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7-11-23   |   陳曦彤老師

通識教學守則(一)持平中立如何可能?

 立場   持平中立   單向講授   討論   師生交流   

自反國教運動以來,「洗腦」成了教育界的敏感字。民主派支持者密切監察官方建制陣營以至教科書的「染紅教材」,建制派支持者則以「黃絲老師」灌輸反中亂港思想教壞學生作反擊,當中尤以跟時事議題最密切的通識科教師首當其衝,稍一不慎,或在課堂上有所偏執,或在教材上掛一漏萬,便會背上偏頗洗腦的罪名。因此,多位資深通識科教師均經常對外宣揚多角度思考,教材兼備不同持分者,通識教學持平中立云云,以釋除外界疑慮。這種教科書式的回應,也成為近年通識同工的統一口徑,但在前線具體執行上,這些描述究竟有多真實?

 

討論時的無言、偏黃與一面倒

自考評局一錘定音決定考試出題模式後,議題為本已成為通識教學無可分割的本質。還在一面倒依書直說,叫學生背誦資料過關的,不是尸位素餐,就是自欺欺人。但當議題探究成為常態,爭議點變為主菜,學生就不同議題不同說法表達立場,與老師同學互動地展開辯論實在是無可避免。面對這處境,老師需因應學生的立場作回饋施教,以力求討論全面多角度。而根據筆者經驗,學生的立場分佈,甚少出現五十五十的黃金比例。例如在面對發展傳統產業、或基建設施等技術性議題時,沒有意見的總佔大多數;又例如在面對普選行政長官或政治檢控等議題時,偏建制立場的學生總是少數;而面對道德倫理觀的爭議,如一夫一妻制或安樂死等議題時,則更容易出現一面倒的情況。這時候通識教師若選擇擔任球證,以維持持平中立,課堂討論根本無法有效進行。

 

另外,要在大部分學生沒有立場時展開討論,最有效的方法,應是提出水平較低的論點,讓學生參與修正及批評。以支持資助傳統產業為例,教師可提出能夠提高經濟效益等論點,只要有學生覺察有不充份問題提出質疑,教師便可逐漸轉移至多元產業等概念之上,而學生眼見論點水平不高,自然更願意提出想法。但以上教學模式,教師必須先選取立場以刺激學生思維,甚至不時質疑學生觀點,絕非簡單的持平中立可概括。而討論政治議題時,為應對大多數的黃絲學生,教師總不時需要扮演建制派的角色,甚至刻意提高建制觀點的強度,以促進討論深度。在衝擊學生既有道德觀時,教師更有需要超越葉問「一打十」的水平,向全班宣戰。有相關經驗的教師很明白,這樣的課,即使最後被學生反駁得無地自容,卻往往是最痛快的教學回憶。

 

沒有一種教學法比單向講授更「洗腦」

如果你要我用「持平中立」去歸納以上教學模式,相信十個黑人問號也不夠用。當然,有同工可能表示,只要分發資料讓學生按章工作,又或轉換補習天王模式連珠爆發,一樣可以達致傳授知識的效果,不一定要進行課堂討論。但恕我直言,以單向講授(lecture)的形式教授通識科,其實會向學生傳遞以下反通識的信息:

第一,學生想法不重要,老師所說才重要。
第二,技能建立不重要,知識傳授才重要。
第三,爭議討論不重要,立場結論才重要。

 

如果一位老師透過純粹單向講授,就能夠回應學生想法、建立學生思維技能甚至消除爭議,筆者只能說句甘拜下風。當然,在知識概念解釋、課堂流程及技能回饋上,單向講授還是必要的,但它無法取代課堂討論的效果亦是不爭事實。更重要的是,單向講授無非就是一種權威的展示,學生要不專心聆聽、要不擇錄筆記,都前設了老師所授就是權威,都是正確無誤的。但在議題為本的通識科,老師對不同持分者意見的演繹是否準確無誤呢?在講授篇幅上會否因個人立場而有所增刪呢?選取爭議點時會否受個人價值觀影響呢?簡單而言,無論立場左或右,黃或藍,單向講授在通識科上其實是十分危險的工具,必須小心運用。

 

教材資料的選取及分配問題

可能有人認為,只要教材能夠節錄來自不同背景的報章報道與及不同持分者的意見,亦可達致持平中立。但在教學現場,學生的閱讀量有限,持分者的意見亦不是同等水平及重要,教師為平衡課堂效率,理應剪輯精選教材資料,讓學生盡快明白議題的精髓。但這樣一來,通識教師便會面對兩難局面;要不提供海量資料拖慢課堂效率,要不冒著被駡偏頗的風險剪裁資料。到了最後,礙於教學需要,教師其實無法迴避個人立場,必須依靠對議題判斷選取合適的資料。以拉布有否損害市民利益為例,教師必須預備受拉布拖延的基建工程議案及財政損失讓學生參考,同時亦要提供拉布成功拖延或引發公眾討論的議題例子給學生。但有關前議員王國興的「午餐肉論」,以及泛民建制就流會責任的爭議,又應否詳細包括在參考資料之中,還是只用作議題引入呢?由此可見,在議題資料太多的前提下,教師仍然需要依靠個人立場判斷論點的重要性,以作篩選,形式上的多元只會對課堂教學弊多於利。

 

隱瞞個人立場與師生關係的矛盾

除了課堂討論及教材編輯上,持平中立多角度的原則亦會對教學操作構成限制,師生關係更是不容忽視的一環。每逢有社會議題發生,學生總有興趣了解老師的立場看法。但近年興起一種說法,為了維持教師持平中立的專業形象,教師應盡量隱瞞自身對議題的取態,尤其是政治議題及傾向。因此,一些老師甚至另設學生版的面書帳戶,只分享新聞文章等較中性資料,以避免在學生面前表述個人意見。可是,就本人經驗,這種風氣除了窒礙師生交流之外,並無實際功能效用。若我們理解師生關係的基礎在於真誠,教師在敏感議題上的左閃右避,甚或總擺出一副官腔回應,只會使學生跟老師討論議題的興致大減。

 

而對於筆者等較活躍於公民社會的教師而言,相關考慮則更為無謂。因為學生只要google一下,我的政治立場便已表露無遺,在課堂或面書迴避相關話題根本是自欺欺人。反過來看,這種風氣的形成,亦在打擊教師參與公共事務的動機(要維持專業就不能公開個人立場),先不談教師作為知識分子的責任問題,單從身教而言,已向學生展示某種言行不一、自我審查的人生態度。若教師認為自己的思想立場有事實邏輯基礎支持,則應理直氣壯地解釋辯護。雖不至要大肆宣揚,但每當學生想了解更多,亦可視作難得的教學機會。只因政治正確的顧慮,就犧牲師生交流、關係基礎甚至教學空間,即使不至失職,在公民教育而言也是一大損失。
 


陳曦彤老師
陳曦彤老師
港大同學會書院


90後,中文大學哲學系及通識教育碩士畢業、教協理事、教育界選委及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致力透過參與公共事務,推動教育界及通識科的發展。

近年涉足教師工會及制度內事務,亦曾在校內負責合作學習及電子學習項目,關注事項為通識科的教學法、課程、考評發展及師資培訓,文章散見於《明報》及《立場新聞》。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