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1   |   鄧飛老師

「中國人不過西洋節日?」 ──連舊曆、二十四節氣也有西方文化勢力滲透!

 舊曆   二十四節氣   中國傳統   天文   曆法   西方   

近年,每逢到了聖誕、元旦這類來自西方的節日時,內地就會湧現一股「中國人不過西洋節日」的奇怪風潮,常見的觀點無非就是「西方宗教文化侵略」,「中國傳統節日文化衰落」之類說法,連2012年第一屆DSE前的通識教育科(卷二)練習卷,也有一條相關內容的題目。

 

筆者不評論這種在節日上崇華抑洋的風潮是否可取,只是想提醒一個可能不為眾人所留意的事情:就算表面看上去絕對是屬於中國傳統的老黃曆,就是所謂的舊曆,它的天文學計算基礎,其實也是來自西方的!準確而言,影響至今的清朝舊曆,是康熙八年由來自梵蒂岡的耶穌會修士所編撰的!甚至連掌管中國朝廷天文曆算此等重要事務的欽天監,從康熙八年 (1669年) 一直到嘉慶二十二年 (1817年),這一個半世紀的欽天監正職主管官員,都是由耶穌會修士來擔任!今天的老黃曆的編撰基礎,仍舊是使用清朝時代由耶穌會修士所編定的計算基礎來加以推算的。換句話說,就算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等中國傳統的二十四節氣的劃分和具體日期之決定,背後的曆法計算基礎,都是來自西方耶穌會的神父們!

 

為什麼會這樣的呢?說來話長啊……

 

明朝末年,以利瑪竇為代表的天主教耶穌會修士們陸續來到中國,並漸漸得到明朝皇帝批准傳教、修建教堂和與中國的士大夫交流。1629年,欽天監推算日食(蝕)失誤,而已經皈依天主教的大臣徐光啟用當時西方最新的天文幾何學推算出的結果卻與實測完全吻合。《明史》載:「《大統》、《回回》所推,順天食分時刻,與光啟奏異。」崇禎皇帝大怒,命令徐光啟依照西方方法重新編修曆法。

 

大家別以為在引用西方計算方法之前,中國是完全使用自己的天文計算方法。事實上,明朝曆法名為《大統曆》,是1517年劉伯溫所制定,他主要參照了元朝天文學家郭守敬編修的《授時曆》和來自中東伊斯蘭世界的回曆 (1267年正式傳入中國)。元朝時多由回回天文學家 (回回是對伊斯蘭教徒的舊稱) 擔任大都觀象台台長,明朝欽天監下也有回曆局,由伊斯蘭教徒依照伊斯蘭曆法計算來幫助編訂黃曆。也就是說,在西方天文計算曆法引入中國之前,中國朝廷自己的方法也不是那麼「純正中國」的。

 

明朝大臣徐光啟推薦同樣來自梵蒂岡的耶穌會修士湯若望神父等人,幫忙用西方方法來重新編撰曆法,最終編訂《崇禎曆書》;但沒過多久,明朝滅亡,崇禎自盡。

 

湯若望神父在明清交替之際,小心翼翼地保護《崇禎曆書》,並進獻給清朝順治皇帝,深得順治皇帝和孝莊皇太后的信任,並將之改名為《時憲曆》。不過,以前編撰曆法的人不服,對湯若望和《時憲曆》發起一次又一次的政治攻擊,聲言中國固有的曆法計算 (其實是漢人和回回兩種曆法的結合) 比西方的更準確,西方耶穌會修士來華是圖謀不軌云云。沒過多久,湯若望神父和順治皇帝相繼去世,來自比利時接替湯若望神父的耶穌會修士南懷仁神父登場,康熙皇帝也登基,但權力掌握在大名鼎鼎的權臣鰲拜手中。

 

之前因為政治鬥爭,湯若望神父心力交瘁,幾乎被清朝凌遲處死,《時憲曆》也在1666年被廢除,而重新使用所謂的中國傳統曆法。但到了1668年,只不過兩年之後,康熙皇帝和鰲拜發現事實上這個所謂的傳統曆法計算混亂,每月日數、節氣界定等誤差很多,對指導農業社會的耕作和一切相關經濟民生事務,均帶來很大的混亂。

 

於是乎,在1668年12月26日,康熙和鰲拜舉行了一場御前辯論會,一方是主張所謂傳統曆法的楊光先、吳明恆,另一方是南懷仁神父。雙方各以其法測日影移動,經過三天的測試,南懷仁的測算精準度遠超楊光先他們,西法大獲全勝。

 

1669年,康熙正式復用西洋曆法,為湯若望神父平反,同時授南懷仁為欽天監監副。1676年,康熙進一步確認西法的官方地位,發出諭旨聲稱:「向者新法舊法是非爭論,今既深知新法為是。」自此之後,沿用西法訂曆成為清朝定制。依照西方(當時的)天文學幾何學方法來制定黃曆,包括界定黃曆之中的二十四節氣,從此深嵌中國傳統文化之中!
 


鄧飛老師
將軍澳香島中學


任教通識,主修政治,從事行政及教學工作。閒來喜歡閱讀,看電視劇、電影。喜歡上網但懶寫facebook,所以長期空置……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