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7-06-02   |   張往老師

反思通識課程:學習通識需要避開意識形態嗎?

政府換屆在即,教育作為林鄭月娥的施政重點,定必迎來一場不小的改革風潮。事實上,過去幾年來社會一直有不同聲音討論中學通識科的定位、角色和價值,其中也涉及科目的存廢,以及課程內容、教學方法和考評模式的爭議。本文將透過審視現行通識科的課程指引中的內容,檢討此科的科目性質所反映的教育問題,希望藉此作為日後討論如何改善通識科的一些基礎。

 

在《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1.3「科目性質」第二段中列明:

 

「高中通識教育科的性質,有別於大學的通才教育或通識教育……本科不需與『人文精神』或『古典主義』等意識形態互相聯繫。本科採納一個大眾普遍接受的觀點:認同所有高中學生均能透過適合年齡組別各種學與教的活動,建構和增長知識。」

 

哈佛大學的校園裡有一警語:「進來,在智慧中成長;離開,為更好地服務國家與人類。(“Enter to grow in wisdom. Depart to serve better thy country and thy kind.”)」這句話道出了大學教育的價值,是充滿人文主義色彩 (humanism)。這一教育理念,與現今社會崇尚的功利主義、實用主義,明顯是背道而馳。通識科課程文件特別指出,此科「不需與意識形態互相聯繫」,更指「大眾」都接受的是所有學生能「建構和增長知識」。然而,一個學生究竟如何才有動機去學習知識?一個土生土長的本地人要怎樣去得到啟發,才會想要成為一個具世界視野的公民?

 

筆者認為做人不能沒有意識形態,意思就是:「人不能沒有信仰,不能沒有立身處世的一套原則和價值觀。」或許是由於上幾個年代的歷史教訓,讓今天很多社會賢達都視「意識形態」為禁忌,又或者崇尚「絕對中立」(即在正反兩面之間選擇不會「得罪」任何一方的態度,但事實是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的「絕對中立」,正如所有人都存有偏見)。這裡筆者提出的思考是:若通識科被設定為不帶價值取向或與某些價值觀作聯繫 (姑勿論這種設定是否能夠做到),如:普世價值、民主、自由、法治等,哪麼一個人又為甚麼要學習知識,繼而成為一個稱職的公民?就此,通識科需要一個完整的說法。

 

即使我們不要求中學生達到大學通識教育 (或譯「博雅教育」) 的水平或深度,但一個中學生基於甚麼理由去學習做一個「好公民」,這一思考歷程在本質上是需要一個帶有價值判斷的思想出口。除非社會大眾都認同,只要年青人盡可能吸取最多的知識,他們就「自然而然」會成為課程目標中的理想「產物」。再問一句:教師應如何讓高中學生明白學習通識的理由,從而令學生在通識科的空間裡,成為有如課程文件所述:一個「獨立自主的終身學習者」?是為了生涯規劃?是為了公開試成績?還是為了理解各個領域的知識概念?

 

若通識只淪為「睇報紙」了解社會時事,或「背住概念去吹水」以應付考試,那麼教育界同工或許真的應該慎重考慮這科的存廢。現時通識科正需要空間去促進可持續發展,而不是中途宣告失敗投降。

 

喬布斯曾說:「保持渴望,保持無知。(“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現時的通識科似乎並未能提供一個清晰方向,讓年青人明白為何以及如何達致這一境界。一般通識教師在教學過程中必定會遇到這問題,而優秀的通識教師則更會想辦法突破這一瓶頸,為通識科開拓出路。

 

筆者認為一個可行的考慮方向是:無須逃避價值判斷,反而應該讓通識科期望建構的世界觀 (worldview),更清楚地展現給年青人,並在這思想基礎上去獨立地探究我們身處的當代世界。若非如此,學生很可能陷入一種「知識泥沼」,愈發用力鑽研,卻愈發自囿於資訊爆炸、瞬息萬變的當代世界之中,結果變得無所適從。今天,普及的學校教育已不再是承繼傳統知識的關鍵場所,再多的知識內容,再多的考試,可能只是虛耗年青人寶貴的青春;相反,透過通識科必修的平台,讓下一代學習如何去生活,如何面對將來的世界,才是中學通識科的核心價值。
 


程偉豪老師
張往老師
中華基督教會基智中學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任教通識科及歷史科,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 在憂患之中,知識分子謹守「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或許是時代的唯一出路。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