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5-07-03   |   王嘉玲老師

應否同志平權?

 同志平權   同性戀   歧視   平機會   同性婚姻   性傾向   平等   家庭制度   人權   婚姻制度   

本港有關同性戀者的法律保障落後

近日,美國通過了同性婚姻合法化,令全球支持同性平權的人感到鼓舞。在面書亦掀起了支持同性平權的運動,就是把面書的頭像變成彩虹色,香港也有不少朋友響應,似乎同性戀者的權利在香港得到不少關注。雖然近年的確稍有寸進,可是當我翻查資料時,才驚覺原來同志平權一直為香港社會所忽視,有關同性戀者權利的保障實在落後得可憐︰原來在九十年代以前,同性戀者在雙方同意之下及私下發生性行為竟然是刑事罪行,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直至1978年,一名外籍警司麥樂倫因涉嫌多次意圖侵犯同性而被起訴,最後,他於1980年在反鎖的宿舍中身中五槍身亡,引起哄動。最初死因庭裁定為死因不明,再經調查後,被裁定為死於自殺,及後終引起社會及輿論對同性戀議題的關注。此事令有關條例在同性戀者的推動下被重新檢討,經過十年的討論後,最終立法局在1990年通過同性性行為非刑事化。1991年,立法局通過草案,21歲以上成年男子 (2006年降至16歲) 之間、經雙方同意、於私人地方進行的性行為,免除刑事責任。即是說九十年代以前,同性戀不單不被社會接受,更被視為一種罪。

 

同性戀性行為非刑事化後,同性戀者漸漸願意走出來為自己爭取權益,雖然社會上的歧視並未因非刑事化而立即消失,但觀乎社會對同性戀的態度已比以往開放得多,大眾對同性戀的了解亦加深了不少,並破除了一些成見及誤解,例如視同性戀為疾病等。事實上,同性戀者除了性取向,與社會上所有人無異,因此他們爭取平等的權利,希望透過立法,保障他們不會因其性取向而被歧視,以及爭取婚姻的權利,實在是合理的舉措,這是每個人的基本人權,也是對個人的尊重。舉一件近期發生的事例,陳志全議員(慢必)在港鐵內遭兩名中年婦人以粗言穢語侮辱,並以歧視性的字眼嘲諷陳的性取向,整個過程被陳用手機拍下,及後陳向平機會投訴,但平機會指因現時的性別歧視條例之中對性騷擾的保障範圍只限於僱傭、教育、貨品、服務、設施提供等,而事件發生於地鐵的乘客之間,不屬條例的保障範圍內,因此不會進行調查。此事反映本港必須就性傾向歧視立法才能有效保障同性戀者的權利。如果我們認同性別歧視應受保護,哪為何有人會認為性傾向的歧視不應受到保障?

 

對反對同志平權的三點反駁

反對同性平權者往往會以後果論的進路,解釋為何不應給予同性戀者平等的權利,認為一旦同志平權,將會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以下為反對者的主要理據︰

一、衝擊現有一夫一妻制的家庭制度

二、同性家庭領養小孩會影響下一代的心理成長

三、會造成逆向歧視

 

先不論我們是否有權以家長式的口吻來指出「同志平權將會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更重要的問題是如果我們只以後果來作判斷,是否只要能證明同性戀平權並不會對社會帶來以上負面影響,他們就會支持同志平權呢?這是他們需老實回答的問題。

 

以下容我逐點分析反對者的理據。首先,同志有平等的婚姻權到底會如何衝擊現有一夫一妻制的家庭制度?最大的衝擊不就是結婚的雙方可以是同性,但這卻不見得會動搖主流的婚姻制度。即使反對者堅持同性平權衝擊了現有婚姻制度,把婚姻的雙方由「一夫一妻」變成「兩夫」或「兩妻」,但這到底這對社會有何不良影響?似乎反對者只以口號式的方式來提出反對,卻欠充分的理據以支持他們的立場。

 

