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7-12-04   |   黃煥忠

垃圾收費,如何落實?

黃煥忠(香港浸會大學生物系教授)

 

在過去30年,香港的城市固體廢物增加了近八成,而香港的人口只增加了36%。香港現有的垃圾處理手段主要是堆填,而三個堆填區的容量亦將於2019年前用盡,所以環境局於2013年硬闖立法會申請撥款建設焚化設施並擴建堆填區,即三堆一爐,以解燃眉之急,最終於2015年獲財委會通過。但這並不代表政府就可以一「爐」永逸,有效解決垃圾圍城的問題。最終方案仍需儘快落實垃圾徵費和建立焚燒設施,這樣才可以達到軟硬兼備的最佳效益,真正的一勞永逸。


所有成功的廢物管理系統,取決於居民的積極參與源頭減廢,正如台北「隨袋徵費」政策實施後,家居廢物成功減量67%。香港環境局亦於 2012年進行了公眾諮詢,徵集公眾對實施數量化生活垃圾收費的意見。2014年就收費機制、涵蓋範圍及收費水平的意見諮詢和社會參與過程亦已完成。城市固體廢物收費正處於草案提交立法會的階段,最快將會在2019年底在全港實施。


收費機制是各持份者最關心的議題,在公眾諮詢期間,以垃圾數量為基礎的收費機制受到青睞。香港的建築物和樓宇管理模式也各有不同,增加了所有建築物使用同一個標準機制的複雜性和難度。環保局提出的兩種收費機制結合了香港不同商業和居住環境,希望更有利於執行,也更加靈活簡便。第一種方法為按指定垃圾袋收費,適用於大部分住宅樓宇、村屋、小型街道商舖、公共機構及部分工商樓宇。此機制將會覆蓋城市80%的廢物處理。另外的20%都市固體廢物將以收取堆填區的入閘費標準來進行垃圾收費。在建築管理系統化的高密度高層商業樓宇,及由私營廢物收集商提供垃圾車服務的處所,按垃圾重量收費更具可行性和成本效益。


為了讓市民漸漸適應垃圾收費,環境局於2017年3月於立法會建議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的實施安排,設立不超過三年的過渡期,市民可選擇按食環署在全幢樓宇所收集到的都市固體廢物的桶數收費,亦可以指定垃圾袋按量收費。此舉不但引起混亂亦引起不公,多個住戶共用一個垃圾桶,並不能公平的執行「污者自付」的原則。無論每戶家庭生產多少垃圾量,整幢大廈的住戶也需要平均攤分垃圾處理費。難以追查廢物的來源,也許會增加垃圾亂扔的現象。有的住戶生產的垃圾多,他們的垃圾費卻沒有相應增加,因而無法約束其垃圾產生的量;有的住戶生產得少,卻在幫其他住戶分攤垃圾費用,並沒有鼓勵其減少垃圾的行為。所以按桶收費既無法讓每位住戶直接感受到垃圾收費的影響,又不能直接約束每戶居民生產垃圾的量,反而有機會造成鄰里間矛盾的產生。長此下去,垃圾的量並不一定會因垃圾收費而減少,垃圾收費亦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其實,筆者認為早讓市民盡快的接受和使用指定收費垃圾袋,實為更有效的辦法。一來市民在過渡期已經慢慢適應收費機制,二來避免不必要的收費制度轉換和複雜程序。


環境局最終從善如流,順應民意,於2017年10月底公布優化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的落實安排,特別針對香港這種高層建築密集的城市,為確保污者自付的公平,取消按桶收費,將棄置垃圾的責任放到每個人的身上。換句話說,每個家庭的處理費取決於該家庭的住戶數量和每個家庭成員產生的垃圾量。市民須在棄置廢物前購買預繳式指定垃圾袋,用以垃圾的儲存及棄置,那可處理八成的垃圾;而其餘兩成為大型的廢物,則以堆填區的入閘收費來達至污者自付的原則。這樣,垃圾處理費可以直接激勵每戶家庭減少垃圾的產生,多考慮回收循環利用的方式處理垃圾,並且讓這種環保的態度融入日常生活中,那就可以全民參與減廢,讓香港不致成為垃圾之都。


環保局的最新方案更能顯示局方的決心,迎難而上,而局方要加大力度鼓勵更多的持份者參與,如物業管理、商業店舖和每一個居民。垃圾收費的最終目標是引導人們的行為,通過減少消耗來減少浪費,同時促進再利用和回收。垃圾收費實施初期,或有未臻完善之處,但只要進行更多的公眾參與和協商,檢討計劃的實際執行遇到的困難,我深信香港最終能成功達至減廢的目標。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