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7-10-18   |   張往老師

還學生一個學習權利——對通識科獨立專題探究(IES)的一些反思

為甚麼不討論IES的價值?
 

近年無論是前線同工,抑或坊間人士,均對通識科有所討論。不過,多數討論都未有聚焦在「獨立專題探究」(Independent Enquiry Study, 下稱IES),故本文嘗試拋磚引玉,引起大家的關注。筆者認為雖然在前線教授學生處理IES時,的確面對不少現實上的限制和難處,但在核心科目中,能為高中學生提供這樣獨特的學習經驗,實在是十分難得的。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捍衛通識科的其中一重意義,就是維持IES的獨有位置。

 

抗拒IES的理由是甚麼?
 

當局的「建議課時」是教授IES困難的原因。根據官方課程指引建議,在高中三年合共250小時的課時中,通識科教師應使用其中82小時(約佔30%)來教授和指導學生完成IES。粗略估算,即是用接近兩個學期的時間來處理。試問在現實中真的花上這麼多時間的學校有多少?筆者不諱言,官方建議與前線教學環境是完全脫節——即使簡單計算課時與所佔成績比重,IES只佔公開試成績20%,卻用超過30%的時間去教,這似乎是不切實際的期望。同時,眾所周知一間學校應屆考生的IES分數,是會按他們在公開考試中的表現作調整。於是教師自然會集中精力指導學生操練試題,以應付卷一和卷二(不足4小時的考試佔80%成績);至於IES,則是本著以「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來完成。筆者曾聽說,一些學校的老師會預先準備幾個主題,然後要求學生分組處理同一主題內的議題,利用這方法約束學生的自主選擇;甚至直言並不應該重視IES:「選擇一個沒興趣的題目,然後用最短時間完成了便可。」由此說來,IES在本質上期望學生自主而獨立地探索一當代議題,是充滿理想主義色彩的目標;擬訂課程的前人,似乎亦沒有認真考慮到香港學生個人能力存在不小的差異,加上本地主流教育風氣下,根本沒有充足的空間讓學生自由地探索未知的世界。

 

另一方面,若審視通識科的科目性質:「本科採納一個大眾普遍接受的觀點:認同所有高中學生均能透過適合年齡組別各種學與教的活動,建構和增長知識。」這一說法基本的意思是,「學通識,真係最好統統都識!」有論者經常會反駁,通識科有其課程框架和技能要求,並不存在無限廣闊的課程內容。然而,有鑑於現行課程指引依然模糊地交代學習重點,或未能與時並進,加上公開考評的形式欠足夠清楚的具體規範,致使不少師生在教授和學習通識時,均會面對一種有如在大海中飄浮,各自漫無目的地航行的感覺。結果造成的妥協,便是爭取最多的時間接觸更多的議題內容,記誦相關事例,以求在大海裡撈到當屆試題所使用的針。即使通識科強調技能轉移,但無可否認的是,單靠技能而欠缺對特定議題的基本認知,只會令學生淪為胡亂展示技能的機器,而非嘗試入手處理真實世界的議題。

 

IES的發展還有甚麼可能?
 

「具規範的探究方法」的獨立專題探究是2017年起實施的修訂版IES,用四個部份重整結構,具體指出各部份的要求,還有導引問題。這一修訂,的確能令師生有較清晰的方向。然而,過分側重文字表達能力,仍然是現時IES的一大局限。雖然官方指引中容許學生製作非文字形式的報告,但基於前線同工的考慮,筆者相信絕大部份的學生只會選擇撰寫文字報告。早有論者指出,公開考試與校本評核 (註) 同樣集中在評核考生相近的能力,未免忽略學生多元化的需要和特質。

 

行文至此,筆者希望重申,通識科是一門非傳統的學科,它的課程發展應是相對以往學術科目更為動態;而在考評形式上,我們同樣應該多提供學生發揮和展示核心技能的空間,如:獨立而具批判的思考、從多角度審視問題的意識、表達個人具識見的看法等。舉例,日後的校本評核能否加入口語表達,如小組討論等的元素,又或者給予學生選擇其他形式的文字報告,如具系統的書評、專題訪問、甚至參與社區事務的活動日誌等。

 

回想應屆同學剛完成的IES,有讀寫障礙的同學研究中學的融合教育政策,有電競選手研究這行業的發展前景,有曾參與非政府組織活動的探討街道清潔工的外判制度,有關注香港經濟的同學探究《競爭條例》的落實情況……我認為,若非有這樣一個自主學習的空間,學生真的難以在現時制度下按個人興趣建構個人知識,因此,筆者衷心希望日後IES的發展能夠更進一步,還學生他們的學習權利。

 


註:
「校本評核」對於不少前線教師而言,是帶有負面含義的概念。考試局在2015年新學制中期檢討及前瞻的文件中,一共有7個學科將取消校本評核(如:中史、歷史、經濟、地理等),另外則有3科「進一步精簡」(如:中國文學、資訊及通訊科技);只有英語文學,以及科技與生活在2016/17學年「如期開始」實施;剩下來還有9科按現行安排繼續實施。通識科便是其中之一。
 


程偉豪老師
張往老師
中華基督教會基智中學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任教通識科及歷史科,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 在憂患之中,知識分子謹守「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或許是時代的唯一出路。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