其次,同性家庭領養小孩會影響下一代的心理成長是其中一個最常用以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理據。由於「對小孩成長有影響」這說法是基於事實作判斷,因此只能以科學化的研究、調查作考量。事實上,一直以來「同性戀家庭有礙下一代心理成長」這說法只符合大眾的直覺,認為同性戀家庭背景下長大的兒童會比一般人有較差的學業表現、較大機會成為同性戀者,其實未有足夠及嚴謹的研究證明。反而,今年6月美國科學家在一份研究報告中提出有力的結論︰無論雙親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子女在心理、行為或是教育上並無顯著差異。這份新研究由美國俄勒岡大學社會學教授賴特(Ryan Light)與科羅拉多大學學者亞當斯(Jimi Adams)共同執筆,檢視了由1977年至2013年與同性戀父母相關的1萬9000份研究報告才作出以上的結論。

 

另外,一些研究也得到以下三個結論:

  • 在同性戀家庭長大的青少年,並沒有比異性戀家庭出身的更容易被霸凌、或遭受同儕的敵意。
  • 同性戀家庭的青少年在心理社會適應(psychological adjustment)和異性戀家庭的小孩一樣健康。
  • 同性戀家庭的青少年比異性戀家庭長大的不會更容易成為同性戀,也不會更易有性別認同的問題。

 

這反映同性婚姻合法化不但不會對兒童的成長帶來負面影響,而且還為社會帶來好處,就是不少的同性戀家庭會收養孤兒,令原來欠缺父母和家庭關顧的小朋友得到照顧,這顯然對社會、對被領養的小朋友均有莫大的益處。

 

仍有不少人會提出反對,指有研究發現在同性戀家庭長大的小孩的自尊感(self-esteem)會稍遜於異性戀家庭的孩子。另外,亦有成長於同性戀家庭的人士訴說,父親或母親在他們的成長中缺席,對他們來說是個重大的遺憾。其實,社會一直只認可異性戀家庭的觀念,才是令在同性戀家庭長大的小孩感到較自卑或感到遺憾的原因,他們成長中的不愉快經歷往往是因為社會對同性戀族群的負面刻板印象及污名化而產生的結果。因此要改變此情況,首先要把同性婚姻合法化,認可同性戀者有平等的權利,這是去除歧視的第一步,要真正的去除歧視仍靠教育,令下一代有保障他人權利的平等意識。

 

最後一點,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者主要是基督徒及一些價值觀較為保守的人,他們指同志平權會導致「逆向歧視」。對於基督徒而言,我絕對尊重他們的宗教自由,但請了解宗教的影響範圍只限於教徒,不可能因為有部分教徒認為聖經指同性戀是原罪,他們在我們的社會中就不應享有平等的權利,因為只要他們是社會內的一分子,他們就有權受到法律平等的保障,包括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及保障同性婚姻合法化等。這些法律設立的目的不過是保障他們的基本人權,絕不是反對者所指的「逆向歧視」。雖然我不確定什麼是「逆向歧視」,但應該是指一旦性傾向歧視立法後,部分教會人士或市民就不能在公開場合,發表對同性戀者性傾向具有侮辱性的言論,而他們則視這種剝奪他「侮辱他人性傾向的權利」為一種「歧視」,稱為「逆向歧視」。可是,我們並不會視侮辱他人的性傾向為個人權利,猶如我們不會視暴力對待他人是個人權利一樣,因此根本不存在「逆向歧視」的問題。

 

結語︰雖然筆者在理性上非常支持同志平權,但如果有人問我,假如有一天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後,筆者看到街上的同性戀人會否有一絲的不習慣,老實說是真的會,但是否因為我們「看不慣」,以及覺得他們另類,就有權剝奪他們的權利?我想人就是有惰性,我們接受了一些觀念和想法,往往就會認為這些想法是完全正確,沒有任何可討論的餘地。其實,最窒礙思考的就是這種立場先行的態度,要認真思考或討論問題,判斷時必須有理有據,先要釐清一些關鍵的概念,再要以事實為根據,這正是通識科希望同學能培養的獨立思考的精神,決不能憑感覺、直覺下判斷。


王嘉玲
王嘉玲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大學主修人文學科及哲學;

喜歡把複雜的問題簡化,讓同學易於消化,亦希望為同學裝備好獨立思考的能力。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