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5-06-22   |   周佩霞

大眾媒介與意識形態國家機器

周佩霞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講師)

 

相信大家身邊,總有一個身形十分標準但仍會說重兩磅就想死的朋友,而且這個朋友不一定是女性,雖然女性說這樣的話的機會率還是比較高。我又相信我們身邊,不難找到十個八個因為怕曬黑而不想白天進行戶外活動的朋友。瘦身、美白以及經得起歲月考驗的肌膚,經已成為一套人人信奉的審美標準。

 

但這標準是放諸四海皆準嗎?不見得是。在西方國家,閃爍的古銅膚色才更誘人;在某些國度,飽滿的身軀才被視為完美。也就是說,所謂美或完美身軀,在不同地方有不同的標準;甚至乎,在同一地方,也會因著時代環境的轉變,對何謂美擁有一套不同的想法。如生於唐朝的人,便會認為楊貴妃略胖的體態才是美。

 

當我們活在某個特定的時空,社群成員大都會分享共同的思想和信仰體系。這些信念沒有必然的好與壞和絕對的對與錯;它們更多是充滿偶然性的時代產物。這些時代性、地方性的思想和信仰體系,就是所謂「意識形態」。

 

意識形態一詞,最初是指觀念的科學,是法國啟蒙運動思想家探索思想或觀念源頭的體現,當中不帶貶義。不過,批判傳播理論中所講的意識形態,則源自馬克斯學說。在馬克斯與恩格斯合寫的《德意志意識形態》(The German Ideology, 1845) 中,意識形態被理解為每個時代服務統治階級利益的思想。馬克斯指出,擁有物質生產工具的人,同時控制思想生產的工具。他們生產出來的思想,必然與他們自身的利益有關。重要的是,要達到這個目的,這些思想必須被受統治階層視為真實,即使這些真實是虛假的意識 (false consciousness)。

 

問題是,這些意識形態如何滲透到社會每個角落呢?馬克斯主義者路易斯.阿圖塞 (Louis Althusser, 1918-1990) 提出了「意識形態國家機器」(Ideological State Apparatus) 的概念。他指出,意識形態需要依靠政府、軍隊、警察、學校、家庭、教會、傳媒等不斷生產與再生產,當中警察、法庭、監獄等屬於強制性和鎮壓性的國家機器,家庭、傳媒、學校、宗教則是「意識形態國家機器」。

 

我們不難理解,大眾傳播技術發達的年代,傳媒成為非常強而有力的意識形態機器。我們對美白瘦身不老傳說的一套審美標準,就是由各種媒體製造出來,當中包括鋪天蓋地的電視、電影、報紙、收音機、雜誌甚至是街道、交通工具上的廣告,亦包括娛樂新聞對纖瘦身型的高度讚揚,以及電視電影對肥胖角色的負面書寫。影視世界裡,肥胖往往成為不幸人生的種子,窈窕淑女才是君子好逑,《瘦身男女》就是這種角色定型書寫的最佳例子。日復一日,我們不斷浸泡在環環相扣的訊息中,結果,由傳媒打造出來的「瘦就是美」的觀念,慢慢變成社會成員共同信仰的「社會真實」,即使這真實帶有扭曲性。

 

雖然我們無可避免活在各種意識形態中,但有批判能力的人,可以揭破扭曲的真實。例如,體重一向被受傳媒關注的藝人鄭欣宜,幾個月前就邀請黃偉文幫她寫了《你瘦夠了嗎》,歌詞如「當你吃飽飯就沒有人愛了嗎?你瘦夠了嗎?所以你的魅力和自信,因減得加」全是針對社會上對肥人的偏見而寫。是的,肥胖不單是美醜還是健康的問題,但曾經由230磅減掉百多磅的欣宜表示,從前因為減肥而忽略健康,但她現在終於明白,「人永遠要愛己」,不應為了符合大眾期望而失去自己。

 

即使受到很多人的稱讚,《你瘦夠了嗎》依然是流行文化對身形書寫中較為另類的聲音,而且,這種聲音只是曇花一現,不能持續。大眾在主流媒體接收最多的,還是「瘦才是美」的意識形態。

 

以上有關大眾媒介如何製造瘦身、美白等審美標準,只是傳媒如何作為意識形態機器的一個例子。事實上,傳媒製造的還有國族、種族、性別及性取向等等不同範疇及概念的意識形態,而這些概念,很多時都與統治階級利益有關,所以阿圖塞把傳媒、學校等製造及傳播思想的機關,稱為「意識形態國家機器」。

 

假如我們認清「瘦才是美」是媒介建構多於社會真實,然後不再盲目減肥,以健康的方式去生活,我們也應同樣以清醒的頭腦,審視傳媒的訊息,並運用批判性思考,建立一套真正值得追尋的價值系統。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