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4-05-30   |   陳樹鳴老師

跨國公司怎樣面對經濟全球化?

課本講述經濟全球化,跨國公司都是壞蛋:他們將生產和銷售通往全球,在提取資源的過程破壞環境、生產中剝削工人、運輸時污染環境、推銷和製造浪費的產品、造成大量廢物又推動了消費文化,麻痺消費者,以至我們教與學的過程中都很納悶:生而為已發展地區城市人,彷彿就是原罪。

近年新興的跨國經營的企業也試圖改變這種情況。第一種現象是企業不再只考慮節省勞工成本而將工廠遷往發展中地區。跨國企業開始發現流行文化的全球化不如起初所想的能夠征服全球,而單純的產品在地化,既不能解救企業的壞形象之餘,也讓他們發現傳統的從上而下,與及市場跟銷售點分割的國際分工模式並不可行。新品牌如ZARA已經開始了新的商業模式,直接從市場的銷售數據來決定生產款式和產量,因海外生產並不能回應這種模式,故決定在歐洲生產歐洲市場的產品。

這種就近市場的生產也見諸於工廠慢慢遷離中國的情況。最好的例子是富士康在中國提高福利政策要求後,已慢慢撤出中國。既然成本上升,產業本身對勞工質素要求高,企業寧願減低通往市場的運輸成本來保證回報。因此,剝削發展中國家工人的故事慢慢退場,反而是一些以往被認為是高速增長的國家,例如早幾年被吹捧為金磚四國的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都不約而同地陷入經濟增長放緩的危機。

俄羅斯因國內資源豐富而或危機不明顯,但觀乎近年巴西反世界盃、中國不同地區的罷工與印度的新聞,都在在指出他們正陷入一種所謂「中等收入陷阱」。隨著科技發展,這些國家的廉價勞工優勢一方面被機械所取代,另一方面他們的教育水平也追不上企業的發展,結果他們的優勢不再。當然,不同國家也有自己的其他因素導致這種結果,例如中國被強調的人口優勢隨人口老化而減退,巴西則是過度擴張(例如近日因舉辦世界盃及其他國際活動而推高物價),但總體而言,他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發展程度,並不足以滿足社會整體對生活水平提高的願望。因此,新的問題不能再只歸咎於剝削,反而更大程度是社會和政治上沒有因勢而變,因而導致新的落後。

另一方面,一些跨國公司試圖以市場力量去改革社會。這個星期,歐洲企業公平電話(FAIRPHONE)推出新一輪的訂購計劃。他們原本是調查跨國企業壓搾行為的非政府組織,但他們覺得可以有更負責任的計劃。於是他們根據自己的資訊,建立一條由符合公平貿易、擁有合理生產環境的企業組成的生產線,生產自己的產品。他們將產品設計成容易由用家設定和修理,以延長產品周期。他們取得了初步成功,價格合理之餘,消費者亦可以查閱企業公開各項部件的價格。首兩輪超過二萬部手機售罄。他們目標不在於賺錢,更主張透過這個計劃,刺激公眾對消費品生產、貿易不平等及消費習慣等方面的反思,這比單純的宣傳和推廣更有具體的效果。

他們的成功正是利用全球化的各項優勢,來推動他們的社會變革。他們利用全球的資訊,透過全球的市場力量,製造跨國的影響力,來回應經濟全球化帶來的全球問題。而正好是類似透過參與市場來改變市場的計劃,例如公平咖啡及其他公平貿易的計劃,讓弱勢的生產者和消費者有所選擇,方能令這個一體化的市場,帶來全球性的改變。


陳樹鳴老師
天主教母佑會蕭明中學


由新區新校做到舊區舊校,由舊學制教到新新學科。雜讀為尚,亂寫為樂。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
Blog: johncoal.wordpress.com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