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9-08-20   |   

論校服――制服就是被「制服」?

 制服   紀律   校服   民主   法治   人權   集體認同   

莊耀洸律師 (香港教育大學高級講師)


強調紀律的「差人」有制服,穿着制服行差踏錯就有損警隊形象;學生也有制服(泛指校服),違規搗亂同樣有辱校譽。一旦穿上制服,個體便馬上被集體「制服」,動詞正提醒名詞的初衷原意。本文先回顧本地校服史,呈現利弊,反思教育的意義。

 

校服消弭貧富差距

 

19世紀的香港沒有所謂校服,上學所穿的叫「上學服」,不拘一格。孫中山先生穿長衫返學,就是當時流行的上學服。到了1918年,聖保羅女書院規定所有學生穿校服,開風氣之先。第一位女立法局議員李曹秀群(1908-2015),就讀聖士提反女子中學時,為消除階級觀念,與同學發起爭取要有校服,她們設計服飾並呈上意見書,結果令該校成為第一所以藍色長衫為校服的學校。20世紀50、60年代,香港新建的學校如雨後春筍,校服也流行起來,大部份學校均要求學生穿着校服。

 

校服增校園凝聚力

 

現時香港教育大學正舉行校服展覽,其刊物《香港校服今昔》是對校服功能很好的總結,包括「加強集體認同、維持學校形象和校風、培育學生的正面行為和紀律、保持衞生和安全、促進學生和諧相處,加強凝聚力、有效識別闖入學校的人士」。(註1)此外,校服可減少校園暴力、欺凌以至群黨活動。因此,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在上世紀90年代大力宣揚校服的好處,令公立學校規定學生穿校服的數字大增。

 

法律對校服無規定

 

法律沒有對校服作任何規定,只就健康衞生定出底線,《教育規例》(第279A章)第52條「學生的健康檢查」訂明:「(1)在任何學校醫生或學校護士要求下,學校校長須准許該醫生或護士在校舍內檢查任何學生的身體及衣服。(2)如學校醫生在進行上述檢查時,認為某學生的身體或衣服受害蟲感染或有惡臭污穢,則可要求校監隨即禁止該學生留在校內,直至該學生的身體及衣服已潔淨至學校醫生滿意為止。」香港的發展,早已超越法律的最基本要求,而現今問題是,怎樣的校服政策最有利教育?

 

校服可能有損教育目的

 

校服有利亦有弊,追求集體認同和紀律的同時,很容易抑壓個性,不利尋找和建立個人身份價值,多少有礙個性表達。如此,硬性規定穿著校服會否弊多於利、因小失大?所謂「大」,是關乎普世認同的教育目的,見諸《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簡稱:經社文公約)第13(1)條:「締約國公認教育應謀人格及人格尊嚴意識之充分發展,增強對人權與基本自由之尊重。」據經社文公約第13號一般性意見 (註2),其中最根本的一點可能是「教育應鼓勵人的個性的充分發展。」

 

校服抑壓個性表達

 

台師大教授林佳範指出,「法治教育並不強調盲目的服從規範,且法律的規範價值,所強調者並非其外部強制力,而在於其能實踐公平與正義的公共秩序。因此,校園透過服儀規範,來強制學生遵守,並非民主的法治教育,反而是威權的教育。」「威權的教育,視學生為被管制客體,僅會培養出懼怕威權、依附威權、自己也是威權的學生。」林教授提到制服強調一致,「與民主社會尊重個人的主體性與個體性,背道而馳。」(註3)

 

經社文公約載於《基本法》第39(1)條,享有憲制性地位,箇中教育目標的含意,很值得跟學生討論。究竟校服要穿得舒服,是否就必然是「貼貼服服」,毫無迴旋自主之餘地嗎?

 


註:
1.香港教育大學香港教育博物館 (2018)《香港校服今昔》,頁18。瀏覽日期: 2019年7月2日

2.第13號一般性意見(1999)受教育的權利(第13條),E/C.12/1999/10

3.林佳範 (2016)「服儀不「管」就不會「教」嗎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