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6-04-05   |   陳應聰老師

論死刑存廢

 廢除死刑   台灣   死刑   財產刑   自由刑   身體刑   治安   應報理論   報復   公義   

最近台灣發生了一宗駭人的殺童慘案,再次引起社會爭論應否廢除死刑。目前台灣仍然保留死刑,根據台灣法務部的資料,單在去年已經槍決6名死囚,目前還有42名死囚在獄中等待處決。台灣社會在2000年開始討論死刑存廢問題,民間的「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廢死聯盟) 在2003年成立,一直推動廢除死刑。不過,因為最近的殺童慘案中,兇徒手段兇殘,不少人覺得犯人死有餘辜,連帶廢死聯盟也被大肆抨擊。

 

簡單來說,法律制裁可分為「財產刑」(例如罰款)、「自由刑」(例如監禁) 和「身體刑」(對身體的傷害,如星加坡的鞭笞) 三種。死刑屬身體刑中最嚴厲的懲罰。隨著社會對人命愈來愈重視,現代社會趨向以財產刑和自由刑來取代身體刑。「杖打五十大板」之類的刑罰,只有在古裝片才看到。而廢除死刑也是全球趨勢: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資料,在2014年,全球近二百個國家中,只有55國維持死刑,而數字比2013年的57國又再減少。2014年聯合國大會投票中,117國支持全球暫停使用死刑。歐盟更要求所有會員國在加入歐盟之前必須廢除死刑。

 

要討論死刑存廢,我們要考慮死刑的目的、效果和代價。 

 

支持死刑者認為死刑有以下功能:

 

(一) 威懾潛在的仿傚者,以極重的代價阻嚇其他社會成員。就是我們一般說的「治亂世、用重典」,希望以極刑來維持社會秩序。

 

(二) 預防罪案再次發生。類似監禁把罪犯隔離於社會之外,死刑把罪犯永遠隔絕,不會有再犯的機會。

 

(三) 報復犯人惡行,維護社會公義。簡單來說,就是「以眼還眼」,要犯人嘗到受害人的痛苦,才能補償他對公義的破壞。

 

(四) 補償受害者家屬。認為「殺人償命」才能還受害者一個公道,照顧受害者的權益。

 

(五) 節省政府開支。甚至有人質疑為什麼要用納稅人的錢養殺人犯一輩子?死刑可節省監獄開支。

 

反對死刑者對以上幾點都提出質疑:

 

(一) 罪犯殺人那一刻,會否理智地衡量死刑的代價?多數的兇殺都是一時衝動掩蓋理智。即使理性地權衡,也不會因為沒有死刑,「只不過是」終身監禁而認為「殺得過」。因此不必死刑,終身監禁已經有足夠的阻嚇力。

 

(二) 死刑不見得可改善社會治安。根據美國的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無死刑州份的謀殺率自1990年以來一直低於有死刑的州份。而台灣在2006年至2009年,沒有執行死刑的四年中,暴力犯罪比率反而下降。可見沒有證據證明死刑與社會治安有因果關係。

 

(三) 以「以眼還眼」的應報理論 (Retributive Justice) 來支持死刑同樣站不住腳:傷人案的犯人是否要承受同樣傷害?如果犯人殺害了一個家庭,犯人的家人是否同樣要處死?商業罪行如詐騙、貪污的罪犯,導致黑心食物、豆腐渣工程,間接令受害人死亡,是否同樣要死刑?可見現實中難有完全對等,刑罰難以「補償對公義的破壞」。

 

(四) 死刑不見得可補償受害者家屬。受害者家屬真正需要的是經濟援助和心理輔導。在美國,由受害者家屬成立的支持廢除死刑團體Murder Victims Families for Human Rights便指出:「死刑既不是治療受害者家屬傷痛的方式、更不是追求社會正義的方法。」

 

(五) 死刑亦不見得可節省太多開支。台灣廢死聯盟指,被判監犯人在獄中勞動的工資,一部分可用作受害者的經濟補償,但死刑反令這補償消失。而且萬一錯判死刑,政府對錯判者家屬的賠償可一年多「養」三千多名囚犯。

 

除此以外,反對死刑者最重要的理據,其實在於死刑不可逆轉。萬一錯判,我們沒有機會補救。根據《美國科學院院報》的資料,從1973年到2004年間,至少有4.1%的死刑是冤案。無論科技如何進步,司法程序如何嚴謹,都不能避免錯判的可能。

 

其實支持和反對死刑,背後反映的是我們如何看待罪惡。支持死刑者會視罪惡是個人的責任,個人自然要為自己的行為負上全責;而反對死刑者則重視犯罪背後的社會脈絡:是怎樣的成長經歷、生活環境把一個人變成殺人犯。反對死刑不等於犯人不必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把一個「變壞了」的個體「去除」,不等於解決了社會安不安全的問題。

 

死刑存廢當然不是三言兩語可討論清楚。但筆者希望網上的討論可冷靜地釐清背後的理念,而不是被渴望復仇的情緒主導立場。

 


延伸閱讀:

國際特赦組織有關死刑執行和判決的數據說明

廢死聯盟:廢死五四三:關於廢死議題的20個常見問題

吳俊德:「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應報符合公平正義嗎?(2016-03-29)


陳應聰老師
陳應聰老師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

嶺南社會科學系畢業,中大社會學碩士。現職高中通識科教師,曾任教會考綜合人文科。

由於熱愛社會學,相信社會制度存在於每個人的一言一行當中,因此選擇任教通識科,希望喚醒同學對自己身處社會的一份責任感。一直認為Liberal Studies真正的意思是「解放的教育」,期望同學能以「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為求學的目標。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