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7-10-12   |   陳應聰老師

淺談《國歌法》

 國歌法   國歌   刑事   侮辱   國旗法   

全國人大常委會2017年9月通過《國歌法》,並於本月開始生效。《國歌法》明確規範可以奏唱國歌的場合,訂明不得在私人喪事活動奏唱國歌,公共場所不能用國歌作背景音樂,也不得用於商標、商業廣告等。奏唱國歌時,在場人員應當肅立,舉止莊重,不得有不尊重國歌的行為。在公共場合時,惡意修改國歌歌詞,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由公安機關處以警告或者15日以下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另外,國歌將納入中小學教育,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學校要組織學生學唱國歌,教育學生了解國歌的歷史和精神內涵。

 

以上是國內《國歌法》的內容,預料法例將會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再經本地立法在香港實施。有評論認為立法是針對香港人過去在公開場合噓國歌的行為(而最近有球迷在足球賽中繼續噓),不少人擔心法例會限制香港人的表達自由以至藝術創作自由。起碼黎明的《全日愛》和李克勤的《球迷奇遇記》,大抵在本地立法後就會成為絕唱。如果像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饒戈平所言,立法前的違法行為要記錄在案,將來研究追溯法律責任的話,筆者實在替兩位歌手擔心。

 

支持立法者則認為國民尊重自己國歌乃應有之義,而且香港早有將《國旗法》和《國徽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先例,而外國也有《國歌法》,香港人不用大驚小怪。的確,美國、加拿大、俄羅斯、日本、印度及部分東南亞國家都有《國歌法》,但環顧全球只算少數,談不上是「國際標準」。何況部分國歌法只規定奏唱國歌的形式,並無罰則。美國的美式足球員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2016年就發起在奏國歌時單膝下跪抗議的行動,抗議警方殘暴對待黑人。上月美國總統特朗普開腔譴責後,反而引起更大反彈,至少130名球員在各場美式足球賽事,以單膝下跪、坐下、拒絕肅立,或在奏完國歌後才步出球場等方式抗議。但美國國歌法並沒有任何罰則,相關球員得以表達其政見。懲罰不尊重國歌者,恐怕只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威權國家之間的「國際標準」。

 

另外,以《國旗法》來類比《國歌法》亦明顯比喻不倫不類。現行《國旗及國徽條例》列明「公開及故意以焚燒、毀損、塗劃、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國旗或國徽,即屬犯罪」。國旗是一件公開懸掛的實物,何謂毀損、玷污難有爭議。但國歌則是看不見、摸不到的樂曲,不同樂器、不同演唱者已有不同演繹方式,如何界定是「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唱國歌走音是否犯法?又例如有人全新創造了一首歌曲,但若果部分聽眾認為歌曲與國歌相似,是抄襲、修改國歌,那又如何判斷?要相似到什麼程度,才算是「修改國歌」而不是另一首歌?

 

筆者先不論到底嚴刑峻法能否換來人們的尊敬,單是上述法例的細節不釐清的話,就難以釋除限制言論、創作自由的疑慮。一個法治國家,需要明確、可預見效果的法律。無論是次《國歌法》還是上一次就宣誓程序的人大釋法,之所以令港人不安,就在於法例中的「莊重」、「惡意」、「真誠」等字眼太含混,令人難以預計什麼行為合法,什麼行為不合法,成為當年梁愛詩所講的「港人頭上一把刀」。最後令人人自我設限、自我審查,社會噤若寒蟬。這一點,而不是反共不反共,才是香港人最擔心的地方。
 


陳應聰老師
陳應聰老師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

嶺南社會科學系畢業,中大社會學碩士。現職高中通識科教師,曾任教會考綜合人文科。

由於熱愛社會學,相信社會制度存在於每個人的一言一行當中,因此選擇任教通識科,希望喚醒同學對自己身處社會的一份責任感。一直認為Liberal Studies真正的意思是「解放的教育」,期望同學能以「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為求學的目標。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