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4-04-04   |   蕭皓聲老師

香港兒童節消失之謎

被遺忘的兒童節

 

  剛過去的三月,非常紛亂,很少見報章會同一時間設立多個專輯報導。先有劉進圖遇襲事件、後有馬航客機失蹤、繼而台灣太陽花學運。如果再加上中西區區議會抬走議員事件、立法會議員集體訪滬討論政改,以及新的能源結構諮詢,這個三月爆出的通識議題,可真的令人無法追趕。

 

  讀通識,除了不斷追趕突發議題,其實也可以從恆常的事件中發現議題。今天是4月4日,我們不談那些「重型議題」,就簡單的分享一下兒童節。

 

  不過,轉念又想,如今的香港人還會認真看待「兒童節」嗎?以我個人觀察,香港人都不重視兒童節的。不論是香港傳統的4月4日,還是國際的6月1日。這又很奇怪了,香港是一個消費城市,大小商家都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節日去鼓吹消費,但好像唯獨是兒童節,往往都會被人遺忘。

 

香港人不重視兒童

 

  首先,兒童節消失在官方的論述中。原來,4月4日兒童節是中華民國的獨特產物。1931年,教育部長孔祥熙將4月4日定為兒童節,至今天的台灣,兒童節都是法定假期。但1931年的香港仍為英國殖民地,而英國也是到二次大戰後才定每年的7月14日為兒童節。再者,英政府只視香港為一個商貿港,並不會宣傳甚麼假期福利和人權保障,所以香港的官方從來都不討論兒童節的問題。至1949年,中共取代了中華民國,然後定6月1日為兒童節,但1997年中共收回香港的主權後,亦基於一國兩制原則,未有就假期或福利等問題尋求統一。所以,在長久以來,香港人習慣慶祝的4月4日兒童節,都只是民間約定俗成的節日,官方似乎沒有認真的為此作過宣傳推廣,更不曾想過立法成為法定假期。

 

  問題又來了,那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認同的6月1日的國際兒童節呢?為何香港人亦不重視?我認為那不只是兒童節消失的問題,所反映的是香港人對「兒童」概念的消失,嚴重一點來說:香港人不重視「兒童」。

 

兒童權利應包括遊戲的權利

 

  國際兒童節的理念是宣揚兒童的權利。參考於1989年通過的《兒童權利公約》1,兒童權利 (所有18歲以下人士) 的原則包括:公平享有權利 (包括社會政治參與)、該受特別保護、可全面及自主發展個性、獲得教育的權利、不能被剝削 (如人口販賣、童工) 等等。當中,第31條更列明「兒童有權享有休息和閒暇,從事與兒童年齡相宜的遊戲和娛樂活動,以及自由參加文化生活藝術活動」,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進一步解釋兒童的遊戲權,具體應該讓兒童「主導、快樂、自由及隨時隨地」享受遊戲2。

 

  花了如此多筆墨去敘述「兒童權利」,相信各位都不難發現,香港人對於兒童權利,似乎並沒有足夠的重視,尤其是遊戲權利。當香港家長變成怪獸、老虎、直升機時,孩子一歲起讀書,兩歲起訓練面試,三歲正式面對公開試,這樣的環境下,兒童根本沒有遊戲的空間。回應上文的思考,商家對兒童節不熱衷,可能是基於兒童並沒有購買力。賺的就是家長的錢,但家長不關心子女的玩樂權利,所以,倒不如集中銷售與「教欲」相關的貨品吧。是的,那只是教的欲望,家長想教,但從不理解兒童是否需要、是否可以、是否希望學習。兒童節,就此消失。

 

香港對兒童的兩種矛盾心態

 

  我認為香港人對兒童的認知是有兩種矛盾的心態。

 

  一方面,香港人眼中的兒童不是現在式,而是將來式。我們眼中的兒童不是現在在面前的兒童,而是他將來會成為甚麼人。比起他現在應該享有甚麼,香港的家長更重視兒童將來應該成為甚麼,甚至預期兒童可以負擔起一些成人的責任,希望他們能為成為成人做足準備。例如,我們不只考慮兒童今天的遊戲是否快樂,而是會安排一些遊戲,希望這些遊戲是「有用於」他們成為成人。又如初中學生,香港的教育官員都會期望他們成為有識見的公民,能展現出愛國的情懷等等。這些要求,正正是把兒童視為「小成人」,總認為他們要承擔部份成人的責任。

 

  但另一方面,雖說香港人視兒童為「小成人」,但在一些時候,又認為他們不配享有成人的權利。近年,香港有更多學生參與政治活動,較為人熟悉的就像學民思潮。他們勇於承擔社會責任,進入成人的權力領域,表達自己的政治訴求。不過,與此同時,又會有人抱持「小朋友講乜野政治丫,返去讀書啦」的態度,輕視青少年的聲音。另外,在教育上亦沒有足夠的空間讓學生發展自主個性,即使給予他們課程或課外活動的選擇,但由於社會上未有提供足夠多元的行業和職位予青少年,以致香港的學生在高中選科,甚至大學選科時,往往以功利實用為考慮因素,多於依從自己的個性。

 

  這兩個矛盾的心態,反映出香港人一方面在壓縮「兒童」作為兒童的權利,想盡快催迫他們成長,將兒童視為成人;但一方面,又認為兒童始終是兒童,沒有提供足夠的空間讓他們參與成人社會的構成,在壓縮他們的成長。結果出現一些奇怪的青年問題:孩子沒有童年,但又沒有成長。

 

總結:一個三歲的孩子不等於半個六歲的孩子

 

  歐美不少幼稚園會教導孩子接觸自然、群體遊戲、權利和自由等,而且對於兒童節亦會相當重視,給予學生半日假期不用學習,甚至是全日假期。雖然教育的競爭愈來愈激烈,誰也抵擋和逆轉不了全球人才的競爭。但是,無論成人世界如何競爭,也宜多一點關懷兒童的成長是否得到滿足。

 

  英國教育學家Sir Ken Robinson曾提及:「一個三歲的孩子不等於半個六歲的孩子」,如果我們將9歲的兒童視為半個18歲的成人,那是大錯特錯。這樣催谷下的兒童,就如建築在沙堆上的雕堡。假如童年時心靈未有充份滿足,就急於走入成人世界競爭,結果很可能會不堪壓力,就像近期不少調查都指香港學生面對公開試的壓力爆煲一樣。所以,請還給孩子一個童年。

 

 


1《兒童權利公約》條文

2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網站
 

 


蕭皓聲老師
蕭皓聲老師
沙田循道衛理中學


畢業於中文大學歷史系,閒時喜研習文史哲。又因曾經歷高考通識洗禮,深受啟發,故希望把通識科的人文精神和思考素養,薪火相傳。教通識時間愈長,愈感價值判斷的困難,不只需要思辯能力,更希望能令學生有勇氣去作價值取捨。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