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9-01-15   |   莊鍇儀老師

文化遺產保育與經濟發展的矛盾

隨着公民社會的發展,以及香港人對集體回憶的重視,文化遺產保育的議題亦愈趨重要。2007至08年度施政報告曾提出一系列有關文物保育的措施,促使香港市民更關注這個議題。

 

不過,香港的文化遺產保育,往往與經濟效益扯上關係。最近的例子是有關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的租用事宜。戲曲中心訂出租用條款,一日9小時的租用費是22,000元,外加8%的總票務收入,這相比其他的場地就昂貴得多,如高山劇場只須約10,000元場租費或總票房收入的一成;就算是香港文化中心,也只須約20,000元。八和會館主席汪明荃認為戲曲中心的租用條件十分辛辣,而香港粵劇商會主席杜韋秀明亦指出,香港普遍粵劇團體難以負擔高昂的租金,其建築就算美侖美奐卻物非所用。

 

這反映香港的文化遺產保育工作都有經濟掛帥的問題。戲曲中心的成立,本是為保育粵劇而出現,但建成後卻需要自負盈虧。試想一個佔地28,164平方米的建築物,其中包括有1,073個座位的大劇院、最多設有200個座位的茶館劇場、8間專業排演室、演講廳等;先不論回本,要達至收支平衡,怎能不收取高昂的場租?不只戲曲中心,不少博物館都要自負盈虧,例如由三級歷史建築物荷李活道前警察宿舍改建而成的「元創方」,館內活動亦趨向商業化,甚或充斥着高級餐廳賺取收入。

 

重點是,文化遺產保育的意義究竟何在?如果我們認為本地的文化遺產不重要,根本沒有保育的必要,那就由它們消失就好了,犯不着要花錢保護它們。我相信絕大部份的香港市民並不會這樣想;既然如此,究竟誰有責任去保育們?誰又應付鈔?

 

大部份的文化遺產根本沒有賺取盈利的能力,例如藝術館的展藏,大部份市民一年只會去一次或兩次,感受藝術文化之美便足夠;就算是常來港的旅客,也只會參觀一次或兩次吧,難道要他們每次來港也去參觀?再者,香港不只有藝術館,還有文化博物館、歷史博物館,或者新的「大館」等等,單靠人流、門票收入或出售紀念品去維持收支平衡的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偏偏我們目前的情況就是這樣,於是導致不少文化遺產走向商品化的道路,又或難以滿足文化團體的需要,有違保育的原意。

 

政府是有責任及能力推動文化遺產保育的:一來政府有足夠資源推動及維持文化保育事業,二來當一個地方有濃厚的文化氛圍,市民的歸屬感也會增強。筆者認為政府確實應該為文化遺產的保育與營運付鈔,而這個自負盈虧的心態也必須有所調整,才能重建香港的文化活力。


莊鍇儀老師
莊鍇儀老師
五育中學


大學主修心理學,培養了分析力和同理心,為教學打好基礎。面對廣闊的通識科課程,為提升教學效能,於香港中文大學修讀通識教育科課程發展與教學文學碩士。

熱愛探索新事物,認為教學須與時並進,從學生角度出發,活用體驗教學和生活事例,建立學生學習通識科的興趣。鼓勵自主學習,發揮創意,培育學生成長!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