顯地,當時的香港,仍然是一個欠缺兒童基本權利的開發中社會。

隨著社會日漸進步,七、八十年代的香港社會逐步落實《兒童權利宣言》等一系列以國際標準為原則的基本精神,港人不僅致力保護兒童健康,為他們提供基本的營養、居住、醫療的基本條件,更為兒童提供平等的教育機會──不少志願機構加入開辦天台學校,並增建小學,為低下層兒童提供基本的教育服務。直到1971年,港府實施普及教育政策,並為香港適齡學童提供免費小學教育服務。7年後,香港正式推行3年中學免費教育,確立9年免費教育制度。

可惜的是,儘管在表面上,香港社會已經很重視兒童的基本權益,但實際上,香港整體社會普遍仍缺乏對兒童的人格、意願和興趣之基本尊重。長久以來不重視兒童研究的情況下,兒童仍然無法尋回應有的主體性。社會需求,尤其工商界對勞動力的要求仍然支配教育政策的方向。一些本來針對兒童發展特質而出現的教育理論,反而被有心人扭曲成對兒童進行「特訓」的理據。 

當中,尤以最為港人所熟識的哈佛大學學者加德納(Howard Gardner)的多元智能理論影響最深,就連著名動畫作品麥兜卡通 應徵篇亦曾經就此作出諷刺。

小結:
本文所言,並非以今日的我打到昨日的我,或試圖替怪獸家長說項(見魔鬼怪嬰與怪獸大學);反之,當我們純粹將社會問題的責任放到某一持份者身上而忽視了背後的全景圖及歷史脈絡,則所謂分析/評論並不能真正反映有關問題的成因,更遑論糾正當中的錯誤了。


註:


周子恩老師

港大中文系畢業,中大文化研究碩士,浸大青年輔導學碩士,早年專研本地電影及現代文化理論,曾從事編譯工作。業餘從事文字創作,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作品見於<信報>、<經濟日報>及香港獨立媒體。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