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6-11-04   |   王嘉玲老師

港式晚年生活

提起「老年人」,我們會想起什麼?「了無生氣」、「老態龍鍾」、「失去希望」或是「毫無貢獻」?事實上,我們對長者晚年生活的理解及想像,正塑造現實社會中的安老政策,並影響著長者的晚年生活。如果只以功利的角度去衡量長者的經濟貢獻及價值,我們便會問:為什麼社會要花龐大的資源照顧長者?而其實正是這種想法,令社會大眾,甚至基層長者都認定自己是社會負累,不值得「浪費」資源照顧他們,以致他們不能有尊嚴、有意義地過活,而僅是生存著,等待死亡的來臨。

 

昨天,我在面書看到一段新聞短片,片中的吳伯伯年屆70多歲,沒有結婚、無兒無女,1962年來港後,先後從事風扇技工及保安員,退休後一直依賴綜援過活,並居於護老院。三年前,他不幸跌倒,以致癱瘓,自此再也無法獨自外出。他在訪問期間失聲痛哭,原來他自癱瘓後就有個小心願——離開院舍到外面逛逛。終於,有義工願意為吳伯伯圓夢。可惜在安排好的外出前的一個星期,他就帶著這未圓的心願離世。

 

吳伯伯的悲況,是本港基層長者故事的真實寫照。到底我們這個經濟高度發展的城市,是如何對待一群曾在年輕時努力為這個城市打拼的長者?在課堂上,我曾經與同學討論本港人口老化問題,有同學戲言政府不應向長者提供援助,只需任由他們自生自滅,這樣就能減少社會的經濟負擔,並「解決」人口老化「問題」。這種說法很無情嗎?實情是,香港社會對待基層長者的方式,與這位同學的看法相距不遠。

 

隨著人口老化,本港65歲以上的長者會由2011年的約92萬人,上升至2021年的141萬多人,預計佔當時人口的17.2%,升幅驚人。近年,港府的確更重視安老政策,亦增加了相關政策的開支。過去五年,安老服務的經常性支出更由39億元增至61億元,增幅約五成。無奈相比其他公共開支,安老資源仍然不足,例如2016/17年度大、中、小學及幼稚園學生的總人數同樣為90多萬,但教育開支卻達到840億,是安老服務開支13倍!

 

去年大埔劍橋護老院被揭發安排長者在露天地方脫光衣服、等待洗澡事件,社會對其漠視長者尊嚴的做法感到嘩然,亦引起大眾對私營護老院服務質素欠佳的關注。私營院舍的服務質素一向為人咎病,但相對地服務質素較佳的政府資助院舍,卻因宿位嚴重供不應求,長者平均要輪候3至5年才能入住,所以政府唯有在私營院舍「買位」。私營院舍以追求利潤為目標,為節省人手開支,照顧的平均比例為16.3名員工照顧100位長者,根本難以對無法自理的長者提供足夠的照顧。政府投放的資源不足固然是問題的原因之一,但最根本的成因是市民對安老服務的不重視、對長者的不尊重,香港社會似乎從來沒有要求過政府要善待我們的長者。

 

相對而言,被戲稱為「歐洲老人院」的德國,目前65歲的老年人口比例達21%,其完善的安老政策確實值得香港借鏡。德國政府制定長者友善的住宅設計;商業機構創辦的慈善基金會承擔大量長者屋的建設,也有專門為退休人士找兼職的中介公司──錢不是最重要,關鍵是令長者感覺依然有自我價值;德國旅遊公司開發的「老年覓偶旅遊」,組織單身老人在旅遊中找回新的愛情;慈善機構的「長者中心」興趣班與活動達三百種之多,多元的選擇能使每位長者有機會發掘自己的潛能;非牟利機構則定期送贈文藝節目門票給基層長者,確保他們有豐富的文藝生活;坊間更有工作坊負責向幼兒園孩子講解患腦退化症的爺爺嫲嫲的病癥。由此可見,整個德國社會都群策群力,承擔照顧長者的責任,而且各項政策或協助均是以長者為本,而非視他們為社會的負資產。

 

另外,由2006年開始,德國的福利機構在社區建立起大大小小的「多代中心」(Multi-generational houses),這是讓老中青歡聚一堂的交流場所。目前,400多間「多代中心」在德國遍地開花,各出奇謀。有的推出「維修咖啡館」,邀請長者和年輕人集中壞電器,一起鑽研如何維修;有的則舉辦爺爺嫲嫲故事會,定期給孩子閱讀經典;有的向中學生提供定期陪護訓練,讓他們學習如何與長者一起生活。不同世代在社區的互動,誕生一個個多代同堂的「大家庭」。中心更同時幫助新移民融入社會,有中心負責人指︰「德國老人很孤單,新移民也很孤單。他們一起來,一起玩,就最好不過了。這個開放空間想讓互動自然地發生,密切互動會打破家庭的疆界,大家在這裏找到『自己選擇的家人』」。

 

事實上,近年香港亦有參考外國的安老經驗,發現社區照顧比院舍集中照顧更能滿意長者的不同需要,如社交的需求,而在熟悉的社會裡生活,亦令長者生活更添生氣。不過,問題仍然是缺乏資源,例如上門送飯服務、家居清潔,甚至日間照顧等社區照顧服務,輪候時間要數月至數年不等,因此對服務有迫切需要的長者而言,他們並無選擇,只能入住大多環境和服務質素欠佳的私營護老院。

 

說到底,要改善長者的晚年生活,除了能「老有所養」外,社會更需要改變對安老的想像,朝著「老有所依」和「老有所為」的目標進行改革。社會各界應協助長者建立及維持社區網絡,以獲得歸屬感,鼓勵他們在退休後持續貢獻社會,發揮潛能,讓他們過著有尊嚴的退休生活。 
 


王嘉玲
王嘉玲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大學主修人文學科及哲學;

喜歡把複雜的問題簡化,讓同學易於消化,亦希望為同學裝備好獨立思考的能力。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