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5-08-26   |   暑期特稿

《視點31-回收業的困難》觀後感

播放

垃圾還是資源?

香港人每日製造超過14,000公噸垃圾,撇除建築廢料及特殊廢料,來自家居及工商業的都市固體廢物佔9,547公噸 (2013年數字),相等於近400架雙層巴士重量的廢物,每天源源不絕地運往三個堆填區。細看都市固體廢物的成份,廚餘佔38%,塑料佔20%,廢紙佔19%,其餘包括玻璃 (4%)和金屬(2%)等。常跟同學們打趣地說:如果香港人人都乖乖將紙、膠、金屬投進回收桶,加上惜食教育和推動廚餘回收,我們真的還需要三堆一爐嗎?當然現實中這條「垃圾算式」會複雜得多,但香港的回收工作停滯不前,想把回收率提升百份之一也不易,這是沒人能否認的事實。


「垃圾是資源的錯配。」以上的統計數字說明得很清楚,明明大家都知塑料、廢紙可以回收再造成有用原料,但隨便找個街上的垃圾桶往裡面一看,可找到不少膠樽和可回收物品。知而不做,一來是環保意識低,二來是欠缺誘因。香港的管理制度長期把垃圾收集及環保回收分割處理,由兩個不同部門負責,前者涉及公共衞生而極被重視,市民向來習慣每晚有垃圾車高效率地把垃圾運離我視線範圍,運往哪裡已不關我事;環保的影響非即時性,故此回收常被視為「可有可無」,加上本地回收設施分佈零碎,即使市民願意去支持回收,有時還得花耐性去找回收渠道。


在下游處理方面也是差天共地,垃圾處理屬經常性開支的公共服務,政府責無旁貸,環保回收卻依賴自由市場經濟,當市場價格一跌,回收物便無人問津。節目中訪問了不同回收業界人士,正正說出了業界所面對的困境。跟任何一位回收商談起,都滿是嘆息,對他們來說,垃圾堆中滿是「資源」,但高昂的運輸費及租金,令不少回收物變得無利可圖,塑膠就是最好的例子,出口市場上廢塑料有價有市,奈何它體積龐大,在社區收集和貯存的成本十分高,扣除成本後是蝕本生意,以致連拾荒者都不屑一顧。再者常有欠公德的人把其他垃圾和污染物混入其中,令處理過程極其厭惡。


近日當局推出清潔回收運動及十億回收基金,希望一方面透過公眾教育增加回收物的可使用度,另一方面為業界提供成本上的補貼,但這些都是短期的措施,長遠來說必須從根本上扭轉思維,承認環保是社會共同的責任,將更多環保措施納入公共政策。政府除了可扮演更加主導的角色去分撥資源在環保工作上,也可透過引入生產者責任制及廢物收費,讓污者自行負擔環境成本,增加支持回收的經濟誘因。南韓和台灣的成功例子就說明了政府作為統籌者角色的重要性,當地回收業之蓬勃,甚至帶來良好的經濟效益,他們都值得香港借鏡。




伸延閱讀:
《台灣有金執》,2011,香港地球之友
《綠遊首爾》,2013,香港地球之友




參考資料:
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2013,環保署

只有回收,欠缺再造:香港資源循環政策的盲點

《視點31-回收業的困難》呈現了香港回收行業的經營困難,主因是經營成本高,廢料價格低,在沒有經濟誘因下,前線沒有經營的動力,甚至面臨結業。另外,節目亦批評政府推出十億元回收基金資助回收商和非牟利機構,並不能真正幫助回收行業。在政府欠缺有效的政策情況下,回收業繼續式微,最終無助減少廢物量,紓緩堆填區的壓力。


檢討回收行業的經營困難,不妨了解政府政策。2013年,環境局推出《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下簡稱《藍圖》),政府政策的主導方針是「惜物」和「減廢」,務求「在香港建立整全的減廢、收費、收集、處置及棄置的綜合管理系統」,增加回收量,減少運往堆填區的廢物。可是,我們常見的三色回收箱回收後的廢物應運往何處?如何處置?針對這些問題,《藍圖》卻完全沒有討論。


目前香港回收業將廢料回收後,主要工作是篩選、清洗、切碎、包裝和出口到外地。換言之,回收商充其量只是外地再造業和其他加工業的原材料供應者,屬低技術、低增值層面,利潤相當有限;加上近年各國逐步加強廢物進口管制,避免廢物進口後棄置於當地。例如中國內地2013年開展「綠籬行動」,加強進口廢物管制,曾導致香港共189個回收物料貨櫃由內地退回香港。


目前香港關於回收業的討論只停留在如何支援回收,想辦法將回收物料運往外地便當成已解決香港固體廢物問題,並沒有考慮在香港發展再造工業,所以政策上有明顯盲點。以香港再造紙工業為例,1998年,佔香港廢紙回收總量百分之廿四的捷眾造紙有限公司結業,當時已有建議政府透過「生產者責任」計劃和堆填區收費計劃,將所得金錢支援再造業,又有建議政府採購貨品時優先購買本地生產的再造紙。但紙張的「生產者責任」和堆填區收費計劃,討論了近二十年,仍未有結果;而政府又以作為《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定》的締約方之一為由,拒絕優先購買本地再造紙。在沒有任何政策支援下,香港最後一家再造紙廠──南華造紙有限公司亦於2006年結業,令本地廢紙回收失去擴充業務的動機。


沒有再造工業為回收廢料加工增值,回收業難以經營,結果要由政府補助非牟利團體填補市場空間。所謂「長貧難顧」,這方法不能長遠。如要解決回收業的困難,政府應考慮將再造工業納入資源循環政策的一部分,鼓勵工商機構發展市場。否則,回收業無法生存,都市固體廢物問題亦無法解決。




參考資料:
1. 香港政府環保局:《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
2. 香港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有關本港都市固體廢物回收率及處理進口廢物的事宜》
3. 香港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工商機構於減少廢物計劃中的功能和角色》
4. 胡麗恩:《「有回收、無再造」香港回收再造業困局》


暑期特稿
暑期特稿

每年《集師廣益》都會推出暑期特稿。2014年至2016年間,我們特邀非牟利團體、學者和通識科老師,分享港台節目的觀後感,就不同議題撰文。今年我們就推出「師‧夏‧Share」,由老師們分享暑假時難忘的旅程,以及看過的好書/好戲等。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