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6-07-21   |   暑期特稿

領展爭議 -《視點31 - 今天的領會》的觀後感

 領展   領匯   長發邨   公屋街市   翻新   商戶   生活素質   消費   霸權   商場   
播放

 

今時今日,相信大部分市民都認同「領展」是一間形象負面、不斷大幅加租、不顧市民生活負擔的上市公司。自2015年易名,由「領匯」改名為「領展」後,它的聲譽並沒有提升,最近甚至被踢爆與外判的管理公司聯手趕走小商戶。節目《視點31 - 今天的領會》所提到的長發街市只是冰山一角,現時領展的經營模式所帶來的問題確是不容忽視。

 

長發邨商戶提到街市翻新工程導致不能繼續經營,這衍生了一個問題:翻新街市是否一無是處呢?其實領展最初翻新街市這動作,是得到商戶支持的。例如大元邨、樂富邨這兩座大幅翻新的街市,裏面的小商戶並沒有因為翻新而不滿領展,相反他們都感謝領展翻新後,賺得比之前更多,因為當時翻新這兩個公屋街市時,領展給商戶免租半年,翻新後的首次續約又不加租金。翻新後的街市的確人流增加了超過一倍,是很成功的例子。可是,這些成功的例子,卻助長了領展的野心。

 

自此之後,領展的管理層不斷設法賺更多,同時亦嫌自行翻新街市工程繁複,想出點子將街市外判:先是東涌的逸東及馬鞍山的恒安、頌安等,當時的街市管理公司只「管理」街市,通常於投標成功後,進行小規模的裝修翻新,然後就讓商戶繼續營業,街市管理公司在裝修後的租約是加租約30%,再加2萬至3萬元的裝修費用,而領展向街市管理公司批出的通常是4至6年的管理合約。

 

這種情況在2013年開始有了變化,舊的街市管理公司接下外判的工作,主要是翻新,與領展一樣,大多都不敢對商戶有大動作,怕失去了商戶,變相沒有租金收入,所以商戶還可以挺得住。自從新的街市管理公司進軍,街市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新的街市管理公司在接手後,大都進行大裝修及翻新,並進駐自家的銷售點,自此,領展不用再受收租、管理的問題煩擾。自家的銷售點透過其批發價購入,以零售價賣出,賺取更多金錢,互惠互利。因為有這種利益關係,領展給新的街市管理公司更長的合約期,通常是八年至十年不等。

另外,一些高價食材,例如和牛、皇帝蟹,根本不是公屋居民財政能承擔的,理應不會在街市中出現,現在全都出現於領展的街市。當街市裏的店舖大部分都屬於同一間公司,就能夠做到壟斷的情況,例如天水圍區六座街市,同一管理公司便佔了五座。

 

領展的發展實在值得關注,我們會繼續監察領展的各種工作,發現了問題也會盡快向外公佈,務求讓外界清楚領展的情況。畢竟領展在不同地區服務全港超過三百萬市民,任何舉動都會影響到很多市民的日常生活。讓我們一同努力、一同監察領展,使領展不會再為所欲為。

 

我住在一個私營屋苑。它有會所(但大部份設施要付費)、商場和巴士總站。在香港的生活水平算不錯。問題是:這個月起,商場裏唯一的文具店終究敵不過加租而結業,屋苑商場好像光鮮了,但我的生活素質有沒有改善?

 

無論我多大程度使用電子教學,最終,我還是要用紅筆。問題是,我現在可以去到哪裏買到一支紅筆?打開地圖,我發現有兩個選擇:一、搭一個站地鐵到最近的商業區大型商場內的連鎖書店買;二、行十五鐘到最近的公共屋邨的小店買。如果常識沒錯的話,到連鎖書店買的好處,應該是它可以提供很多不同的產品選擇,並能向消費者提供一個較合理的價錢。然而,常識也告訴我們,在屋邨小店買筆,雖然選擇較少,但永遠平一大截。

 

我們不難發現,香港社會有一些流傳多年的老話慢慢變成了迷思:一分錢一分貨、「平嘢冇好」、乾淨企理總好過污糟邋遢、大商場賣的東西永遠比街坊小舖優勝。在全港大部份市民都能分享經濟成果的年代,這些老話似乎沒有多大的爭議,因為大家有能力買「好啲」、食「好啲」之餘,會認為自己將更有能力去享受經濟成果,所以也期望自己的社區,向上一個經濟階層的生活看齊。它一方面以價格和消費能力釐訂生活的好壞,又以消費環境能否切合階級想象去釐訂質素高低。簡單而言,越豪越好。

 

但是,當經濟成果不能有效分享的話,我們的心態有甚麼改變?

