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7-01-03   |   王嘉玲老師

小販政策的爭議

新年伊始,回看上周各媒體都在回顧2016年大事,其中一個容易被大家遺忘的,是香港小販政策問題:從年初的桂林夜市,到旺角騷亂,再到屯門良景邨的「管理員」與小販衝突、東涌的逸東市集,小販或墟市政策的爭議其實貫穿了整個2016年。

 

香港的小販由來已久,港英政府早在1873年已開始向小販發牌。從戰後至六七十年代,是小販的全盛時期,由內地偷渡到港的難民,找不到工作就在街邊擺賣維生。據統計,在80年代,香港的無牌小販高達一萬六千人。當時的小販除了吸納大量就業人口,同時亦以低廉的價格滿足市民各方面的生活需要。從管治的角度,其實當時小販協助政府應付了突如其來人口急速增長所帶來的社會壓力。

 

1973年起,政府停發小販牌照,並開始將小販塑造成污糟、混亂、危險的形象。筆者小時候曾看過的一段政府宣傳片最為經典:片中一個穿著背心底衫的肥小販,叼著香煙在路邊賣牛雜,亂倒污水,四周塵土飛揚。片尾旁白呼籲市民:「切勿光顧無牌熟食小販」。

 

由於政府多年來嚴厲打擊,又停發新的流動小販牌照,香港的小販數目一直下降。至2015年12月,香港的流動小販牌照只剩下430個。

 

然而,多年來,民間一直有聲音爭取保留香港的小販文化。一方面當然是希望捍衛基層市民自力更生的權利,讓市民可以在街邊做小生意謀生,同時也為街坊提供廉價的購物選擇。尤其在良景邨和逸東邨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領展(前身為「領匯」)壟斷街市後如何限制居民的選擇。小販╱墟市正正打破領展的壟斷。

 

在經濟方面,小販可以增強香港的旅遊特色。當我們慕名到台灣、韓國、泰國的夜市時,其實魚蛋、炸大腸、雞蛋仔等本土特色小食同樣對遊客充滿吸引力。重發小販牌照,可以重振香港「美食天堂」的美譽。

 

而更深層的,是在政治方面,小販政策的討論讓我們重新思考街道和公共空間的擁有權。到底我們是否能夠由下而上地商議、決定應如何使用一個地方?是否能夠由下而上地管理一個地方?這當中涉及到兩套截然不同的規劃理念:政府一直以來由上而下地規劃不同空間的用途,並且嚴格限制使用者的活動。因此民間組織舉辦活動便要向不同政府部門申請各式各樣的牌照,甚至出現在公園不能打波、在草地睡覺被驅趕等荒謬情況。究其原因,政府土地規劃的主要考慮,只是在行政方面如何避免混亂、容易管理。

 

而民間的理念,則考慮市民對一個地方的擁有權,及如何建立社區歸屬感。既然公共空間屬於居民,自然應該由居民決定怎樣使用空間。規劃亦應該由下而上的由居民商討決定。小販墟市除了為居民帶來更多購物選擇,令社區更有活力,更重要的是提供一個社交場所,居民可以彼此認識、寒暄,建立社區網絡。

 

當然,左翼容易對小販墟市有過分浪漫化的想像。無可否認,小販的確會帶來噪音和衞生問題。例如食環署建議在農曆新年於旺角麥花臣球場設新春熟食墟,油尖旺區議會就以一票之差否決,並指居民擔心墟市的噪音和衞生問題。然而,當我們討論小販政策時,同樣要小心不能因為小販是基層弱勢,就忽略了他們帶來的負面影響。尤其這些影響最首當其衝的,許多是住在舊區唐樓、弱勢的基層居民。
 


王嘉玲
王嘉玲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大學主修人文學科及哲學;

喜歡把複雜的問題簡化,讓同學易於消化,亦希望為同學裝備好獨立思考的能力。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