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8-12-13   |   陳樹鳴老師

做得對與做得好

 路不拾遺   美德   道德價值   責任   

有些以前讀書時學過的概念,總會很想介紹給學生。做得對(Being Right)和做得好(Being Good)就是這麼的一對概念。聽起來,「對」和「好」沒有甚麼分別,雖然我可以很簡單地告訴學生,一個「對」的政策就是能夠回應目的的政策,一個「好」的政策就是能兼顧很多方面的政策,但一直都覺得這種講法隔靴搔癢。終於,多得一個學生的善行,我又多了一個例子去說明這對概念的意思。
 

今早在校務處簽到時,看見有個附近學校的學生和本校書記談話。原來,這個學生在交通工具上拾獲一個銀包,她看到裡面有張學生證,知道銀包的失主應該是本校的學生。她一邊喘氣、一邊簡單交代了事情,也告訴了書記一些個人資料,然後就匆匆地離去了。如果我沒記錯,她的學校不算遠,但也要好幾分鐘的路程。
 

我們當然會讚揚這個同學做得「對」(Right)。意思是,我們會認為她沒有貪心,也沒有犯法,盡了路不拾遺的美德。但似乎這個講法不夠準確,因為至少聽起來,她不只是「做對了」這麼簡單。因為她大可以免卻很多路途的麻煩:例如可以交給車上的負責職員、交給身旁本校的同學,或者單純地讓其他人處理,其實都做到「路不拾遺」的要求,也算盡了一個路人的義務。
 

但她做多了幾步。首先是走上山來到本校:我們可以想像,要是交給司機或鐵路職員,不代表我們那位冒失的同學,一定會自己懂得回去詢問錢包下落;她交給本校的同學,中間可能還是有轉折,她也很難再跟進,或是知悉銀包的最終下落;她直接交到學校的校務處,至少有個可以問責的機構和她交代,也有更多的信心,相信失主可以拿回自己的失物。

 

而她亦可以選擇,放下錢包就離去,沒有義務告訴我們她是誰:事實上,我們也沒有權利知道。但她告訴了書記一些簡單的個人資料,確實是很負責任的做法。要是事情出現其他發展時,我們可以找到她跟進:無論是遺失錢包的同學希望親身多謝她,又或發現錢包裏面有甚麼閃失,我們也可以找到她。她這樣做可以為自己帶來好處,但也有可能是更多的麻煩,其實是有風險的行為。

 

我會說她做得「好」,不是因為她盡了自己的責任,而是比應做的,還多做了;雖然我不知道她會否考慮過我想到的東西,但至少她的行為能做到上面的效果(這也許是一個關乎道德、運氣的問題:因際遇而做到的好事算不算好事?),所以,至少她做了一件比「對」更多的事。

 

在道德價值上來說,「做得對」和「做得好」是兩件事。做得對的意思,是指我們盡了自己的身份和角色的責任,包括守了當守的規矩;而做得好,也許是比這些做得更多,考慮到自身責任以外的要求和角度,做一個更有價值的決定。

 

放到通識科的教學上,尤其是論及政策的正反時,很多政策看起來無可非議的原因,很多時正是因為它們「做得對」,例如符合《基本法》要求、慣例、政府一貫政策和人們的期望,這些不是不好,而是這些理由容易讓人變得因循,也忽視了這些政策本來的意義和歷史的變化。要是我們在思考的過程中,願意加入一些道德的要求和準則時,便可以讓討論變得更立體,從而在學習上做到一個更值得欣賞的回應之餘,或者能夠真正找到一些具爭議性的政策,及議題之中的原則和意義,而不是單純從效果和結果討論「好處」和「壞處」。


陳樹鳴老師
天主教母佑會蕭明中學


由新區新校做到舊區舊校,由舊學制教到新新學科。雜讀為尚,亂寫為樂。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
Blog: johncoal.wordpress.com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