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2   |   陳曦彤老師

通識教學守則(二):多角度及明辨性思考?

早前一位補習名師、前考評局高層Cliff Yeung撰文狠批通識科,惹來坊間不少迴響。筆者拜讀過後,發現不少論點都有上綱上線(例如:從建議答案荒謬推論至科目實踐失敗)和原因錯置(把考試後遺症歸因於通識科)的邏輯問題。眼見有考評局代表及資深前線老師均已撰文回應,筆者今次想換個角度,抽取那篇文章中一些值得前線同工思考的觀點作探討。

 

培養多角度思考與以事實為基礎

首先,Cliff Yeung在文中指出,「明辨性思考的要旨是要分辨是非對錯,對於知識和事實有一定的掌握是先決條件。學生涉獵的議題太多,本地、中國、環球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環境等等都只是蜻蜓點水般略略學一些,學生對知識及事實的掌握必然流於淺薄,在這前提下作所謂明辨性思考,其實是鼓勵學生罔顧事實。」他續說,「在這遊戲裏,學生只需要挑選一些自己知道而又對自己立場有利的事實放在論述之中便可以了;另一方面,要反駁的論點其實也是學生自己提出,學生當然傾向選擇一些容易反駁的論點作為答案。」筆者認為這是有關確認偏誤 (Confirmation bias) 的批評,即學生選取了有利立場論述作答,便可以獲取高分。

 

香港教育與考試掛勾,高中課程尤甚,情況廣見於其他要學生交代立場的考試科目。要解決問題,我認為要不一致地取消所有相關考試,要不提供無限時間讓學生思考作答(有如大學論文訓練),但這在資源有限、人數眾多的文憑試,都是完全不可行的改革。作為前線教師,眼見公開試對學生所造成的思維限制,其實是可以從教學上著手,嘗試紓緩有關現象。

 

面對一些語文能力較差的同學,相對於灌輸深入全面的事實,我更為重視教學前的資料篩選與剪裁,務求讓學生在掌握關鍵背景資料後,盡快進入討論以培養思維能力。有時甚至因為個別議題或觀點超出學生的理解範圍,例如基本法詮釋權的法律爭議,或取代一地兩檢的不同民間方案,我會放棄把它們帶入課堂。或許包括筆者在內的通識教師必須坦白承認,通識教育課程裡的所謂多角度思考,不過是培養學生從不同原因、影響、建議、準則分析議題的「思維習慣」,距離「深入全面」等要求,其實相距甚遠。在通識科廣闊的課程範圍、有限的課時及作答時間等因素結合下,通識科與深入全面的分析,甚至存在根本性的矛盾。

 

但若果我們把目標務實地調節為建立學生的思考的習慣,事情則明朗多了;或許通識教師的責任,並非把最深奧最廣闊的知識傳授予學生,而是讓學生在理解議題的基本資料後,自動(甚至機械化)地運用在通識所學的分析框架探究議題,並運用資料佐證或驗証分析結果。而通識科的工作,就是讓學生頻密而有意義地體驗這個學習歷程,並從中建立一套思考的習習慣。問題是,這種學習歷程對建立學生的邏輯思維在成效又有多大呢?

 

分析框架與邏輯訓練

就此,筆者想引用早前Connaught Lee的公開帖文的其中一段:

 

「通識正是一套考試機器,勒令學生把它的思考公式照單全收。當學生服膺在這種求分至上,唯利是圖的模式,潛移默化養成的習性,可想而知。何況通識教育忽視價值判斷,蔑視理論的精神價值,甚至缺乏基本的邏輯入門。……甚至在緊張的考試時間裏,根本容不下仔細思考,只可機械式堆砌答案出來。所以思考越慎密周詳的人,通識考試越爲吃虧,皆因考試只眷顧功利主義者,庇蔭那些願意篩選地書寫、願意以字數犧牲思想質素的人。思想越豐富、越理性的人,往往是通識考試的輸家。」

 

李先生這段對通識科的批評,筆者思考已久,甚至引發起對自身工作意義的強烈懷疑;當通識科以一套套分析框架取代背誦大量背景知識之時,我們是否只是從填鴨制度進化至程式輸入,最後卻同樣使學生離理性思考越來越遠?概念化、主題句、引用資料、背景解說、舉例說明、扣題結尾⋯⋯這一系列由試題引申出來的答題框架,會否扼殺限制了學生的思考空間及論證方法?

 

深刻反思後,筆者力所能及的唯一出路,就是盡可能讓學生在作答或下結論前的討論空間極大化,並把觀點的質素要求降低至腦震盪的程度;讓學生透過小組或電子平台表達意見後,透過教師所給予的回饋剔除不成立的觀點,又或逐步提升觀點的說服力,最後才以分析框架的套路,表述討論的最終成果。學生在過程中能自由地運用不同思考方式,透過聆聽理解他人的思考方式,以及透過教師回饋理解自身思考的不足。這相比起單向授課,要求學生節錄合理觀點於筆記之中,又或機械性的試卷操練,或許是更能讓學生走近理性思考的最有效方法。

 

可是這樣一來,通識科對教師個人能力的要求,相比起其他有固定課程內容的學科,其實是高至不合理的程度;至少以現時的師資培訓要求看來,根本不足以確保訓練出能具備以上教學能力的師訓生。當筆者眼見不少學校均以少數專門任教通識的老師,領導多位「拍膊頭」兼教的同工執行課程時。上述兩位對通識科的批評,也實在難說是無中生有。
 


陳曦彤老師
陳曦彤老師
港大同學會書院


90後,中文大學哲學系及通識教育碩士畢業、教協理事、教育界選委及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致力透過參與公共事務,推動教育界及通識科的發展。

近年涉足教師工會及制度內事務,亦曾在校內負責合作學習及電子學習項目,關注事項為通識科的教學法、課程、考評發展及師資培訓,文章散見於《明報》及《立場新聞》。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