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017-01-20   |   陳應聰老師

宗哲對談的觀後感

 宗教   科學   哲學   教育制度   理據   通識科   批判思考   

話說筆者上星期參加了一個討論宗教與科學的哲學講座,現場反應熱烈。事緣王偉雄和劉創馥兩位哲學教授早前出版了一本《宗哲對話錄》,引來關啟文及陳文豪兩位基督徒教授回應,繼而演變成網上筆戰;後來中文大學周保松教授邀請四位進行了一場「宗教與科學」討論會(主辦單位強調不是辯論!)。這一場被視為繼1987年哲學家李天命大戰神學家韓那的辯論賽後,三十年來再一次宗教VS無神論的世紀大戰,所以轟動了學術界,當晚可容納500人的講堂座無虛席(不少聽眾更要坐在樓梯)。雖然講座超過預定的兩個半小時,但絕大部分聽眾都坐足全場。

 

本文筆者不是要討論當晚四位的表現,而是由此聯想到香港教育制度,對哲學思考訓練的貧乏。

 

雖然人們都說哲學是「學問之母」,但多數人對哲學是甚麼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中學生對這個學科(到底哲學是否一個「學科」呢?)更是陌生。筆者發現,其實學生對知識範疇的概念,就是來自中小學課程設計。中學分開文科、理科、商科,他們就以為大學的學系分類也大致如此。這也是高中學生對大學選科感到異常困惑的一個重要原因:很多學科對他們來說都是聞所未聞,例如哲學、社會學等。

 

缺乏哲學根基,除了令我們難以了解各學科研究世界的方法外,更重要的是,這亦影響我們能否通透、牢固地掌握各種知識。例如了解甚麼是科學方法,甚麼是科學知識的前提或假設。這些都會影響到我們如何看待現時的科學知識;又如,知道有不同的歷史觀,我們才能更批判地看待教科書對歷史的講法。

 

這個問題在通識科尤為突出,因為這一科經常要求同學就爭議作價值判斷,並為自己的立場提出理據。而這些理據都難免涉及倫理學上的原則。例如同學經常遇到「政府應否推行某項政策?」的題目,我們思考時大都離不開後果論的功利考慮(政策會帶來經濟層面、社會層面的好處或壞處),或者從義務論的原則考慮(政策是否合乎或違反法治、自由、公平等原則)。又例如學習民主、法治、三權分立等概念,其實都涉及政治哲學的基礎,如人權的觀念是來自「自由主義」。

 

當然,大部分同學都不自覺這些哲學元素的存在。如果純粹應付考試的話,也許「不自覺」也沒甚麼問題。但如果我們希望認真思考,就非得搞清楚這些概念、原則,否則論點互相矛盾也不自知。通識科常被批評為游談無根,議題討論流於表面、形式化,原因在於未能由事件提升至概念層面作討論。例如關於興建厭惡性設施的討論,背後涉及社會整體利益與個人利益的關係(其實是一道公開試題目)、甚麼是公民基本權利、社會應如何保障少數人等政治哲學討論。如果要較真,沒有哲學基礎就不能深入探討。

 

話說回來,在中學教育滲入哲學知識有其難度。多年前,筆者初出茅廬之時,也試過在中四級講解一些批判思考的基礎理論,結果是災難性的。部份原因固然與自己當年的教學能力有關,但同學的心智發展程度確實也限制了他們的吸收能力。再加上現時高中課程緊迫,老師們的確要多花心思,才可以在課堂中滲入一些基礎哲學概念,令哲學不只是曲高和寡的小圈子(偽)文青玩兒。 
 


陳應聰老師
陳應聰老師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

嶺南社會科學系畢業,中大社會學碩士。現職高中通識科教師,曾任教會考綜合人文科。

由於熱愛社會學,相信社會制度存在於每個人的一言一行當中,因此選擇任教通識科,希望喚醒同學對自己身處社會的一份責任感。一直認為Liberal Studies真正的意思是「解放的教育」,期望同學能以「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為求學的目標。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