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9-01-23   |   陳應聰老師

居家能否安老?

當社會熱烈討論到底60歲算是中年還是老年的時候,我想起大約半個月前的一宗法庭新聞。

 

事發在2017年6月,年屆七旬的黃伯勒斃患病妻子後自首。黃氏夫婦老年喪子,遺下兩老相依為命。妻子2014年中風,只有靠丈夫黃伯獨力照顧。妻子久病厭世,患嚴重抑鬱的黃伯擔心自己死後無人照顧妻子,本打算勒斃妻子後自殺,後來為了讓社會大眾知道雙老家庭的困境,決定向警方自首。他跟探望自己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說:「這個是社會問題,是窮人定必要行的路」。

 

其實同一年還有兩宗同類案件:2017年2月,一名58歲丈夫不堪獨力照顧腦退化症的妻子,勒死妻子後跳樓身亡;同年10月,一名患抑鬱症的34歲男子,照顧長年患病的母親,不堪壓力,殺母後跳樓,但獲救送院。電影《一念無明》講的其中一個主題,正是照顧者的故事。

 

翻查社會福利署資料,政府的安老政策開宗明義「以『居家安老』和『持續照顧』為基本原則,總體目標是協助長者盡可能留在社區中安享晚年。」但偏偏政府投入的資源卻明顯向院舍服務傾斜,提供的院舍名額和開支都多於社區照顧。以2017/18年度的預算為例,住宿照顧服務的經常開支為50億元,而社區照顧服務卻只有13億元,不足院舍服務開支的三成。而據統計署的數字,獨居及只與配偶同住的長者人數差不多有45萬人,佔整體長者人口約四成。僧多粥少的情況下,長者照顧服務極為短缺:上門的家居照顧服務須輪候17個月,日間護理中心則平均要輪候12個月。最後,照顧長者的責任還是落在家人和外傭的肩頭上。

 

大部分港人都是工時長、夫婦二人都要外出工作的雙職家庭,平日照顧子女、料理自己的家務也要依賴家庭傭工,更遑論是照顧家中長者了。非牟利組織外勞事工中心2018年發表報告,全港三成的家庭外傭需要照顧長者,當中超過七成要照顧獨居長者。但過半數外傭並無受過相關培訓,在工作中容易與長者發生衝突、出現過勞及抑鬱等問題。

 

政府當然絕對有責任增加安老服務的資助,尤其現時庫房坐擁過萬億儲備,更無藉口推托。但另一方面,問題又不完全是錢的問題。黃伯跟張議員說:「好多人都反對起醫院,因為會影響附近樓價。現時好多精神科(病人),你建精神科醫院,附近居民會擔心(病人)會不會傷害他們。人無錢就清醒,有錢就不清醒,個個都只關心自己個米缸」。即使政府願意增加資助,社區人士又會否配合?

 

安老政策不是一個孤立的問題,還關係到社區規劃、扶貧政策、打工仔工時等問題。這也不單是某一持分者的責任,不論是政府、家人、社區,同樣可以改善長者的生活。

 

記得2018年文憑試卷二的一道題目:「在現代化的社會,社區應比家庭在養育孩子方面擔當更大的角色。」你是否同意這看法?或者在香港,一個更迫切的問題是,「你同意社區應比家庭在照顧長者方面擔當更大的角色嗎?」


陳應聰老師
陳應聰老師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

嶺南社會科學系畢業,中大社會學碩士。現職高中通識科教師,曾任教會考綜合人文科。

由於熱愛社會學,相信社會制度存在於每個人的一言一行當中,因此選擇任教通識科,希望喚醒同學對自己身處社會的一份責任感。一直認為Liberal Studies真正的意思是「解放的教育」,期望同學能以「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為求學的目標。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