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5-09-11   |   周子恩老師

人類總是要重複同樣錯誤?── 從香港越南船民問題看歐洲中東難民問題

近月,難民問題再次成為全球焦點,到底大家對這個議題有多少認識?

 

根據1951年聯合國通過的《難民地位公約》第1條的規定,難民是指因「種族、宗教、國籍、特殊社會團體成員或政治見解,而有恐懼被迫害的充分理由,置身在原籍國領域外不願或不能返回原籍國或受該國保護的人。」簡而言之,就是有人因各種無法控制的原因,而被迫遷移或放棄原來國籍,較常見的情況包括戰爭、暴亂或天災。

 

不同國家對於難民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但根據慣例,主要策略不外乎是「遣返原居地」或「給予庇護」兩大方向。不過由於不少人會假借難民身分,意圖到其他發達國家尋找更好生活(俗稱經濟難民),而核實難民身分需時,故此難民問題往往比想像的情況更加複雜。

 

對於香港新一代而言,難民問題似乎是遙不可及的國際版標題,但事實是,香港這彈丸之地,亦曾經出現好幾次由難民帶來的難題──撇開古代因中原混亂而南逃的客家民系不談,單是國共內戰及中共建政後湧港的大量南來人口,其規模之大、歷時之長,絕不遜於歷史上多次難民危機。

 

然而,值得關注的是,上述大陸難民問題,與近年世界各國因地緣政治問題而衍生出來的難民危機,其實有著本質上的分別──至少當年的國內難胞跟港人屬同文同種,更何況不少難民跟港人本身存在親屬關係。因此,作為參照體系,愚見以為,可嘗試分析在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對香港社會構成極大困擾的越南船民問題,並以此作為討論基礎。

 

1961年,越戰爆發,親西方的南越跟親共的北越一直激戰至1975年。越共成功取得最大城市西貢的控制權後,開始展開連串政治清洗行動,而第一批難民亦開始湧港。基於人道理由,港府起初選擇全數收容這批為數近4000人的難民,但此舉反而吸引愈來愈多的越南人前來。1979年2月,一艘載有2600人,名為天運號(Skyluck)的船隻被港府截停,並展開了近5個月的海上對峙,最後船上人員竟然選擇破壞船隻任其擱淺,而難民亦伺機游到岸邊。事後,當時的宗主國英國政府在日內瓦簽署了有關越南難民問題的國際公約,而香港亦正式成為「第一收容港」,首先接收難民並負責甄別核實難民資格,再將難民轉向不同國家定居。

 

各位看到這裡,再比對近日有關中東難民在歐洲的新聞,應該不難發現當中相似之處。一如接近中東及北非的南歐諸國,當年香港正是面對難民每日不停湧入的問題。事實上,基於生活習慣及背景等複雜因素,當年活在難民營的船民(未經核實難民身分者的稱呼)經常發生嚴重衝突甚至集體打鬥。值得深思的是,目前中東難民主要來自敍利亞這個多種族國家,當中還涉及複雜的宗教派系問題,嘗試採用當年港府的禁閉營政策無疑是將火藥庫放在自己身邊。即使選擇目前德國的策略,即投放資源將難民安置到不同社區以期融合,但如何按照其背景分配到不同社群而避免進一步衝突,絕非易事。

 

另一方面,與當年經濟正在上升軌道的香港截然不同,目前歐盟諸國的經濟實力差距甚大,相對較窮的國家如何承擔龐大的開支,及如何在失業率高企的情況下接收難民而不觸怒本國人民,絕對是一個大難題。事實上,就以當年的香港為例,廿多年來已處理超過二十萬宗難民個案,而每個船民每年的開支超過一萬港元,而持續四分一世紀的船民問題共耗費數十億港元。到底歐盟諸國是否都有能力又願意承擔這筆款項?

 

與此同時,不少歐洲國家領袖均指出,解決問題的最有效方法是從源頭開始,即加強歐洲邊防及協助動亂中的中東諸國盡快回到正軌,但大家都知道這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做到的事,而根據香港的經驗,不少起初主導收容難民的國家,最終往往因不同原因慢慢淡出,而最終出現的情況,就是大量難民滯留。

 

從香港越南船民問題到歐洲目前面臨中東難民危機,我們心裡不禁會想到一句網絡名句:「人類總是要重複同樣錯誤」。到底人類何時才能跳出這怪圈?需要的似乎是超人的智慧和勇氣!


周子恩老師

港大中文系畢業,中大文化研究碩士,浸大青年輔導學碩士,早年專研本地電影及現代文化理論,曾從事編譯工作。業餘從事文字創作,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作品見於<信報>、<經濟日報>及香港獨立媒體。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