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22   |   邱兆麟老師

同一悲劇,取態迥異──報章立場分析案例

 示威   劉玉棠   劉志堅   周一嶽   食物環境衛生局   雞苗   社論   報章   意識形態   客觀   分析   立場   
早前一名運輸商因為政府收回家禽業牌照,生計受影響而得不到賠償,在中環的行人天橋頂抗議,期間一名警長爬上天橋的時候失足殉職。這宗新聞引發了很大的回響和討論。值得留意的是,不同的報紙在報導或評論此事的時候的取態迥異,分析當中的用字和邏輯,不難看出不同報紙在此事上的立場甚至背後的動機。

以下是各份主要報章於事發翌日的報導或評論:

蘋果日報

橋頂示威累死重案組警長  莽漢知闖禍 兩度下跪叩頭道歉 (港聞報導)

「為爭一己私利,一名前雞苗運輸商的示威行動間接累死好警察。該名莽漢為爭取自認為應得的家禽業賠償,屢次採取激烈行動抗爭,昨早在中環爬上行人天橋頂危站,要脅要見食?局長周一嶽。重案組「老差骨」劉志堅奉召到場救人,大雨下從橋頂失足跌落四米下的橋面,傷重不治。莽漢獲救後深知闖禍,在鏡頭前表現懊悔,兩度下跪叩頭向死者家人道歉。」

東方日報

間接害死警長 局長於心何忍 (功夫茶)

「呢一位仁兄原本只係想抗議政府賠償不足,事關禽流感爆發之後食?局局長周一嶽趕絕家禽業界人士,之但係又冇好好善後,搞到人?開飯都成問題。本來呢,警方將干諾道中往灣仔方向一段馬路全線封閉,交通嚴重受阻已經唔係咁好??,更加慘不忍睹?係有一位四十九歲警署警長劉志堅在橋頂企圖處理事件,不幸失足跌落地面,送院救治仍然傷重死亡。
唉,失驚無神累到警長殉職,示威人士劉玉棠非常之咁內疚,佢兩次跪地叩頭向死者家人道歉謝罪。劉玉棠強調三年來一直尋求和平方式表達訴求,但一直未能成功,長期承受痛苦與煎熬,無計可施先至決定以咁?行為抗爭,佢話以後都唔會再做任何有損公眾?事。

講真?句,功夫茶唔想過分苛責劉玉棠。冇錯,走上天橋頂擾擾攘攘確係造成交通不便,你甚至可以批評佢表現激進,之但係功夫茶打死都唔信佢存心靠害一個素未謀面?警長。表面上係示威行為累人累物,不過大家試諗諗?,人?如果唔係有冤無路訴都唔會引發不必要?慘劇。」
明報

抗爭騷搞出人命 官員極感憤慨 (李先知)

「雞苗車司機劉玉棠昨日在中環鬧市天橋頂上演的抗爭騷,除了令港島核心地區的交通癱瘓兩個多小時外,最終亦令一位試圖爬上天橋頂的警署警長從高處墮下身亡。事件在官場引起很大迴響,直指該司機的自私行徑最終累死了該名試圖拯救他的警務人員,因而應受到譴責。」

信報

警長意外跌死不應怪罪示威男子(紀曉風) (需密碼登入)

「08年香港舉行奧運馬術賽,獲約旦公主親臨出席,當時有一交通警員於護送時發生交通意外殉職;再遠一點,03年8月,隸屬政府飛行服務隊的海豚直升機飛往長洲接收三名病人途中,於鳳凰山墜機,兩名機師死亡,然而事後卻沒有人會認為,約旦公主與病人應為此負上責任,更遑論受千夫所指矣。

老紀當然明白在意外與悲劇發生後,大家同樣承受負面情緒,更何況資訊發達,不少人整日翻看電視與網上播映的事發經過,然而,就算大家不認同示威男子的行為,甚至因他令交通癱瘓而帶來不便深感氣憤,但就此便把矛頭與害死人的罪名強加,道理與邏輯恐怕同樣不合。」
經濟日報

激烈抗議害人累己 歪風不可長 (社論)

「類似今次罔顧生命安危、罔顧別人利益的抗議示威行為,並非個別事例,因近期愈來愈多社會人士在抗議時,傾向採取激烈行徑,如突然衝出馬路、刻意衝撞維持秩序的警員或保安員,又或突然衝向高官作出肢體衝擊…

…這種激烈的抗議風氣,驅動其他人效法,甚或鬥激,昨天的不幸意外正是對這種歪風發出一個警號,若長此下去,將會害己累人、破壞公眾秩序、不利社會發展。市民更需明辨是非,對不合理的示威行為、對不顧社會安危的議員說不,以制止用激進手段爭取權益的歪風。」

從上表可見,蘋果、明報、經濟的矛頭是指向請願者的。蘋果沒有就此事作評論,但其報導的取向及用字皆是責怪請願者,例如「為爭一己私利」、「累死好警察」、「莽漢」等。這些用字全都帶有強烈的引導性,這是在嚴肅的新聞報導中比較少見的。

明報雖然沒有直接評論事件,但代表其官方立場的李先知專欄則多番引述「官場」和「警方」對事件的「憤怒」,而整份報章找不到相反觀點,這可解讀為明報跟政府立場一致。

至於經濟日報,它進一步把矛頭指向近年不同團體的「激烈」抗爭行動,認為這次意外「並非個別事例」,而是這些抗爭行動造成的風氣的一個「警號」。

東方日報和信報則指出,警長意外殉職的責任不在請願者。東方日報有關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的報導一向比較嚴厲(有興趣的同學可以用內容分析Content Analysis方法研究一下,可能會有有趣的發現),這次也不例外。它的邏輯剛好與經濟日報相反,前者把責任上推至不肯接見請願者的周一嶽,而後者則把責任推至不相關的示威者。東方日報認為請願者因為政府賠償不公,令他生計不保,多番請願不果才會將行動升級,這一觀點亦多見於Facebook和多個本地網誌。

信報的立場比較中立,它指出警長殉職屬於意外,而不是被請願者「害死」的,其理據是紀律部隊在執行職務時遇上意外殉職,並不能怪責其服務對象。

警長意外殉職,沒有人想見到。請願者爬上天橋,警長爬上去之後失足跌死,究竟請願者的「責任」應該去到什麼程度?看到這種悲劇,公眾的情緒一定是負面的,也很容易得出「請願者害死警長」的結論,可是請願行動和警長發生意外兩者有多大的關係?這種需要冷靜分析的邏輯問題*,公眾一時三刻未必有空間去思考。傳媒因為考慮讀者群的情緒(例如讀者群的社會階層及意識形態,以及其對於煽情報導的偏好等等)、其與幫助請願者的議員的關係、與政府的關係、與周一嶽的關係等等因素,取態可以很不同,甚至再把責任推至更遠,以配合其立場。

同學看新聞和評論文章的時候,保持清晰思維和抽離客觀態度是十分重要的。不同報紙有不同的立場和利益,其取向不一定合理。這不是叫大家不要看報紙,而是提議大家看得聰明,懂得分析不同媒體的立場、辨別論證可信性。

* 因篇幅所限,關於這件事因果邏輯關係不在這裡討論。
邱兆麟老師
中華傳道會劉永生中學


香港大學教育學碩士。因為喜歡讀書,也喜歡與人分享想法,所以選擇了從事教育工作。任教高中通識科及經濟科,智庫組織Roundtable成員,多年來一直參與推動通識教育的工作。現正為《經濟日報》通識版供稿。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有用連結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4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