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7-10-09   |   

香港唐樓原來有四代!

李浩然博士(香港大學建築保育學部主任暨副教授)

黎志邦(香港大學建築保育學部講師)
 

導論

到底什麼是「唐樓」,或更具體來說,什麼是「香港唐樓」?正如其名,唐樓就是一種為唐人(華人)而建造,被唐人使用的城市民居。因為是以「下舖上居」而設計(第一層是店舖,以上樓層是居所),所以此類建築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被稱為「店屋」(shophouse)。在研究唐樓的過程中,筆者發現唐樓的英文名稱經常採用 “tenement house” 一詞,意思是指一屋多戶的貧民房屋,而這情況其實可以出現在任何建築,並不限於唐樓。由19世紀直至到20世紀60年代,在公共房屋和現代的高層私人樓宇尚未大量興建的時代,唐樓是香港最普遍的建築類型。在這段時期,因國內戰亂和社會動盪而湧入香港這片英國殖民地的大量中國移民,就只有在非法霸佔的山坡上自行建造寮屋或租住擠擁不堪的唐樓。當年香港的絕大部份唐樓內部都被分割成為有如現今「劏房」的出租小房間,有些唐樓更加擠滿了用鐵絲網圍著的出租床位(俗稱「籠屋」)。在這樣惡劣的居住環境,唐樓確實是屬於 “tenement house”。但現今的一屋多戶居住情況,已經由唐樓轉移到舊式的多層大廈,所以 “tenement house”作為唐樓的英文名稱並不準確,反而用有香港特色的廣東話音譯 “Tong Lau” 更為貼切。筆者的早期學術文章已經採用這一英文名詞,現在更被廣泛使用。

 

還有另外一個對唐樓錯誤的理解,就是把它稱為「廣州式騎樓」。其實每一個地方所發展的傳統建築都會有當地的本土特色,故此有「新加坡店屋」、「檳城店屋」、「澳門唐樓」、「廣州騎樓」等稱號。所以把「香港唐樓」稱為「廣州式騎樓」不但是錯誤的理解,而且還否定了此建築類型的文化認同。再者,有初步研究顯示,20世紀初在廣州發展的「騎樓」式建築,有可能參考了同期香港唐樓的設計,不過這見解尚有待考證。

 

筆者在本專欄於2016年9月19日發表的〈香港原來有四代殖民地建築!〉一文中,也有提及香港的殖民地建築不只限於西式建築,而非西式的唐樓亦屬於香港殖民地時代的產物。而且筆者與Lynne DiStefano 教授發現,香港的唐樓可分為四代,主要是由不同殖民地時代所採用的建造物料和技術(materials and techniques)來界定。


維多利亞時代:第一代香港唐樓

這世代的香港唐樓是建造於19世紀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在位時期。建造物料和技術是以青磚牆壁、木材樓板和屋頂結構,樓高二至三層,完全沿用了華南一帶沿海城市下舖上居的典型設計,建築以簡樸務實為主,沒有顯著的美學風格可言,反映了當年香港華人社會的經濟狀況。這一世代的唐樓在香港已經差不多完全被清拆,所餘無幾,現存並獲確認的例子,就只有位於中環威靈頓街、建於1884年的「永和號」唐樓。

圖一:屬於第一代唐樓,建於1884年的「永和號」。(照片來源:李浩然)

 

愛德華時代:第二代香港唐樓

1901年維多利亞女王駕崩,愛德華七世登基,亦開始了建築學上的愛德華時代,直至20年代末完結。建造物料和技術仍是沿用第一代唐樓的青磚牆壁與木材造的樓板和屋頂結構,樓高增加到三至四層,不過開始滲入了西方的水泥物料和鋼筋混凝土營造技術,多用於露台的建造。這一代唐樓的設計首次受到殖民地政府的法例規管。該法例就是針對1894年太平山區爆發大瘟疫的善後措施,名為《1903年公共衞生及建築物條例》(Public Health and Buildings Ordinance, 1903),是香港現今《建築物條例》(Buildings Ordinance)的始祖,制定了唐樓設計上必需符合的基本衞生條件,比如兩列唐樓不可「背對背」而建,而需要有不少於6英尺闊的後巷,廚房和廁所不能共用同一空間;以及,室內空間規定要有足夠的窗戶,以滿足天然採光和空氣流通等要求。第二代唐樓因為加入了應對本地社會情況的設計,而產生了本土的特徵。現存灣仔石水渠街社區建於1925年的「藍屋」與「黃屋」,以及於1922年在茂蘿街落成的「綠屋」(現「動漫基地」),便是第二代香港唐樓的好例子。

圖二:屬於第二代唐樓,建於1925年的「藍屋」。(照片來源:李浩然)


二戰前現代時期:第三代香港唐樓

踏入30年代,世界進入「摩登」時代,香港唐樓亦進入了第三代的發展,直至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而止。採用鋼筋混凝土建房子已經成為成熟和符合經濟效益的建造技術,在世界各國普遍使用。香港的唐樓亦跟隨科技發展,廣泛採用鋼筋混凝土,不過樓高仍限於四層。在這時期,唐樓必須要有建築師的設計,所以更能清晰地表現出當代主流的建築美學風格,如古典復興主義風格、藝術裝飾風格等。1931年落成的「雷生春」便是第三代唐樓的例子之一,它用全鋼筋混凝土建造,混合了古典復興主義及藝術裝飾風格。另一例子是1930年落成,位於灣仔軒尼詩道的「同德押」,不過這唐樓已在2015年被清拆。

圖三:屬於第三代唐樓,建於1931年的「雷生春」。(照片來源:李浩然)


二戰後現代時期:第四代香港唐樓

第二次世界大戰在1945年結束,戰後香港在50年代初才經濟復元,開始發展第四代唐樓。這一代的唐樓繼續沿用鋼筋混凝土建造技術,為了配合香港人口膨脹所需,樓高增至四至六層,亦因應了香港戰後經濟所限,採用強調實用和功能的現代主義設計(香港俗稱「包浩斯」風格)。第四代唐樓是香港最後一代唐樓的發展,直至60年代初便由高樓大廈完全取代。這一代的香港唐樓尚存在不少數量,例子可見於上環太平山街和灣仔的星街一帶。

圖四:屬於第四代唐樓,建於1957年位於灣仔星街附近的永豐街31號唐樓。(照片來源:李浩然)


總結

筆者還記得在70年代,由中上環到西環都是唐樓林立的地方。到了80年代,這些唐樓急速地被清拆,重建成為高樓大廈。為什麼香港唐樓會有如此下場呢?除了地政與地價等複雜因素之外,基本原因是唐樓的設計已經不能滿足香港人口增長與土地使用的需求,所以被更迎合時勢所需的建築所取代。正因為香港唐樓是平民的建築而不是精英的設計,故此以往並沒有被視為建築文物。直至現今唐樓已所剩無幾,香港社會才開始視之為具保育價值的歷史建築。

 

在學術研究範疇,以往香港唐樓並未受重視,是冷門的研究題材。筆者與同事Lynne DiStefano教授在2000年開始研究香港唐樓的時候,才發現根本沒有什麼現存的研究資料,我們便順理成章成為最早研究香港唐樓的學者。正因如此,筆者借此機會撰寫這篇探討唐樓的中文文章,給同學們作為參考,希望能夠使唐樓這題材引起更多的興趣,令香港的唐樓保育得到更大的社會關注。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