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傳統   環保   學習   獨立   科技   拉登   草泥馬   有機種植   文化素養   鹽田   醫療   公民社會   珊瑚   矛盾   群體訴求   asd   精神健康   反駁   香港   替補機制   立法   釘子戶   酷兒理論   文憑試   茉莉花革命    精讀   城鄉發展   綜合國力   最佳   全球化   13.67   羊群心態   衝突   香港   青少年   農村人口      自願捐贈   中美   柴靜   傳媒   民意調查   身份認同   情緒主導   鄉議局   推論    監察   道德操守   普世價值   公平   
2017-01-12   |   區少銓老師

從台北光復高中納粹事件談起

 台灣   納粹   支那   希特拉   自由   猶太人   斯拉夫人   歷史教育   文革   大躍進   紅衛兵   梁頌恆   游蕙禎   

    台灣新竹光復中學一班高中學生於上月23日在校方舉辦的變裝遊行中,裝扮成納粹軍團,身穿納粹衣帽,手持納粹旗幟,還有學生登上戰車效法希特拉 (Adolf Hitler) 式揮手。這次遊行有老師和校長參與,該班教歷史的導師與學生「打成一片」,扮演希特拉,站在紙箱做的戰車裏行納粹禮,全校師生拍掌歡呼,向「希特拉」敬禮,司儀還高叫不敬禮者會被坦克壓過或被抓到毒氣室。活動照片遭放上網絡後,隨即引發各方批評,德國與以色列駐台機構對此事表達遺憾。

 

    光復中學在「光復有愛」(台灣從日據中光復) 遊行中扮演納粹份子,實在充滿黑色幽默。事件最終引發軒然大波,校長程曉銘當天下午宣布辭職,以示負責。學校最初尊重學生「創意力量和幻想」,因此讓學生自由發揮。這高中班級本打算做阿拉伯的主題,但經兩輪投票後決定扮演希特拉。過程中,班導師不斷告知學生這議題有巨大爭議,但最後未加以阻止。作為老師,究竟這樣尊重了學生cosplay的自由,但傷害了另一族群或團體感情的決定,是否明智?他又是否知悉學生選擇扮演希特拉的一個主要理由,是能穿上神氣的納粹軍服?

 

    關於自由的規範,梁啟超《論自由》一文就指出:「人人自由,而以不侵人之自由為界」。如果侵害到他人或團體的自由,個體的自由便須受限制,尤其是未清楚史實的同學議決中,歷史老師應適時教育,說明戲謔以後可能須承擔的後果,而非為討好學生而忽視了對歷史真相的說明。二戰迄今超過七十年,但不少德國、以色列兩國受害人及其後人仍在世上,假如德、以兩國皆緘默以對,豈不是合理化屠殺六百萬猶太人、過千萬斯拉夫人的種族滅絕行為?所以這次德、以兩國領事的回應不算是「玻璃心」,表達反對確是「有的放矢」。

 

    回到貼近些的例子,去年10月「青年新政」的梁頌恆游蕙禎在立法會宣誓時更改誓詞內容,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的「CHINA」讀成「支那」,經政府提出司法覆核,被高等法院取消議員資格。值得注意的是,事件發生後,兩位前議員難以獲得普遍民眾的同情,原因是不少中國及海外華人均認為「支那」這個稱呼具有貶義。特別是上一輩的中國人,往往將之直接或間接的聯結到抗日戰爭,聯想到中國1700萬平民死於戰火、9500萬人成為難民、南京大屠殺等「國仇家恨」的悲痛記憶上。「支那」引起的迴響及聯想,定然異於近來警員聚會穿著清朝皇帝及太監的服飾變裝,因為清朝對我們已有了歷史距離感了,但對中國人身份的貶抑,卻沒空間及時間的距離感。著名法國作家福樓拜 (Gustave Flaubert) 曾說:「我們對歷史的無知使我們誹謗我們自己的時代。」當梁、游兩人企圖把自己當作他國人,不是中國人,那只是國家意識、身份認同的個人選擇,但如企圖以「支那」來貶抑「鄰國」民眾,取悅有同樣看法的支持者,受那些感覺被侮辱的當權者指責,「上綱上線」也是意料中事吧!

 

     說罷台灣、香港,說回祖國大地,美國學者魯默爾 (R. J. Rummel) 著作《種族滅絕百科全書》(Encyclopedia of Genocide),列出20世紀全球9大殺人魔王,已故中國領袖毛澤東排名第二,魯默爾在研究中指出毛主席在1923年至1976年間共殺害了3800萬人;第三位才是台灣光復中學角色扮演的希特拉,但內地不少的士司機卻喜歡把第二名的毛主席像掛飾放於車內以保平安,那豈不是比光復中學的學生更荒誕錯亂?

 

    在國內,大躍進、文革和紅衛兵經常被用作為復古的商業形象來傳播,文革主題餐廳、人民公社大食堂 (俗稱吃大鍋飯) 被娛樂化、商業化,而「文革」、「人民公社」在中國民間並沒有應有的認知,只是把它當作「挺逗的 (好玩)」的一段歷史。大躍進期間死亡人數超過3000萬,文革十年浩劫,超過200萬人因受文革的迫害而死亡,將這些史實戲仿或諧擬,豈不是對受害者的傷口灑鹽,更罪大惡極?可惜,沒有人在內地有足夠的「自由」去指責,尤其在媒體、學術、教育、資訊的控制下,青年學生均對中國歷史難有全面客觀的掌握;身處消費物慾充斥的社會,在紅色風情餐廳或食堂內「食好西」,竟變成反璞歸真的風尚。對於這些問題,民間公開的討論或傳播是禁忌,形成了社會亦對此採取虛無主義的態度,民眾的表現可說是情有可原、「愚有可諒」。

 

      不過,香港及台灣均為資訊開放的社會,我們從港台這兩則事件歸結,更應珍視言論及資訊傳播的自由,同時要反思自由及其界線,審視歷史教育的重要性。


區少銓老師
東華三院鄺錫坤伉儷中學


新加坡國立大學文學碩士(歷史)、香港大學教育碩士(中國語言及文學)、香港浸會大學碩士(通識教育),十二年任教語文及通識科經驗,現職主要任教通識科。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