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9-01-18   |   邱兆麟老師

從抖音看碎片化現象

最近跟學生討論現在的互聯網生態,我用的例子是抖音。抖音是近年其中一個冒起得最快的影音分享平台,2018年的全球用戶人數約5億,中國的每日活躍用戶有1.5億。抖音的每段影片內容只有15秒,內容大多是用戶上載分享的音樂、歌舞和搞笑片段。據資料顯示,抖音的85%用戶為24歲以下的年輕人。

 

智能電話及流動上網普及大約10年,而現時其中一個最明顯的網絡現象是資訊「碎片化」。抖音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在互聯網未普及的年代,人們接收資訊和獲得娛樂的途徑十分有限,閱讀的都是那10來份報紙雜誌,看的都只有一兩個電視台,收聽的只有幾個電台。這種由上而下,數以百萬計的人追蹤少數的資訊來源,促使大眾媒體和娛樂產業的影響力十分巨大,因為人們沒太多選擇。

 

自從互聯網普及,尤其是在4G上網和一人一智能手機流行後,資訊和娛樂就變得碎片化。例子包括推特(Twitter)140字的發帖限制、Instagram以圖片分享模式、Snapchat的訊息在限時後會消失、YouTube出現大量的YouTubers搞笑短片,和把電影縮短為數分鐘的短片等,而抖音更是碎片化的佼佼者──YouTube短片數分鐘也嫌太長,抖音以15秒已經足以吸引用戶眼球。

 

在我看來,15秒的娛樂資訊是難以理解的,不得不承認自己跟新生代有點代溝了。不過為了備課,便叫學生介紹一些熱門的抖音短片給我,然後像做訪談般詢問他們的看片模式。我的觀察是在海量的碎片資訊中,那些最搞笑、最特別的短片便能跑出,得到廣泛分享,而抖音會按觀眾的接收和觀看,計算推送的短片瀏覽量,15秒的內容雖短,但用戶習慣不停地重看,那累積的時間便很長了。

 

訊息碎片化的影響,最明顯的是觀眾群的分佈也變得碎片化。人們不再是只看某幾個明星,而是會追看不同的KOLs(Key Opinion Leaders)、網紅或表演者等。因為網上平台能夠按人們的口味去度身訂造推送內容,人們也能在海量資訊中只訂閱自己感興趣的內容,結果是資訊傳播模式由「大眾傳播」變成「分眾傳播」。

 

訊息碎片化的另一個影響,是資訊變得愈來愈短和「即食」。140字/一張相加幾個文字標籤(hashtag)/15秒的短片,能承載的內容有限;當人們習慣了不斷接收碎片化訊息,便會減少接收那些較詳細和複雜的訊息,例如書籍和評論文章。這種習慣的壞影響是,人們用「3分鐘看完某電影」、「一張圖說明XXX」、「5分鐘了解當代哲學」、以口號和Soundbite取代討論的帖子,其實,這未必會理解事情背後的論述和知識脈絡,更遑論將來能基於理論和事實基礎提出自己的論述。

 

備課的時候看抖音,不知不覺便看了15分鐘。雖然我不懂欣賞,但亦明白娛樂本就不用太執著於是否碎片化,就當是嘗試了解流行文化吧。不同網上的平台興起就像兩面刃,一方面碎片化可能令人們減少了知識的吸收,但另一方面這種去中心化、由用戶產生內容 (user-generated content) 的模式,激發了年輕人的創意,也為這些內容生產者製造了新的收入模式,同時減少了主流媒體對話語權的壟斷,這並不是壞事。

 

作為通識老師還是要提大家一句,在這個資訊碎片化的年代,如要掌握論述能力和邏輯思維,還是要通過常常閱讀書籍和文章。


邱兆麟老師
中華傳道會劉永生中學


香港大學教育學碩士。喜歡讀書,也喜歡與人討論學術,相信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所以選擇教育作為志業。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