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6-06-06   |   何濼生

論普世價值和今天的中國

何濼生教授 (香港嶺南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主任)

 

2013年傳出中國共產黨提出「七個不要講」,要求相關官員和大學老師跟「危險的」西方價值觀作鬥爭。相關文件稱要「確保新聞媒體的領導權,始終掌握在同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保持一致的人手中」。


七不講中的第一條就是「普世價值不要講。」但是,中國的領導人顯然認同普世價值的存在。如果普世價值不存在,2008年北京奧運的口號「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又怎麼能叫得響?怎麼能打動人心?

 
普世價值當然存在。然而,究竟普世價值是什麼?普世價值理所當然是舉世公認的,而舉世公認的即是人同此心。大家既然都有共識,緣何會變得政治上那麼敏感?

 
原來世人多把手段 (means) 和目的 (ends) 混淆了。要認清手段和目的之不同,得靠相當的智慧。不少人把西式民主視作價值、視作目的。但中共不認同西式民主為達致普世價值的最佳手段,相信它可以「以自己的方法」追尋中國夢。由於普世價值的普遍性,「中國夢」和「美國夢」應該沒有什麼分別,不外是自由、平等、安居樂業、國泰民安、免於恐懼、世界和平等。

 
自由是創作的自由、選擇職業的自由、行動的自由、思想的自由、表達的自由、宗教的自由。平等是互相尊重、平等競爭、機會均等、否決特權、否決濫權。安居樂業長遠而言還必須包括重視環保,因此經濟發展的模式必須具可持續性。

 
今天的中國,當然仍未達到這些理想。但試問哪個國家堪稱已達到這些理想呢?

 
西方社會長期以多黨競爭、一人一票的選舉政治為「民主」的主要內容。但這可真是唯一的、最有效的方法達致人類的共同夢想嗎?

 
有人認為沒有「有效的反對黨」作制衡,掌權的政黨容易濫權。我認同制衡的確十分重要。因此我長期盼望國內放寬新聞自由,也盼望國內能持續改善法治。但平情而論,美國沒有濫權嗎?日本、印度、墨西哥、菲律賓沒有濫權嗎?我不見得這些國家在安居樂業、人身安全方面都比中國做得更好。

 
我當然不認同「七不講」的背後思維。儘管政府官員口徑不一,各有各講並不理想也不合適,但作為市民、作為大學老師、作為評論員,只要是以公共利益為前提,持就事論事、講道理探道理的態度,沒有什麼不可以講的。

 
爭取「真普選」的年青朋友對831框架失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對中央政府而言,避免敵視中央政府的人士成為特首和維持中國政局穩定,都非常重要。平情而論,中國政局穩定應是全國人民的共同願望,亦是人民安居樂業的根本。831框架雖然嫌太緊,特區政府最後提出的方案卻的確在框架下堪稱最寬鬆的設計,所以筆者認為它最終被否決十分可惜。

 
對筆者而言,中國行一黨制並不表示它不以人民福祉為考慮和獨裁。只要領導人任期有限和按規矩選拔,並接受法律約束,它的確可以如胡錦濤說的「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並做到「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繫、利為民所謀」。要中國的領導人接受法律約束,司法當然不能受制於掌政者,亦即是司法要有相當的獨立性,足以讓司法部門堅守既定的理念、原則和程序。建立獨立而公平的司法制度,是新中國今天最重要的任務。

 
過去的中國共產黨曾被濫權者傷害,是源於制度上的不足。今天的共產黨比過去進步良多,但仍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欣賞鄧小平的務實主義,也肯定共產黨改革開放以來,在改善民生、普及教育、社會保障、城市建設等多方面的成就。只要中國共產黨不走教條主義的道路,願意自我矯正,我們且平心觀察它能否在西式民主以外,闖出一條達致普世價值的蹊徑。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