 

正如港台節目《視點31 – 今天的領會》中所述,這心態的改變,無論是領匯和消費者,都誕生於經濟低迷的年代。領匯的出現,是基於一個理由:政府擔心公共房屋的政策在財政上未必能可持續發展,於是將有價值的資產套現,企圖以一筆過的收入,換取一段時間不受經常性收入減少所影響。而領匯以至領展的經營策略,無論它是否相信,實際上都符合這種「越豪越好」的心態。有人說這是「士紳化」,但明顯的是,它只是價格的士紳化,在品味和品位的角度看,它只是將一個地區的商場搬到公共屋邨而已。

 

這也許還未是最大的問題,如果社區的財富沒有減少,居民的生活素質,據這個邏輯,其實沒有多大改變。問題是,不少數據都顯示,在貧富懸殊拉闊的情況下,消費者也許還相信「越豪越好」,但在經濟上力有不逮的情況下,他們被迫反思「好」的意義是甚麼。在「一分錢一分貨」之餘,大眾開始講「性價比」。這不只是以往的「價廉物美」,而是期望「物超所值」。傳統街市可能衞生條件差,但「又平又有得揀」。

 

「越豪越好」的盲點,在於只將消費環境(和人流帶來的經濟利益)成為生活質素的唯一標準。這衍生兩個問題:第一,即使在消費主義橫行的現代社會,以這種模式設計一盤生意本來無可厚非,但領展和其他公共事業(例如公共交通工具)一樣,本意是為城市居民提供基本服務。衡量公共服務的準則,不能以其利潤多寡作判斷。

 

第二,「越豪越好」的背後,假設了消費可以取代公共空間,取代了很多原本社區可向家庭和個人提供的支援。具體一點說,「越豪越好」的商場是不歡迎沒有消費的人在內裏聚集的。所以,原本可以供長者和鄰舍「打牙骹」的空間,變成了茶樓、咖啡店;原本免費的公園和遊樂場,變成要交租的室內波波池(也不要說那些讓人在機動遊戲前冒險的「樂園」)。當然,社區綜合服務中心仍然可以生存,但中間所產生的社會分隔效果,則不是一個要找尋凝聚力的社會所樂見。

 

最後,回到我自己的情況。「越豪越好」其實對所有消費者都不公平。「越豪越好」的模式不只在領匯 / 領展出現,連帶所有地區商場,都有這種傾向。私人屋苑的居民如我,和公屋居民都開始發現商場離地的傾向。「越豪越好」的弊病在於將生活素質化成二元,將「不進則退」化成唯一原則。現實是,無論我們多不想面對,經濟大環境也不受任何人控制,經濟衰退後,消費者應該明白:無論商場有多亮麗光鮮,沒有足夠經濟能力的還是望門興嘆。即使有消費能力的,也開始質疑,缺乏供應生活基本需要的商場,是否仍是一個「好」的商場?

 

很多人忽略的是,財富或貧窮的定義不在於一個人的銀行戶口有多少錢,而是在於他在這個重視消費的社會裏,有沒有能力作合適的選擇。當一個社區沒有街市,只有貨源水平供應不穩定的「超級廣場」的時候,不少人還是寧願遠涉他區的街市,購買較合理的食材。這也解釋了領匯堅持裝修後人流多了的原因:因為多了的人,可以不是附近公共屋邨內的人,而是像我這樣要去買支筆,順路買菜的人。

 

一方面「豪」不等於合理,有錢也不等於我要「豪」花,另一方面,當社會根本沒有足夠的合理選擇時,「豪」和「好」之間,似乎對很多人來說,是必要的取捨。


暑期特稿
暑期特稿

每年《集師廣益》都會推出暑期特稿。2014年至2016年間,我們特邀非牟利團體、學者和通識科老師,分享港台節目的觀後感,就不同議題撰文。今年我們就推出「師‧夏‧Share」,由老師們分享暑假時難忘的旅程,以及看過的好書/好戲等。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